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来自平安时代的审神者

  
  * 一些很想看但是懒得写出来的梗



  1
  非常难以掌控现代科技。在本丸里的短刀们都能熟练地抱着平板上网查资料时,自己打字还是慢吞吞的一指禅(只用一根手指打字)。觉得电脑和电视那些绚烂的光彩都很让人头晕,看久了会陷入我是谁我在哪儿这些都是什么的恍惚状态,所以最喜欢的现代科技产品是收音机,很喜欢一个人坐在廊下喝茶欣赏风景,旁边再摆一个收音机,一边喝茶一边听广播(可以说是标准的老人家的生活了)。


  2
  其实很难欣赏自己刀剑们的本体(因为平安时代的刀都是直刀,太刀长短),但为了不伤到他们的心从来没有说过,可是内心深处真的为长度不足(打刀),刀刃有弯曲(太刀),和长到怀疑人生(大太刀)的刀而感到万分疑惑。于是刀剑付丧神们经常能看到审神者一个人坐在某个角落,抱着刀帐露出纠结的表情。


  3
  平安时代妖鬼横行,所以已经习惯了遇到各种突发事件,无论鹤丸的恶作剧怎么成功也没办法吓到审神者。突然从屋檐上倒吊下来,审神者习惯性的拿起盆放在下面以便接住可能掉落的血(应付突然从任何地方冒出的女鬼);在抹茶蛋糕里加大坨芥末酱,审神者吃了一口之后神态自若的吐掉漱口,并掏出随身的柚子叶将自己周围扫了一遍(驱赶恶作剧小鬼);悄悄拿走什么东西,第二天那里就会被摆上供案或者贴上一张符咒(安抚/镇压不肯离去的怨魂)等等……面对突然自己挪到一旁并不断发出卡拉卡拉声音的柜子,还会一脸认真的对其他付丧神说柜子可能放置太久产生了付丧神,要他们好好与新人相处。(躲在柜子里想要吓唬审神者的鹤丸:……)


  4
  在得到髭切并听说了他得名缘由之后十分惊讶,并对源纲(渡边纲本身是源氏,渡边是后来他自己取的姓氏)竟然能眼睛都不眨的砍掉茨木童子一条手臂表示钦佩,因为他就做不到。他在曾在罗生门附近遇到相貌艳丽的女子请求他送她回家。哪怕知道对方可能是大名鼎鼎的罗生门艳鬼,并非人类,也忍不住替对方雇佣了马车,不仅买了一顶纱帽给她,嘱咐她将自己的相貌藏好免得引起不怀好意之人的注意,还把钱袋也一并交给她,因为不忍心如此美人受一点委屈……在回忆那名女子的相貌时,审神者忍不住露出欣赏的神色,正要即兴作诗大加赞赏一番时,髭切忽然插嘴说虽然记得不太清楚了但茨木童子应该是男性妖怪吗?……一直以为罗生门艳鬼是货真价实的女妖的审神者,瞬间露出三观被刷新的表情(基本跟听到乱和次郎自我介绍时的表情差不多)。


  5
  不同于从现代应召而来的其他审神者,来自于平安时代的审神者完全懂得如何战斗,只不过苦于没有趁手的刀剑可以让他使用。直到锻出小乌丸,审神者才终于找到了与他认知中最为接近的刀,高高兴兴的提着刀在手合室练了一天,晚上才恋恋不舍的唤醒了寄居在刀剑中的付丧神。之后的几天,倚老卖老自称为父的小乌丸,总能感觉到审神者的视线在追随着他,每次回头都能看到审神者露出十分想要靠近他又必须克制住的表情,这让自认年龄最大非常沉稳的日本刀之父小乌丸,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考如果审神者提出寝当番的无理要求时,他该怎么优雅而坚定的拒绝。(其实只是对他的本体刀非常在意而已)


  6
  可以很熟练的为三日月着装,绝对不会弄混任何饰物的位置。在被问及是否平安时代的人们都像三日月殿下一样打扮时,摇头表示当然不会啦,只有女儿节的人偶才会做这么精心的打扮呢哈哈哈……诶?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这句话不仅致使本丸里的刀剑们面对着装华丽的三日月神色复杂,还令审神者收到了短刀们精心制作的娃娃人偶当做礼物。为了不伤害到短刀们的一片心意,审神者木着脸陪短刀们玩了一下午的娃娃换装游戏(还亲自动手给人偶做了一件跟三日月一样的衣服)。


  7
  没有经历过现代信息大爆炸洗礼的审神者,非常容易被大减价或者震惊体影响,而且会把从广播里听来的故事当做真人真事来对待。在广播开始连载某位审神者写下的‘暗黑本丸恋情记事’小说时,一边被实际非常烂俗的剧情感动得稀里哗啦,一边又被里面超级豪放大胆的飙车描写弄得特别脸红……于是刀剑付丧神们某天发现,身上带着平安时代那股优雅奢靡气质的主君,居然自己偷偷躲在房间里听广播里的有声小说,还哭得满脸通红(不其实是害臊的)……感觉主君的形象完全崩塌了呢。


  8
  第一次使用钢笔时还不太习惯,后来疯狂的爱上了这种写字工具,觉得这简直是感动人心的发明,还买了大量书籍研究钢笔的构造。如果不是刀剑付丧神们拼死阻止,恨不能亲自去学怎么制造钢笔……后来知道钢笔是机械化生产,一个工厂一天就能生产几万根钢笔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唔……表情大概跟第一次吃薯片差不多吧)。


  9
  严重的有神论者,因为小时候曾经被神明救过,所以非常尊敬神明,在现世中为他信仰的神明建立了好几座神社。在审神者大会上跟另一个无神论者的家伙(对方认为付丧神的存在也可以用科学来解释)辩驳出了真火气,被刀剑付丧神们勉强安抚下来拖回本丸后还很委屈,像小孩子一样念念叨叨的对着被他当做临时神社的万叶樱抱怨了一下午。当天晚上本丸里凭空多了一位比审神者还要温柔的男子,被付丧神们当做是审神者的朋友招待了丰盛的晚餐,第二天才被审神者告知那位男子竟然是一位神明,还是他从小信仰供奉的那一位……致使身为八百万神明末等席的刀剑付丧神们全部被吓到炸毛(为什么不让真的神明大人作为活的证据去证明神明的存在,审神者像小孩子一样表示神明大人才不给那些讨厌的无信者看,哼)。


  10
  初到本丸的审神者表现得非常沉稳可靠,就如被家族精心教养出来的贵公子一样,能够有条不紊的处理好所有琐事,哪怕因为有太多不熟悉的事物而使得效率不高也不急不躁,让接触他的人感到春风拂面般的舒心……直到他接触了沙滩大裤衩。这种邪物深深地腐化了审神者,从此之后只要没有外人,他在本丸里就再也没穿过整齐的指贯或小袖,永远穿着舒适的沙滩大裤衩(后来因为刀剑付丧神们的死谏才改成只有自己在房间里才会这么穿,坐在走廊上喝茶时还是会穿上风雅的服饰,变成院景固定配件一样的存在)。


  11
  一开始对于露胳膊露大腿的现代服饰其实很难直视,第一次去万屋时眼睛只敢盯着地面。后来经历了沙滩大裤衩之腐化,已经可以心平气和的接受短袖短裤的存在……然而某次去万屋时看见了一个上身只穿了抹胸小可爱的女性审神者,不受控制的盯着人家脸红到爆炸,被当成流氓甩了一巴掌……超委屈的碎碎念了好久,还跟神明大人抱怨,被现身出来的神明大人摸头安慰之后才停下(当天晚上本丸里的刀剑付丧神们又一次被吓到炸毛)。


  12
  本人不是很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因为很容易被毛毛搞得发痒。但是本丸里的小动物们却偏偏很喜欢往他身边凑,缠住他要求摸肚皮,不摸到他们满足就不肯走。审神者只好生无可恋的挨个满足小狐狸和小老虎们的要求,摸得久了摸成习惯,把前来寻找小老虎们的五虎退也抱起来摸了半天肚皮才反应过来,害得自己好几天都被一期用警惕的眼神牢牢盯着(本人也深深陷入啊啊啊居然觉得五虎退的肚皮手感超好比毛绒绒好摸多了我难道是个变态吗的恐慌纠结之中)。


  13
  因为对营销手段毫无抵抗能力,有时会买回来让人哭笑不得的东西,比如反季羽绒服(本丸里常年保持春夏天气)、婴儿服和奶瓶(谁能用到这个啊)、充气皮划艇(等等为什么连这种东西都有得卖)之类的。所以每次审神者去万屋,一定要有刀剑付丧神跟着才行。后来审神者回了一趟现世,同样带着一位刀剑付丧神,是本丸里公认非常靠谱且忠心的长谷部,结果回来的时候审神者两手空空,反而是长谷部买了一大堆神社贩卖的平安符、插着妖怪羽毛的祭典面具、纸绘扇纸狗之类的古怪东西……(所以看到新鲜的东西忍不住想要买来看看的毛病,谁都会有吧!)


  14
  不喜欢拍照,总觉得被照下来固定在墙上的照片是跟诅咒媒介差不多的东西,录像就更可怕了,眼看着另一个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保存在电脑里,感觉非常毛骨悚然。但是鉴于刀剑付丧神们都很喜欢留影当做纪念,所以忍耐着不想扫了他们的兴。每次晚上起夜路过贴满照片的活动室门口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加快脚步不敢多看,总觉得纸拉门后面有不详的东西在注视着他……很想对神明大人抱怨,可又觉得被神明大人陪着去茅房什么的太不好意思了,只好默默忍着(其实本人并不怕鬼,毕竟生活在到处都有可能冒出鬼的平安时代,看到鬼反而非常淡定)。


  15
  曾经跟自己身为阴阳师的朋友学过几手简单的符咒,不过本人不是那块料,虽然灵力还算不错,却不太能精细的控制。在给本丸里的刀剑们讲故事时无意透露出这点,被短刀们央求着想要看看真的符咒效果,于是认认真真小心翼翼的使出了符咒,让本丸下了一场雨。包括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很开心,但很快因为雨停不下来而苦恼起来,一场符咒造成的雨下了三天三夜之后,审神者不得不跑去万叶樱下请求神明大人收拾残局,还给本丸里的所有刀剑做了一次除湿防锈养护,累得在房间里躺了好几天(幸亏有神明大人留下来照顾了几天,灵力才能这么快的恢复过来。只是审神者彻底恢复之后,神明大人反而在房间里多躺了一天,不知道是为什么呢)。




  * 大概就这些梗吧……爽完了就不想写了_(:зゝ∠)_
  * 温柔的神明大人被包养他的信徒采补了,没错【咦

  * 神明大人的肚皮手感比五虎退还要好——by 大逆不道的审神者

  * 我知道你们好多人肯定又跟我逆了CP……


评论(39)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