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关于玉藻前的一小截脑洞

* 无头无尾,夹带私货预警


  “你怎么来了?”我问。
  
  “妾身今日得了个好东西,特此来寻你分享。”玉藻前笑盈盈的说着,将怀里抱着的纸盒打开。一股甜香气漫出,我低头一看,盒子里竟是整整齐齐的摆着六枚软糯的丸子。
  
  “哪儿来的?”
  
  “自是妾身的孩儿孝敬妾身的。”玉藻前捻起一枚丸子,举起来对着夕阳。她葱白的指尖微微陷入半透明的糯米皮,诱人得紧。
  
  “你家那群小狐狸怎么想起送这个?平日不都是送些绫罗绸缎、香粉脂膏吗?”
  
  玉藻前今日将眼尾描得细长,轻轻一瞥,眉目流转间堪称勾魂夺魄:“这可不是他们送的……是妾身真正的孩儿。”
  
  我一惊:“你何时有……”
  
  玉藻前轻笑一声,向后坐在案上:“这可说来话长……一百五十多年前,酒吞童子刚从星熊手里夺得鬼王之位,被公认为最强之鬼。兼之酒吞童子相貌英俊,妾身便心动了,想从他那里得一个强大的孩子。可惜啊……”她说着,颦眉嗔道:“……酒吞童子不肯。妾身无奈,只好收敛妖气,装作人类少女的模样,想办法混入了被其他妖怪进献给鬼王的美人儿里,得了机会与他春风一度……”
  
  我刚想说话,被她眼疾手快的塞了一枚丸子。糯米粘住了牙,想说的话都被一同粘住。她满意的晃着腿,将木屐甩脱,一抬脚便踩在我的肩上,笑盈盈的继续说道:“酒吞童子可不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妾身好不容易逃出来,将孩子生下,却发现那个孩子弱小的紧,除去一头红发,竟是与人类无异……妾身便将那个孩子丢了。他让人类捡去养大,娶妻生子……前日妾身忽然忆起,便去寻了他的后代。”
  
  我握住她的脚腕,将她的脚从肩上挪开:“据我所知,酒吞童子唯一存于世的血脉,只有京都中的那一个。”
  
  玉藻前仿佛听到什么笑话,抬袖掩住唇,笑得眉眼弯弯:“就是他呀……虽然是个男孩,竟是继承了妾身的媚骨呢,身材好,相貌也生得好,简直像跟妾身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玉藻前的容貌我是见过的,完全不似世人传说中那般有着倾城之姿。正相反,她真正的容貌极为平凡。任何人见了,都不会生出一丝一毫的惊艳之感。
  
  同时,也没有任何人会对那普通到无害的五官生出丝毫厌倦。
  
  世间有千万人,便有千万种美人。然而世间从无一种容貌能够如玉藻前一般,令千万种审美吐不出一个丑字。玉藻前精通修容之术,这张普通的脸是个完美的底板,在她手中能够变幻出千百种不同的美,故而她根本无需幻术。
  
  然而世人不知,容貌于她而言不过是个辅助。她魅惑人心时真正依靠的,是她那一身媚骨。
  
  媚骨生香,若有人破开她的血肉,将那莹白的骨挖出,便能闻到那种特殊的香气。闻之上瘾。 那香气同样潜藏在她的齿与爪中,味道极淡,平日无人发现,唯有凑得极近才能闻到。她那身媚骨包裹在血肉中,是世间至醇的酒。启封那一日,便成了世间至美的毒。
  
  “我所知之人,并非善于魅惑之人。”我想了想:“反倒普通极了,知晓他存在之人不过两手便数得过来。”
  
  玉藻前扑哧一笑:“你以为前两任天皇,醍醐与朱雀,都是如何死的?”她说着,脸上浮起一丝恨铁不成钢的痛惜:“若是那孩子愿意,便是当今圣上……哼。”
  
  我皱眉。
  
  “妾身最大的本事,郎君不是领教过?”玉藻前一旋身坐进我怀里,仰头笑道:“若是那人喜好戏弄人,妾身便任他欺负;若是那人占有欲强,妾身便由他圈禁;若是那人信奉力量,妾身便是他无法击败的对手;若是那人渴望自由,妾身便是那温柔乡游子家……若是那人喜欢妖姬,”她忽的眯眼一笑,甜腻的拖长了声音:“妾身便是你的惑国妖姬……”
  
  “不要闹。”
  
  玉藻前咯咯的笑起来,跳出我的怀抱,迎着夕阳慵懒的舒展身体。风吹动她身披的轻纱,勾勒出的曲线没有一处不美。
  
  “那孩子只凭一身媚骨便能做到这个地步,却不肯跟妾身学修容之术,真是可惜了……”玉藻前转回身,遗憾的叹息一声:“……他是个长情的,轻易便将心给出去了,这倒不像我。也不知那急脾气的小殿下有什么好……”她瞥我一眼,嬉笑道:“……难道还好过郎君吗?”
  
  “我如何与龙神相比。”
  
  玉藻前微微一笑,踩着高高的木屐转身离去。
  
  “你的东西忘了拿。”我看一眼案角摆着的那盒丸子。
  
  “送你了。”她头也不回,懒懒的扬起一只手摆了摆:“妾身再向他讨一盒去。”
  
  “与莹草那等小妖怪抢食,你也好意思?”我失笑。
  
  “谁让郎君不肯给妾身买呢?”她侧过头,哀婉的叹道:“妾身无依无靠,只盼那孩子对妾身多几分孝心……”
  
  “……我给你买。”
  
  她立时收了那副模样,欢呼一声,转身扑进我怀里:“郎君可不许反悔!”
  
  那股极淡的香气随着她的话语丝丝缕缕的逸散入空气。我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笔,被她拉着起身,向京都方向走去。
  

  THE END

  
  * 趁着官方还没出传记,赶紧把我对玉藻前的理解写一下。至于其中夹带的私货……嗯,看破不说破。
  
  微笑。

评论(17)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