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二十)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前面的章节点这里:(一~五) (六~十) (十一~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向八歧前进的时候,大天狗一直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问他。

  “晴明大人……”大天狗用余光瞥着旁边并肩站在青龙头顶的白晴明的源博雅。我以为他要质疑我为何会与他们合作时,他却低头小声说道:“您的御灵正在……拱在下。”

  他用了一个非常微妙的词。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黑龙的龙尾反卷过来,正兴奋至极的怼在大天狗背上把他使劲儿往前推。大天狗如磐石般静坐不动,然而上半身却不由自主被推得前倾,快要贴到我背上了。他尴尬的看了我一眼,背后的羽翼已经被甩来甩去的龙尾弄乱了羽毛,他又不敢反抗,看起来很是狼狈。

  “过来。”我侧过身。

  他不明所以的向前膝行几步,我顺势向后挪了挪,手一张,恰好把他抱个满怀。

  黑龙的龙尾心满意足的垂下。

  “大人……?!”大天狗耳尖顿时泛红。他别扭的动了一下,忍不住去看旁边那两个人。我把头凑近他的后颈,闻到仿佛林间松木般的清香,还夹杂着一点不可避免的、灰尘和汗水的味道——这让他这只高高飞翔的鸟儿忽然降落凡尘,我只要像现在这样一伸手便能捉住他的羽翼,将他禁锢在我的怀中——这份满足感成功缓解了我抽痛的神经。我冷冷的说:“不用管他们。”

  “……是。”大天狗犹豫了一下,似乎想放松脊背靠在我肩上,但又不自觉的绷着身体,导致他整个人像根木头桩子似的直挺挺戳在我怀里。我收紧双臂,能感受到他那件宽松的狩衣被我勒紧,贴合上他流畅的肌肉线条。他察觉到什么,不安的问道:“黑晴明大人?您……还好吗?”

  “无碍。”我放松了手臂,闭上眼睛,在黑暗中轻声道:“还记得我嘱咐你的事吗,大天狗?……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绝不可将与我相连的契约打开。”

  “哪怕你死了,或者我死了……都绝不可打开,你记住了吗?”

  大天狗身体一僵,过了一会儿才点头:“在下记住了。”

  我嗯了一声,又想起一件事。本来这件事我不打算告诉他,因为多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了结八歧后我便该离开了,不过……我睁开眼看着他的侧脸。松软的发丝被汗水黏在他的鬓角,再向下可以看见他紧抿的唇和瘦削的下颌。这副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相貌,仿佛集合了所有的优点,既脆弱又坚韧。

  八百比丘尼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回放——“黑晴明大人是否也有舍不得的东西呢?”

  舍不得的……“还有一件事。那个女孩,神乐,你把她安置在何处?”

  “您没有吩咐在下将她带下山,所以在下把她留在黑夜山结界中。”

  “很好……”我抬手覆上他的双眼。他茫然的抬起头,睫毛在我掌心颤了几颤。我低笑一声,用只有他能听见的音量小声说道:“此间事毕,就去找她吧。”

  我能感觉到他的眉毛皱在一起。他的唇张开,还没来得及发问,八歧那洪钟般的声音已经响起,饱含怒意的咆哮盖过了所有声音:“黑晴明,汝这是何意?”

  我们已经离得极近,八颗硕大的头颅从四面八方将我们包围在中间。御灵的身躯还不及祂脖颈一半粗细。祂会如此问,是因为那条拖在地上的长尾正被灵力构成的锁链层层捆缚,锁链之上还覆着一层冰晶——雪女启动了我命她提前埋在京都各处的符咒,形成的结界暂时将八歧拖在原地。

  即是要动手,我也不再浪费时间和他废话,直接问白晴明:“我左你右?”

  他紧紧盯着八歧,微微一点头。

  “大天狗,听好。”我的视线在需要我对付的四颗蛇头之间移动,寻找着它们特征:“八歧的八颗蛇头分别掌控着金木水火土风雷毒八种不同的能力,唯有将它们击败,才会令祂露出真正的弱点。注意看它头顶的妖火颜色……左边第二颗需要格外小心。八歧蛇毒乃是蚀骨剧毒,绝对不能沾染!”

  那一颗头颅头顶的妖火在明黄之中夹杂着不详的暗紫色。如今我的灵力中混有八歧妖力,无法再为他加持符咒,只能嘱咐道:“我没有肉体,无需惧怕蛇毒。你来对付靠中间的两个,另外两个交给我!”

  “是,黑晴明大人!”大天狗站起来,妖纹再次攀上他的眼角。他振翅飞上高空,下一秒暴雨般的钢铁羽毛便铺天盖地的激射而去。我靠在黑龙犄角上,灵力附着在我们之间,使我能牢牢固定在他头顶。黑龙遵循着我的心意,长而柔软的身躯在空中翻滚腾跃,带着我避开了八歧的攻击,我则分出一丝魂力化为笔墨,专心在符纸上勾画。

  四面八方都是八歧的影子,祂的咆哮声快要把我的耳膜震碎。腥臭的鲜血和碎散的蛇鳞下雨一样滚落。白晴明被八歧的攻击掀飞,黑龙的龙尾抻长,卷住他的腰,在最后一秒将他从另一条蛇口之间拉了出来。巨锥一样的蛇牙在黑龙尾部咬合,蛇颈向上一甩,直接将他的血肉撕扯开。他痛的一抖,险些把白晴明摔下去。

  “撑住。”我半跪下来,把手贴在黑龙额心送入灵力。眼前的景物一阵晃动,难以忍受的痛楚被麻木取代。白晴明已经被他的御灵接住,黑龙的断尾抽搐着用力缠紧了八歧的蛇颈,使得祂的动作停滞了一瞬。一根红羽长箭从远处射来,准确的射中祂左眼。八歧狂吼一声,那颗蛇头向旁边一偏,撞在了另一颗正在喷火的蛇头上。大天狗趁机张开双翼,被火烤得发焦的羽毛接二连三的钉入祂的身躯。

  这场战斗不知持续了多久。最后一颗蛇头垂下时,大天狗恰好力竭从我面前坠落。我伸出手,不仅没抓住他,还差点被他带得翻下去。源博雅直接跳下去抓住他的衣领,反手将箭杆用力掷向上方。牵引着灵力的箭身绕过青龙尾端,牢牢系死。他和大天狗在空中晃荡了几下,差点一起掉进糜烂的血肉里。我松了口气,拍拍黑龙,示意他下去把两人捞上来。但黑龙忠实的体现出我目前的状态,歪歪斜斜的一头撞在建筑上,反而把他背上的我先摔了下去。

  “黑晴明大人!”大天狗缓过一口气,不顾还挂在半空中的源博雅,先飞过来把我从八歧被斩断的半截蛇头中挖了出来。黑龙的一只龙爪勉力伸出,猩红的瞳孔闪了闪,无力的合拢。他残破的身躯失去灵力支持,化为雾气消散。我趴在大天狗肩上,任由他把我拖上一截还算完好的屋顶。

  源博雅被折返的青龙叼着衣袖放在我们旁边,白晴明跟着落下来,一个踉跄,差点从倾斜的屋顶上滚下去。源博雅又拽了他一把,另一只手揽着青龙的身躯保持平衡。这个武士的体力远超出阴阳师,现在竟然还有力气笑:“呼……击败祂了吗?比我想的要容易啊!”

  “那是因为祂的力量还未恢复。”我甩了一把粘在袖子上的蛇血,粘稠的紫红色顺着瓦片蜿蜒流下,把白晴明的袖子染脏了一小片。他回头看我一眼,难掩疲惫的神色渐渐变得锋锐。他再回头去看瘫软在地的蛇驱时,语气已经变得坚定:“接下来,就是……最后了。”

  那几颗头颅上的妖火已经熄灭,八歧看起来像是死去了,但我们都知道祂没有。困住祂的法阵已经因为雪女和另外几个妖怪的灵力透支而失去效用。我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妖正努力把东倒西歪的妖怪们搬到一起。细细的水线在几个妖怪之间勾连,维系着他们的生命。椒图高兴的冲我招手,笑得傻乎乎的。

  ……这个蠢货,我明明吩咐她保护大天狗,她反而把力量浪费在救这些小妖怪上……算了,就她这副弱小的模样,如果卷入刚才的战斗,恐怕也只有给八歧添菜的份!

  “那些是……你的式神?”白晴明问。

  “不过一群消耗品而已,无须在意。”我冷冷的说:“将八歧拖延片刻,就是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

  “晴明大人——!我完成了您的吩咐,大家都没事,一个也没有少——!”椒图一边挥手一边喊:“请您不用担心我们——!我帮上您的忙了吗——?”

  我:“……”

  没有。闭嘴。真丢人。

  在我思考着如果白晴明敢笑,我要怎么讽刺他的时候,八歧的蛇尾突然动了一下。我立刻站起来,白晴明亦是如此。那些被斩断的蛇颈开始蠕动,八条蛇颈相互纠缠,彼此渗透,仿佛融化了一般,场面令人作呕。一颗新的蛇头缓慢的生长出来。白晴明拿出一张符纸点燃,很快,一个蓝色的小点飞向我们,落在他的指尖——童男收敛了已经尽数化为银白的羽翼,安静的看着我们。

  “你知道要如何做吧,晴明?”我看了一眼童男:“将他献祭,取得草薙剑,斩碎八歧的蛇珠,这样才能彻底摧毁祂。”

  “……我明白。”白晴明轻轻抚摸着童男的羽毛:“抱歉……”

  童男摇摇头,低头啄了一下他的手指,口吐人言:“能够帮得上晴明大人,我很高兴。”

  白晴明收拢五指,将他握在掌中。他向前走了一步,恰好落在青龙脊背上。源博雅下意识的要跟过去,被我一把扯了回来。

  “你去做什么?”我瞥他:“送死吗?”

  “什么意思?”源博雅拧起眉。

  “八歧的蛇珠在祂体内。想要斩碎它,必须先被八歧吞下去。”

  源博雅立刻就要往青龙背上跳。我被他扯得也向前了一步,靴底从瓦片上擦过,发出格楞楞的声音——这家伙力气还真够大的。

  “你去了也没用,你不知道蛇珠在何处。”体力值无法相比,我不得不动用语言阻止他:“安倍晴明为了这一天谋划了许久,研究过大量古籍,他有把握……带上你只会让他分心!”

  “那我就要在这里看着他去冒险吗!”源博雅愤怒的说。

  “不,你还可以帮他分散八歧的注意力。”我看着那颗快要成型的蛇头:“八歧真正的能力是操纵魂魄。祂能够看见你最黑暗的欲望,并借由此来控制你……这才是祂最可怕的地方。而一旦祂施展出这种力量,就算是祂也必须全力以赴,无暇顾及其他。所以这个能力也是祂唯一的弱点。”

  “你是说……”

  “没错。只要你坚持得时间越长,晴明就越安全。”我勉强聚集灵力将御灵重新召唤出来,踏上他的脊背:“你想要帮他的话……就试着与自己的内心抗衡吧!”

  源博雅毫不犹豫的站上黑龙脊背,大天狗紧接着跟了过来。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制止。

  毕竟他是大天狗,不是需要我保护的弱者,而是能够与我并肩作战的人。

  那颗头颅慢慢昂起,直至与黑龙高度一致。祂的头顶没有妖火,只有一团黑雾。黑雾之下,比车轮还要大的橙黄色瞳孔张开,其中倒映出我们的影子,被淹没在将瞳孔一分为二的漆黑裂缝中。那股扑面而来的压迫力令人呼吸困难。我抬头直视祂的眼睛,余光瞥见青龙载着白晴明趁机冲进了新生的蛇头与蛇尾之间还未长好的黑雾中。

  “黑晴明……汝这是在激怒吾。”八歧阴冷的声音在断壁残垣中回荡,獠牙张开,鲜红的蛇信随着祂的话语吞|吐:“汝成功引起了吾的注意。”

  我:“……”

  在这对峙的严肃时刻,本晴明的尴尬症突然犯了。

  八歧还在继续说:“汝以为这就能击败吾?呵……吾会让汝知道,死亡才是吾赐予汝最大的仁慈!到那时,吾会让汝哭着求吾赐予汝死亡!”

  我又一次:“……”

  我瞥了一眼旁边的源博雅和大天狗,他们似乎完全不觉得八歧的台词有多尴尬。这种时候本晴明也不好突然哈哈哈的狂笑,只能忍着尴尬症,面无表情的回答:“呵呵。”

  八歧身体猛地拔高,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们。祂的瞳孔忽然转动起来,就像一个漩涡。整个世界都随着祂的瞳孔一起旋转,我恍惚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向前了几步。脚下传来空虚的感觉,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黑暗中,身边已经没有另外两个人的影子。

  远处却隐隐约约显出一个人形。

  我只向他走了几步,好似跨过了很长的距离,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那是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漆黑的发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他脸上长着一对澄黄色的蛇瞳,唇色发紫,不似人类。

  这里很可能是八歧制造的幻象,然而我从不记得自己见过这样的人,或者说妖怪。我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他没有回答,两边唇角向上弯起,露出一个比我还反派的笑容。

  体内属于八歧的力量突然沸腾,额头上的神眷者烙印像是要挤进我的脑袋。我下意识的抬手去摸,感觉像在摸一块烧红的烙铁。明知道这里不是现实,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我的想象,但疼痛感如此真实。我伸出手想要找到什么东西扶住,可回应我的只有虚无。极冷和极热同时存在于身体中,剧烈的眩晕之下,疼痛反而不再明显。突然有人抓住了我,我立刻抓住他,想要保持平衡。那只手很有力,将我拖离地面——我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了下来。

  能够给予神眷者惩罚的,只有所侍奉的神明……

  ……八歧。

  “汝是第一个敢于背叛吾之人。”祂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将我平举起来。那双蛇瞳恶意的眯着,说话时鲜红的蛇信隐约可见。新一轮的惩罚又开始在体内翻搅,我觉得自己被拆分成了好几块,正被十个大天狗分别当成靶子练习大招。恍恍惚惚中,我听见祂愉悦的低笑:“叫出来,让吾听见汝的哀嚎!”

  我:“……”

  冷静点啊八歧兄,你难道都不会觉得这种台词有哪里不对吗?!

  而且你说叫就叫,本晴明的面子不要了吗?!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祂终于停下来,把我扔在地上。我躺在地上休息片刻,用发抖的手肘勉力把自己撑起来,免得看起来像条死鱼。冷汗流进眼睛,视线模糊不清,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八歧的脸——近距离观察下,我才突然发现祂所化出的人形居然有着一个典型的蛇精脸,下巴尖的能戳死人。

  本晴明一个没忍住,乐出声。

  八歧眉毛一挑:“……”

  我:“……”

  等我又一次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歪歪斜斜的坐起来时,我学乖了,低头不再看祂那张过于瘦削的脸。我不想看祂,祂反而蹲下来把脸往我面前凑,蛇信几乎要舔到我脸上:“黑晴明,汝应知晓背叛吾之代价。”

  我被祂逼得没办法转头,只能紧紧抿着唇:“……”

  不是不想接话,主要是怕一开口就笑出来。要是因为这又被祂爆打一顿……本晴明还没那么上赶着找虐。

  “汝身为吾之神眷者,背叛毫无意义。”幸好他也没有必须要听我说话的意思,自顾自的说下去:“吾乃上古神祇,千万载岁月与吾而言不过弹指……”祂看我一眼,瞳孔一转,不怀好意的说道:“吾亦可使弹指时间长过万载。”

  我懂,不要再戳神眷者烙印了,真的超痛。

  “吾自有方法令汝臣服。然,吾可再允汝一次机会。”祂冷冷的说:“汝若此时主动臣服于吾,吾可赐予汝力量与永生。”

  “永生?像您另一个神眷者那样的永生吗?”我盯着祂那双恐怖的眼睛,避免直视祂的蛇精脸:“呵……八歧大人,您以为我想要得到那样的永生?我所想要的已经实现,就不劳您费心了!”

  “毁灭京都,并非汝真正的欲|望。”祂的瞳孔漫上一层黑色,仿佛通往深渊的入口,带着极致的诱惑力。我费尽心神也无法将视线转开。随着那双瞳孔的转动,我的灵魂仿佛被抽出身体,在无数双手的撕扯下被掰开来,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被看得通透。

  “让吾看看汝最深的渴望。”

  “不,不……”我拼命想要从旋涡中逃离。这种感觉太恐怖了,每一寸灵魂都被细细的搜寻,再也没有什么能在这样的力量下隐藏。八歧的唇角向上弯出一个渗人的弧度,紫色的唇张开,带着残忍的笑意。

  “找到了。”

  有什么东西被强制翻出。八歧手中握着一小团光,愉悦的笑道:“黑晴明,汝对灵魂的把控,与人类之中已堪称绝顶。然……”祂瞳孔向我的方向一转,轻蔑的说道:“……不及吾。”

  我看着祂手里那团光,有些绝望。

  他似乎很满意我的表情,张开手,让光散开:“便让吾来看看,汝渴求何物!”他说着,澄黄色的瞳孔稍眯,放缓了声音,带着十足的诱惑:“这世间没有吾做不到之事!汝若臣服于吾,吾便令汝达成所愿,如何?”

  我很想转开头,免得看见那是什么。但是一股力量将我定在原地,连眼皮都无法闭合,只能看着那在朦胧的光晕中呈现的…………一套心眼御魂!

  全六星!

  满精炼!!

  满暴击!!!

  我:“……”

  八歧沉默了一会儿,眼角抽搐:“……这是何物?”

  我自暴自弃的告诉他:“御魂。”

  “御魂是何物?”祂显然有些暴躁,愤怒的质问道:“吾从未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过……因为那玩意儿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啊!

  狐妖可以自身妖力混杂某些东西制造一种香,闻之可魅惑人心,被称作魅妖香,这便是世间唯一的‘魅妖’,从来没有什么魅妖御魂。同理,也不可能有所谓的心眼御魂。

  这不过是……本晴明由于后世灵魂而生出的一点妄念而已。

  ……好啦,本晴明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大天狗多张点心眼!怎样!!不行吗!!!

  气急攻心,我对还在纳闷的八歧冷笑,模仿着他之前那笃定的语气说道:“您未曾见过,大约是因为此物乃是以您的骨血炼制。想要在下臣服于您,不如您先剔肉剥骨,为在下炼制一套御魂,可好?”

  八歧阴沉的盯了我片刻,看得我毛骨悚然,不详的预感令我心生警惕。我以为他会再次惩罚我,但祂没有。不知从何而来的蛇将我卷起,我试图反抗,以失败告终。八歧一步跨出,眼前忽然变了一幅景象,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一处鸟居?

  鸟居两侧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应是某处深山。我被迫跟着八歧穿过鸟居,所见景象似乎有些眼熟。等祂绕过神社,看到后院中的人时,我终于知道为何会觉得熟悉——这是爱宕山上的天狗神社!也就是大天狗原本的居所!他曾经邀我来此处赏樱……那些或许存在的迤逦念头不过瞬间便消逝。我看见大天狗跪在院中央,面前竟然站着一个‘我’。八歧抱臂靠在一旁,他却像看不见,只一心对着那个‘我’恳求道:“黑晴明大人,请您不要抛弃在下……”

  那个‘我’冷笑一声,用扇子挑起他的下巴,厌恶的说道:“大天狗,你还要我说多少次?我不过是和你玩玩罢了!什么大义,什么承诺,不过是拿来逗弄你的东西……怎么,你难道不知道在听见我说那些话的时候,你的反应有多有趣吗?”

  大天狗抓着他袖子的手一紧:“请您……不要这样说……”

  “松手!”那个‘黑晴明’不耐烦的用扇子推开他的手。我从不知道自己脸上竟然能做出这么轻蔑的表情:“你还没听懂吗?没想到你不光是个废物,还是个让人恶心的废物啊……那么我就明确的告诉你!你对我来说,只是个一时消遣的玩物!呵,本来也没想对你怎样,不过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我也就收下了。”他偏头打量大天狗片刻,伸脚踩住他的大腿碾了碾,恶意的笑道:“你的这张脸倒也合我胃口,这副身体也还不错……若不是你纠缠太过,我也不介意多和你玩玩。”

  “你做了什么?”我质问八歧。

  八歧没有回答我,大天狗也听不见我的话。他绝望的看着‘黑晴明’,乞求道:“不可能的……您不会这么说……”

  “哈,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他挑起眉毛,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东西,嗤笑一声:“你确实了解我……了解怎么伺候我。”他说着,手指在大天狗昂起的脸上抚弄,渐渐滑下他的脖颈:“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你敢碰他!!!

  八歧瞥了我一眼,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我突然冷静下来,转头不再看快要让我失控的画面。这并非现实,只是八歧营造的幻境……他弄出这样的场景是为了激怒我,我不能顺着他的意思走……“不过还是算了吧,看你这副表情就让我倒胃口!”‘黑晴明’忽然收回手,随手打出一道缚咒将大天狗禁锢在原地,转身离开:“别再跟过来了!趁我还有点耐心……哼,晦气!”

  大天狗死死盯着他的背影,冰蓝的瞳孔睁得大大的。我一再告诉自己这并非现实,还是一阵胸闷。

  不对……如果八歧的目的是折磨我,他不会让那个‘黑晴明’在这时候收手,而是会继续刺激我才对……我看着慢慢垂下头的大天狗,忽然意识到什么。

  八歧已经走到他背后,弯下腰,紫色的唇贴在他耳边轻声说着什么。猜想成真,我慌忙喊道:“大天狗!别听祂的话!!!”

  他听不见我的话。八歧依旧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大天狗的眼神渐渐变得茫然。他身上的缚咒被解除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依旧看着‘黑晴明’离开的方向。八歧的唇角已经勾起,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看起来就像将他抱在怀中。一丝丝黑气从祂指尖蔓延到大天狗身上,形成符咒一样的东西,顺着他的肩膀一路向脖颈攀去。大天狗对此无知无觉,甚至随着八歧的话,开始自言自语起来,瞳孔慢慢染上了黑色。

  “大天狗!!!该死……”我动用灵力想要挣脱蛇,但稍微运起灵力,蛇就收紧了身躯。耳边嗡嗡作响,眼球仿佛要被它压出眼眶。我不得不放弃这种无用的尝试,努力用剩余的一点空气保持着意识清醒。昏沉间,我似乎听见大天狗展翼飞起的声音。八歧的冷笑和锁链哗啦啦的声音轮番在我耳边响起,还有大天狗喃喃诉说着什么的声音。后两者慢慢消失了,只剩下八歧冰冷的笑声。

  我的意识在祂的笑声中慢慢回归,发现缠着我的那条蛇不见了,取代的是锁链和符咒。房间不大,窗户都被窗纸蒙上,只余一点不甚清晰的光。八歧站在门边,抱着双臂,好像在欣赏什么,那双蛇瞳收缩成缝,看着我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祂身边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影子挡住流泻进房间的光。那个影子步入房间,大门合拢,他的身影清晰起来——是大天狗,他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脖颈都爬满了黑色的咒文。他身上缠绕着不详的气息,走过来用那只印着咒文的手抚摸我的脸,表情难以捉摸。

  他背后的八歧又一次发出阴冷的笑声。我越过大天狗的双翼,看见祂挑高的唇角。

  “黑晴明,吾或许并非万能……”他说,鲜红的蛇信一闪而逝:“……但吾可令他,得偿所愿。”



  Tbc……



  * 字数算错了……为了实现【下章黑化狗】的诺言,生生把两章合在了一起。至于车……还在开,莫急,下章发车。

  * 以及本文的cp真的是黑晴狗。我已经在另一篇文里开过第一人称的狗黑晴车了,现在要开第一人称的黑晴狗车……真刺激_(:зゝ∠)_


评论(22)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