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四神系列】一个中国式修仙背景的AU脑洞

  * 突发奇想的脑洞,大概是没前没后的


  * 身份设定:
  鬼王——鬼之子
  魔王——我妻大妹子
  妖王——鸟人
  仙君——清镜


  * 乱七八糟的设定:
  1. 仙界不称王,他们叫自家老大仙君,一听逼格就特别高,生生把其他三界比出了一股土匪气。而且仙界有钱,特别有钱,跟仙界比起来,其他三界……真恨不得去当土匪。
  2. 妖王本体是只凤凰,公认的第一美人,同时也是公认的第一毒舌。
  3. 鬼王是只鬼——这是句废话。
  在成为鬼之前,鬼王曾经是一个人类。
  他不是那种帝王啊将军啊之类逼格很高的人类,也没有十世恶人啊兵解散仙啊什么的离奇身世,更没跳崖捡到武林秘籍或见过藏在戒指里的白胡子老大爷,他活着的时候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平凡的活着,平凡的死了,平凡的掉进了鬼界,就这么成了一个浑浑噩噩新生的小鬼。
  过了百年,混成了鬼将。
  过了千年,混成了鬼王。
  至于怎么混的……没人敢问。
  4. 据说仙君下凡历劫时曾经和还是人类的鬼王有过一腿,不过因为年代久远没人能证实,只有八卦永流传。
  5. 魔王深居简出,别说相貌,连名字都少有人知道。但人人都知道魔王是个噬战狂魔,连睡觉都抱着自己的魔剑——同时也是他的魔将及伴侣。喉心切一剑身兼数职。
  6. 鬼王是只鬼,没有固定形貌,脸捏得比较随机,偶尔忘了自己长什么样的时候就更随机了,经常出现一转眼大家就找不到他了的情况。
  7. 仙界一向是公认的娘受生产基地,然而仙君根脚乃是上古神龙,身高一米九二,不管何时何地永远凭借身高碾压全场,一个人平衡了整个仙界的受气。
  8. 鬼王脾气最软,整天乐呵呵的看着特别好欺负,似乎谁都能把他搓扁揉圆——真正意义的搓扁揉圆——因为他没固定形貌。但他的实力又是最高的一个,这种反差实在让人细思恐极。
  9. 除了仙君。他就吃鬼王的反差萌。
  10. 魔王有个弟弟,跟魔王一样深居浅出,姓名不为人知。但与他哥把属性都点在了武力值上不同,他的天赋加点全在法术上。两人完美互补,是魔王最信任的魔将。
  11. 妖王的伴侣是一条龙,也是他的妖将,名唤一目连。他是唯一一个公开脱单的界主。
  12. 鬼王最宠信的鬼将名叫莹草,曾经是他收养的女儿。这位唯一的女性鬼将喜欢化形成小萝莉的模样,每次打架都不动用鬼族天生的本事,全凭物理攻击碾压对手,能把对手敲到魂飞魄散。
  13. 虽说几界常年干架,但是几个界主都很惺惺相惜,尤其以仙君和鬼王为例,许多人都怀疑他们已经惜到床上去了。
  14. 他们确实惜到床上去了。
  15. 仙君最大的噩梦是某一天抱着征战归来的鬼王困觉,结果把鬼王做散了……后来才知道是鬼王那天太累,一时忘了维持形体。
  后来仙君渡心魔劫时,给他护法的几个神将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仙君的心魔会幻化成一团不分前后左右的黑烟——最关键的是,那团黑烟的色泽浓度还跟鬼王惊人的相似。
  16. 鬼将们的日常娱乐活动是给鬼王捏脸,非常令鬼沉醉,无法自拔。练习的时间久了,就连独臂的鬼将茨木都能在五分钟内单手给鬼王捏出一张脸——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容易捏成女人脸。
  17. 因为鬼王的脸总是在随机的换,十次里有八次都会变成比较随意的路人脸,跟他手下的鬼将们站在一起时反而成了最不起眼的那一个,所以经常有人把整天坦胸露乳霸气非常的鬼将酒吞当成真正的鬼王。更因为鬼王常年找不到,总是四大鬼将中最有担当的他在处理事务,导致鬼界有一半居民都分不清酒吞到底是鬼将还是鬼王。
  18. 妖王手下有一个很能打的妖将,名叫漠寒,但不知为何妖王更喜欢喊他“二狗”。
  19. 仙君手下的四个神将(别问我为什么不叫仙将,仙界就是跟其他三界画风不一致)中有一个名唤安倍晴明,渡心魔劫时出了差错,被心魔催生出第二人格,不得已将魂魄一分为二,被心魔侵蚀的那一半落入魔界,如今已是魔将,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黑晴明。
  20. 作为因安倍晴明心魔而诞生的存在,黑晴明一直以来都本能的与安倍晴明不对付,每次见面都恨不得拼到你死我活。直到他被妖将二狗泡到手这一点都没改变,最多方式迂回了一点,偏于阴谋诡计——毕竟家里已经有一个没长脑子的了,他总得成为智慧担当。
  21. 魔将九鬼,似乎与鬼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鬼王的脸比较随机,但偶尔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幻化成九鬼的模样,两人的性格也十分相似,就连伴侣的口味都很像,不得不说,十分耐人寻味。
  22. 魔将九鬼的伴侣是妖将雨龙。雨龙和仙君清镜是同族,所以相貌有些相似,只不过两人一妖一仙,平日并无太多交集。


  * 其他身份设定:
  鬼王手下四个鬼将:星熊,酒吞,茨木,莹草
  魔王手下四个魔将:我妻小妹子,黑晴明,九鬼,喉心切
  妖王手下四个妖将:一目连,漠寒(二狗),紫藤,雨龙
  仙君手下四个神将:荒川,大天狗,安倍晴明,小鹿男



  如果这是一篇文的开头,大概就是从有人尖叫着——“不好啦!!!鬼王大人又找不到了!!!”开始吧。
  鬼将莹草,以巨力闻名三界的萝莉,尖叫着从鬼王殿中跑出来,抓住看见的第一个侍从领子拼命摇晃:“你有看到鬼王大人吗?!他今天长得剑眉星目超帅气的!!!”
  “啊……啊?”侍从被她晃得快要散架,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黑烟逸散的痕迹。
  莹草将话都说不完整的侍从丢到一旁,风风火火的冲出去继续找鬼王。被她抛下的侍从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实际并没有沾到灰的衣摆,那张看不出什么特色,还有点模糊的脸露出一个苦恼的神色。
  “原来我今天长得剑眉星目超帅气吗……?”
  完全忘记了自己今早起来时长什么样的鬼王大人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啊,忘记告诉阿草我就是鬼王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急忙向殿外飘去,飘到一半,又突然犹豫起来:“……对了,刚刚和阿草说话的时候我长什么样来着?”
  ——鬼之子,鬼界历史上第一个因为没有固定形体,还总是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而每天都在随机换脸的鬼王。
  等四个鬼将找到不知为何给自己幻化出了一身侍从服饰,因此被当成真的侍从拉去擦屋檐的鬼王时,已经将近黄昏。擦了一天屋檐,把自己的鬼王殿擦得万鬼哀嚎,寸草不生的鬼王还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模样。找了他整整一个白天的鬼将们习以为常的把他从屋檐上拖下来,伸手揉散了那张路人脸,又迅速给他捏出一张不怒自威的霸气面孔,顺便还给他换上了一身华服。
  “这么郑重啊……”鬼王伸直手臂任由他们给自己打扮,还有点茫然。
  “今天是朝拜的日子,吾王你该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鬼将星熊抱臂站在一旁看着他的同僚们费心费力的给鬼王穿衣服,不知第多少次在内心吐槽——他们可是鬼诶,谁见过鬼穿衣服?!要不是鬼王大人连自己幻化出来的衣服都记不住,他们何至于费心费力的天天给他做衣服……
  不过好在鬼王也没个固定形体,衣服做大做小,把他相应的捏一捏,也都塞得进去。
  “朝拜……?”鬼王想了想,恍然。
  虽说他是一界之主,但仙界毕竟势大,其他几界都以仙界为首,他这个鬼王也需要每个月去仙界点个卯,以示没有不臣之心。
  “果然又忘记了吧!!!真是的,阿爸你都快迟到了!”莹草一着急,连旧日的称呼都喊了出来——她原本是鬼王收养的女儿,小时候软萌萌的一团非常惹人怜爱,谁知道长大就变成了一个暴力萝莉,打遍鬼界无敌手,就这么当上了鬼将。
  “没事没事,我飞得快,能赶上。”鬼王乐呵呵的说。
  这倒是实话,鬼王确实飞得快。几乎每个月都要来这么一出,已经习惯了鬼王总是在最后一刻出发,分秒不差的赶到仙界的另外两个鬼将都没说话,动作飞快的把那件繁琐的“朝服”给他套好。早早就出发赶往仙界的鬼王侍都快看见九重天大门了,鬼王才终于穿戴整齐,笑眯眯的跟自家鬼将们点了点头,身影一闪就不见了。
  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鬼王大人,在自己的銮舆穿过九重天大门的那一瞬间,卡着结界闭合的最后一秒——啪叽一声撞在了九重天结界上。
  鬼王侍看着因为速度太快刹不住,在结界外撞得稀碎的鬼王,脸上沉稳的表情变都不变一下,淡定的冲目瞪口呆的守卫行了一礼:“这位小哥,麻烦您打开结界,让我们出去把鬼王大人捡一捡。”
  鬼王的侍从们从结界开口鱼贯而出,顶着守卫诡异的眼神,把撞散了的鬼王一缕一缕的收回来,捡起掉在地上的华美朝服抖了抖,把团好的鬼王塞进去捏出胳膊腿,没一会儿完整的鬼王大人就安然的坐在了他阴气森森的銮舆上。侍从们像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驱着銮舆再次穿过九重天结界,一路向着天宫飘去。
  这个月刚刚上任,还没见过这种架势的守卫:“……”
  真不愧是传言中深不可测的鬼王啊!
  名义上仙界为主,实际上也没人敢要求各界之主对着仙君执下臣礼节。每月一次的朝拜倒更像是小聚,晨起出发,黄昏始至,夜间小酌几杯,踏着朝阳返回——几百年来都是这样的套路。偶尔谈得尽兴,小住几日也是常有的。鬼王侍把銮舆停在殿前,鬼王还没下来,就已有人迎了过来。
  来人一身艳丽红衣,却不及他容貌分毫。三界第一美人,妖王鸟人款款走来,笑容几乎照亮了整个天宫:“今天撞结界了吗?”
  鬼王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点头:“出发得迟了点……”
  妖王并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他高高兴兴的转身冲着身后的人伸出手:“钱拿来,我赢了!”
  跟在他身后的魔王绷着他那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将一个小小的乾坤袋交到了他摊开的手掌上。妖王满意的哼了一声,从乾坤袋里找了找,翻出一块天晶石扔给鬼王——“你的份。撞得很好,下次继续哦~”
  鬼王拿着那块于他而言毫无用处的材料,沉默了一会儿。
  “哦对了,你们鬼根本用不上这些……”妖王想起什么,手一勾就把天晶石勾了回去:“不如还我吧。”
  鬼王:“……”
  朝拜的时候,他那张被捏得霸气非常的脸上还带着委屈的神色。
  坐在最上方的仙君看着又跟上次朝拜时长得不一样的鬼王,清冷高贵的神情不变,心里在想什么,鬼才知道。
  ……真的只有鬼才知道。鬼王看着仙君微微皱起的眉头,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抬头对他笑了笑。
  当夜,对酌的只有妖王和魔王两个人。
  另外两个忙着困觉,没空喝酒。
  第二天起床,仙君看着躺在他身边的鬼王,对着那张不知什么时候变成无辜路人脸的面皮,犹豫了半天,才狠狠心的亲下去。
  妈的,明明是同一个人,老子却每天都觉得自己在出轨。
  每天都被迫出轨的仙君气恼的捏了一下他的鼻子……把他鼻子捏掉了。
  仙君:“……”
  他捏着手里那一小团黑烟,哭笑不得的摁了回去,还按照记忆中两人初次相逢时的模样,认真而细致的一点点把鬼王的脸还原出来。鬼王仰着头让他帮自己捏脸,看着在他瞳孔倒影中慢慢清晰的熟悉面孔,眼中同样盛满了笑意。
  “仙君大人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去人间走一回如何?”
  “你怎么就这么喜欢人类……”仙君无奈的掐了掐他的脸,小心的没把刚捏好的脸掐散。他从床上起来,随口说道:“去就去,这次可别再搞出个肉身成魔来……老子每次看见九鬼那张脸都别扭!”
  床上的鬼王顶着一张跟魔将九鬼一模一样的脸,温和的笑笑:“那小殿下可要对我好点才行啊……”
  昔年尚为人身时的称呼,如今忽然提起,让仙君也恍惚了一瞬。他啧了一声,不耐烦的哼道:“知道了,怂包。”
  “……”
  朝拜第二天,仙君跟鬼王又一次私奔去了人间。


  —— THE END ——



  * 今天高考了?祝所有高考的小天使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加油哦!

评论(19)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