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二十一)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前面的章节点这里: (一~五) (六~十) (十一~十五) (十六~二十)



  令大天狗得偿所愿。

  ……难道他的心愿是把本晴明关小黑屋吗?!

  为此他还自编自导了一场被本晴明抛弃的戏码?!

  有没有点追求啊,你这只缺心眼狗!这么难得的白日做梦机会,你就不能许愿征服世界什么的吗?!再不济做个在通宝堆里打滚或者吃河豚吃到肚皮撑爆的梦也行啊?!

  我看着站在那里看戏的八歧,再看看明显神色不正常的大天狗,试着唤道:“大天狗?”

  大天狗动作稍顿,抬眼看着我。原本冰蓝色的瞳孔蒙着一层晦涩的光,看起来既不像被控制,又不像全然清醒。我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语气放柔:“大天狗,看着我!”

  他瞳孔转了一下,与我相对。就在这时,原本站在门边的八歧忽然走过来,一只手搭在大天狗肩上,那张蛇精脸就靠在他耳边,紫色的唇一张一合,从他的嘴里竟然传出大天狗的声音,梦呓一般轻柔的说道:“不要让他说话……不要再给他抛弃我的机会……”

  大天狗迟缓的眨了一下眼睛,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忽然盯住我的手腕。我抬头,看见固定住手腕的锁链缝隙中间垂下一枚黑色的勾玉。大天狗目的明确的伸手将那条项链解了下来,我意识到他想干什么,简直要被这蠢狗气疯了:“大天狗!你敢!!!”

  他犹豫了一下。然而八歧却在这时候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引导他抬起手,将那条项链穿过我的耳边。我来不及想办法,低头往祂手上咬去。八歧的手缩回,我一口咬在了大天狗手上。他轻轻哼了一声,我下意识松口,他趁机把勾玉推进我嘴里,红绳向后一勒,勾玉在我牙齿后面磕了一下,悬挂在舌头上方。嘴角被红绳勒得发疼,骂他的话顿时变成一串含糊不清的声音。

  该死!

  八歧居然在大天狗调整项链时伸手摸了摸勒在我脸上的红绳,用祂原本的声音问道:“此乃汝师之遗物?”他说着,手指顺着红绳滑进我嘴里,轻轻弹了一下勾玉,阴冷的笑道:“倒是合适。”

  我瞪着祂,尽量忽视耻辱和难堪的感觉,努力用视线把他凌迟成蛇肉片。大天狗恰好系好绳结,双手捧着我的脸,心满意足的叹道:“这样您就再也不会抛弃在下了……再也不能抛弃在下了……”

  我眼神死的望着他:“……”

  大天狗!你这个蠢货!!你看不见你心心念念的小黑屋里多了个调戏本晴明的混蛋吗!!!给本晴明往旁边看一眼啊!你是要在祂面前演小黄|片吗!!!

  他确实看不到近在咫尺的八歧,视线都没有向那边转上分毫,就像他对自己身上那些黑色的咒文也毫无察觉一般。我死死盯着八歧的脸,也不知道自己的怒吼他能不能听清:“你对他做了什么?!”

  八歧显然听清了我的话。祂唇角又向上一勾:“自然是像吾曾经引导汝那般,令他娱乐吾……”

  引导……我?!八歧什么时候引导过我?!这怎么可能?!我心里一惊,太多念头纷纷杂杂的拥挤在一起。我理不清头绪,还想再问,一只手突然抓住我下颌扭向他的方向。我的视线被迫从八歧转到大天狗脸上,只听见他抑郁的声音。

  “您连看我都不想看吗?”

  我:“……”

  要命啊,你让本晴明怎么办?!这里还有个观众啊!还有个同时对我们两个动手动脚的观众!!他还突然爆了个猛料!!!你让本晴明怎么专心陪你演小黄|片!!!!!

  我的内心十分崩溃。有什么比你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八歧走正剧解密未知线索的关键时刻,你家大天狗却满脑子小黄|片不停给你捣乱更让人想死的事呢?

  答案是:他还真拖着你演上了!

  狩衣的暗扣被他逐一解开,紫黑色的衣襟敞开,露出里面的浅紫色小袖。我计算了一下他的速度,觉得他要把本晴明扒光还需要一点时间,于是趁着他跟衣带奋斗时继续瞪着八歧:“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连我自己都听不清的话里听懂我在说什么的。祂的蛇瞳在大天狗身上转了一圈,才落在我的脸上:“哦?看来汝已经忘了……”祂顿了一下,忽然问道:“汝从何处习得阴阳分离之术?”

  自然是从古籍……吗?

  我忽然想起来,阴阳分离之术……并不是我从古籍中看到的!这等邪术阴阳寮不可能有记录!那么我,不,曾经的安倍晴明,是怎么知晓这个邪术的?!

  “是吾告知与汝,此术可令汝实力大增……”八歧语气中的愉悦几乎要渗出来:“亦是吾在汝心中留下种子,令汝坚信将吾从封印中释放,便能达成所愿。”

  这怎么……可能……

  明明是我自己谋划许久,发现这件事并非我一人能达到,才想借助鬼神之力一举将腐朽的根基斩去,以此换来京都的重生……

  属于安倍晴明的记忆在脑海中翻涌,重新回到我下定决心的那个夜晚。那天我没有让式神随侍,独自一人留在书房中。因为规划了很久的计划又一次被证实不可能实现,所以心情很是烦闷。我漫无目的的在书架前走来走去,不知怎么,慢慢被一份卷轴吸引。那是一张八岐大蛇的画像,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收藏过它。烛火的光在八歧身上跳跃,令祂的身躯仿佛活物一般扭动,配合上画像旁边描述其力量的文字,说不上的邪异。

  【既然以人类的力量已经无法达成目的,不如……】

  【这份强大的力量,如果能为我所用……】

  【没错,只要利用祂的话……】

  蜡烛不知不觉燃到尽头,黑暗开始从四面八方侵蚀而来。墙上的影子随着不稳定的烛火而晃动,隐隐的,如蛇一般扭曲……我忽然打了个寒颤,从记忆中苏醒。

  然后发现大天狗已经把我的上衣全部剥开,因为锁链的缘故,衣服袖子还挂在手臂上,搞得我好像狂士一样大敞着衣襟,只差没再赋歌一首。

  ……怪不得身上发冷。

  “汝忆起来了。”八歧低笑,蛇瞳放大又收缩,前端分叉的蛇信由于兴奋的缘故不停的吞|吐着。祂的手指搭在我的脸上,满意的笑道:“汝没有令吾失望。吾稍加引导,便令汝之半身落入阴界……”

  白晴明在分离之时莫名其妙的推了我一把,令我掉落进阴界之门,身躯被阴风摧毁,仅余魂魄。然而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无意闯进封印八歧的阴界裂缝……

  “汝之躯体,乃吾一手创造。”八歧的手滑过我的喉咙,轻轻摩挲了几下,又顺着中线一路向下。长而尖的指甲从皮肤表面刮过的感觉令人恶心,祂像在看什么令他满意的东西,自言自语的说道:“吾令汝习得维持魂体不散之法,又令八百比丘尼助汝完成阴阳逆转之阵,将吾释放……”

  “呵,黑晴明……汝真以为,汝可反抗吾?”祂收回手,手指点在我额前的神眷者烙印上,蛇瞳凝视着我:“汝之身早已刻下吾之印记。汝注定成为吾之奴隶!”

  我:“……”

  幸好是‘吾之奴隶’,不是‘吾之男人’,否则在这种关键时刻本晴明要是突然哈哈哈的笑出来,该多尴尬啊!

  便是再假装不在意,得知自己从分离前开始便完全被八歧设计,我心里也是一团乱麻。偏偏这时候大天狗凑过来,那双雾蒙蒙的瞳孔在我眼前放大,柔软的唇贴上被勒得发麻的嘴角,一点点亲了上来。我使劲儿想甩开他,奈何留给我的空间确实不太多。他还是当着八歧的面把舌头探进了我的嘴里。已经被呼吸吹暖的勾玉轻轻撞在我的舌尖。他的舌带着勾玉蹭过我的上颚,又将它卷入我们的唇舌之间。一想到被他的舌抵住的是老师留给我的遗物,我简直想再踹断他几根肋骨。

  八歧忽然轻轻的唔了一声。我趁着大天狗放开我,转头瞪着他。他反而笑了,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我几眼。心中不详的预感升到顶峰,我看见他走到大天狗身后抱住他,紫色的唇张开,蛇信舔到了他的脸上。

  你敢!你竟然敢!!!

  大天狗!都这样了你还没发现屋子里还有个人吗!!你是不是真要气死本晴明啊!!!

  更令我惊悚的是,八歧的身影竟然渐渐变得透明。他的手臂融化在了大天狗的手臂里,身体好像虚无的光一样慢慢汇入他的身体。大天狗一无所觉的眨了一下眼,冰蓝的右眼已化为蛇一般的澄黄色竖瞳。他的表情依旧是原本的模样,可那只眼睛里藏着的,分明是八歧那阴冷的笑意!

  【将汝的一切奉献给吾吧,黑晴明。】八歧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在我脑海中回荡。

  我:“……”

  不,不……别这样……

  这,这个玩法超纲了啊!!!


  点这里上真正的车。提示:这车开的估计很OOC,不仅有第一人称这个耻度加成,还要走剧情和走心,实在开得比较颠簸,请谨慎上车……


  Tbc……


  * 八歧觉得自己很委屈:祂让大天狗给黑晴明口了,黑晴明不领情就算了,正准备享用美食时大天狗居然主动成了被吃的那个……而且居然还很爽,这就很尴尬了。

  * 黑晴明大人也觉得很委屈,内心有三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八歧在尖叫着【汝他娘的敢操吾!!!】,一个恶魔黑晴明在疯狂的喊着【操他!操他!!!】,一个天使黑晴明则抡起翅膀狂抽另外两个小人的脸并高喊【你的良心呢老黑!你忍心这样对大天狗吗!!!】——这段本来应该在文里,但是为了防止破坏气氛,我还是把它抽出来放在外面了……


  * 事后。

  白晴明:你是如何拖住八歧意识的?

  黑晴明: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从某种意义来说,我把八歧日懵了。

  白晴明:……



* 今天是本晴明的生日!(虽然已经过了零点,按国内算都过两天了orz),小天使们下车时记得和司机说一声生日快乐哦!MUA!

评论(99)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