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二狗X黑晴明】关于他们的第一次

    * 一辆二黑车【等等这个名字?!】

    * 一辆只开了一半的二黑车【真的好在意这个名字】

 

 

    阴界是什么地方?

    就如同阳界是属于人类的地方,阴界便是专属于妖怪的地方。从不知名处吹来的阴风带给妖怪们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将他们暴躁好斗的天性激发得淋漓尽致。在阴风最盛的几个月,随便去阴界的荒原扫上一眼,便能看见无数失去理智的妖怪在尸骨中搏杀。胜利者吞噬失败者的躯体,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转头便又被其他妖怪击败吞噬。这样疯狂的战斗会一直持续到阴风逐渐减弱,理智慢慢压过本能,存活下来的妖怪们才会收敛起爪牙,专心磨砺自己增加的力量,以应对下一次战斗。

    因为这种特性,阴界很少有能够保留很长时间的建筑,往往建立起没多久便会在不知哪一场战斗中毁坏。但是,唯有一个地方,即使在妖怪们彻底失去理智的时候,也会本能的避开。

    那就是传说中阴界之主所在的阴界中心。

    据说阴界之主高达十丈,青面獠牙,肌肉虬结,身上有十六张嘴,每个靠近他的妖怪都会被他吞噬。他所走过的地方瘴气四起,地面开裂,再过一百年都长不出一根草。而他最喜欢的娱乐项目就是去阳界抓来一千个人类活活剥皮,穿在木棍上用火焰灼烤,听着他们的惨叫哈哈大笑。所以每一次从那边飘出烤肉的香气时,小妖怪们都一边垂涎着,一边飞快的跑开,唯恐可怕的阴界之主玩腻了人类,把他们也抓去剥皮活烤了吃。

    关于阴界之主的传闻总让除了打架无所事事的妖怪们津津乐道,每天都有不同的版本。前天说阴界之主一脚踩扁了三百个不服从他命令的妖怪,昨天又说阴界之主觉得阴界需要通风于是一巴掌拍开了阳界之门……而今天,许多妖怪亲眼目睹,阴界之主从阳界带回了一个人类。

    一个,不是一千个。

    知道这件事的妖怪们都生出了一丝微妙的同情,不知道身高十丈青面獠牙肌肉虬结身上有十六张嘴的阴界之主会怎么折磨这个人类。据说当天在阴界之主宫殿中当差的妖怪们都听见了那个人类的惨叫声,血哗啦啦的从门缝下面流出来,一直流到了山脚下。

    “……可是一个人类哪儿有恁老多血啊?”一个妖怪不解的问。

    “俺咋知道,反正大家都这么说!”另一个妖怪一边狠揍敌人一边嘟囔道:“俺还听说那个人类被抬出来时浑身都血了呼啦的,骨头都碎成渣渣了!”

    “啧啧啧,真惨啊……”

    “就是就是……”

    ……

    遥远的阴界中心,八卦的中心人物黑晴明睁开了眼睛。

    他最后的印象是被二狗童子拖入阴界时,一股极为阴冷的风吹过他的身体,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清楚那股风就是阴风,而他为了打开阴界之门消耗了太多力量,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失去肉体的灵魂如果不够凝实,被阴风吹过便会溃散,甚至他在对方迈入阴界之门时就做好了这种准备。

    但他没有。

    他从苍白,但确实还存在着的手指上收回视线,看着自己周围。这是一间颇为简陋的房间——墙壁是石头垒起来的,屋顶盖着一层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织成的布料,风从墙壁和屋顶的缝隙间吹进房间,被盖在他身上厚厚的灰白毛皮隔绝在外。他环视了一圈,忽然注意到充当屋顶的布料被风掀起了一角,露出灰色的天空,以及……

    ……蹲在墙壁最上方低头看着他的白发鬼族。

    黑晴明攥紧了手中的毛皮,又慢慢松开。他抬头看着二狗童子,对方那双堕落后转为血红色的妖瞳还带着初见时的天真神色,嘴角微微翘着,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二狗实在是一个很好懂的人,所有情绪都直白的写在脸上。然而他又实在是个难以理解的人,因为黑晴明完全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拥有强大得足以与妖怪匹敌的力量,却单纯得像一个孩子。想要骗他简直不能更容易,无论是欺骗他为自己效命,还是欺骗他去送死,甚至最后他就那样毫无防备的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任由他一剑刺穿他的心脏……一切都容易得让人发笑。

    可是,重新获得自由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这个看似简单的家伙,居然不知不觉让他陷了进去,再也无法忘记。也许是愧疚,也许是遗憾,也许是贪恋他给予的那一点温柔……在看见对方从阴界之门中走出来时,他心中闪过的不是惊惧,而是让他想要否认的欣喜。

    “你醒了啊?”二狗从屋顶跳了下来。他落地的姿势很轻巧,让黑晴明想起他从八歧妖洞跳上来的情景。

    黑晴明沉默着没有回答。他还记得进入阴界前的事,他的计划已经全部失败,面前这个白发男人更是拜他所赐才堕落为鬼族……若是身份互换,他黑晴明曾对一个人好得掏心掏肺,却被他一直欺骗,甚至背叛杀死,等他从阴界爬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必然是让那个人体会到同样的痛苦。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身上盖着的毛皮突然被掀开。阴冷的风骤然吹过他的身体,让他不由皱了一下眉。但他没有躲,坦然的与二狗对视。对方身上已经不见了当初从阴界之门走出时那迫人的气势,他跪坐在旁边,神色严肃又认真:“我要惩罚你。”

    既然没有在带回阴界的时候便将他杀死,那么之后也必然不会。只要能活着,他又在乎什么惩罚?黑晴明动了一下嘴角,说不出是讽刺还是漠然:“阴界之主大人准备怎么惩罚我?”

    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面朝下的摁在了二狗的腿上。二狗左手压着他的腰,干净利落的掀起他衣服下摆,高高举起手啪的拍在了他的屁股上。黑晴明懵了一下,在屁股被接二连三的拍了好几下之后,他才从记忆深处翻出久远的幼时记忆……他最后一次被打屁股还是六岁的时候,他完全没想过如今还有一天会被人摁在腿上打屁股,一时间难以置信的情绪压过了羞愤,竟然愣愣的做不出反应。

    打了十几下之后,二狗的动作慢了下来。他停了一会儿,忽然勾住他的裤子边缘扯了下去,妖化后尖锐的爪子轻易抓碎了布料,黑晴明只觉得后面一凉,一只手爪已经按在了他的屁股上,伴随着一句有些小心翼翼的关心:“……疼吗?”

    黑晴明下意识的想要挣扎,但刚一动便放弃了。他突然觉得很可笑,这个男人的心里到底是如何衡量世界的?一个杀死他的人,他所做的报复不过是打几下屁股,还要关心他有没有被打疼?

    只有傻子才会这样做吧。

    他心心念念想要利用,想要摆脱,想要重新见到的……原来是个傻子啊。

    “我也很疼啊……从来没有那么疼过……”二狗轻声说:“为什么要杀了我呢?明明都说好了……”

    “……我从来没说过。”黑晴明听见自己不带感情的回答。他明明清楚这个男人有多好骗,轻易就能找到十个借口,可突然从心底翻上的刺痛和疲惫让他不想这么做。

    “是啊,你从来没说过,都是我在说……”二狗叹了口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揉了揉他的屁股:“我以为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可是你从来没有说过愿意当我的义兄……”

    黑晴明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什么,还没等想明白,撕裂的声音再次响起,背上的狩衣已经被彻底撕开。他下意识的想要坐起来,但一只手压在了他的背上。二狗的手爪在他光裸的脊背上游移,顺着凹陷的脊椎一路向下滑去,在尾椎上不轻不重的搓揉着。

    这一次与他杀死对方前那一次不同,那次是他误会了对方的行为,可现在这种带着浓重暗示的举动绝对不可能是他的误会。他清楚的意识到二狗想要做什么,因此剧烈的挣扎起来。

    “我想和你在一起。”二狗只凭一只手就轻易按住了他的肩膀令他无法移动,另一只手将他的衣服裤子全部扯下,声音不紧不慢,反而显得有些残酷:“死前就在想了,义兄长得好好看啊……你不想当我的义兄,那么就当我的伴侣吧,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住手!!!”黑晴明想动用灵力,可是一股更加强大的妖力直接将他的灵力压制了回去。二狗本就尖锐的手爪发出咔咔的细响,骨节变得粗大,更加接近于兽爪,及肩的白发也在妖力的作用下微微浮动着,露出正顺着脸颊向下蔓延的妖纹。随着他的身体妖化,那股强横的妖力肆无忌惮的勃发,近在咫尺的黑晴明连一丝灵力都用不出,几乎产生了窒息的错觉。

    “放开我!!!”

    “不放。”

    另一件衣服被丢在破损的布料上。他被翻了过来,二狗俯身贴上他的胸膛。鬼族的身躯原本比正常人要冰冷,但黑晴明是魂体,甚至比鬼族的体温更低,反而觉得对方的躯体是温热的。他咬牙曲起手肘狠狠的击在他的背上,触及的皮肤坚硬得如同包裹在皮革下的石头。妖化后的躯体不是一个无法动用灵力的魂体能够动摇的。二狗抬起头看着他,暗红的妖纹已经攀上他的眼角,在艳丽之余平添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黑晴明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已经不是初见时那个天真到可笑的男人,他已经在阴界搏杀了数百年,完全凭借力量成为名副其实的阴界之主。即使是他全盛时期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击败他,更不用说只能勉强维持魂体不至于崩散的如今。

    他已经不是那个会乖乖听从他的吩咐躺在地上,任由他杀死的人了。

    “你不愿意?”二狗的手在他面上拂过,尖锐的爪尖从他眼角刮过。

    “……不。”黑晴明勾起嘴角,主动揽住他的脖颈,挺起胸膛贴合上他的身体,将脸埋在他的肩上。他眼中没有丝毫感情,声音却带着暧昧的笑意:“我当然愿意。”

    那个轻易相信他所有谎言的少年早就被他亲手杀死了,如今活下来的是从怨恨中诞生鬼族,阴界之主。他不应该,也没有权利再对他有什么期待。只要能活下去,付出这样的代价……比起那些撕碎灵魂生生吞咽下的痛不欲生,又算得了什么?

    一个试探的吻落在他的颈上,獠牙轻轻从他皮肤上擦过。他昂起脖颈,发出刻意的喘息。像是得到了鼓励,更多的吻顺着他的颈落在他的锁骨,肩膀,胸前,如同一个毫无章法的野兽想要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獠牙划过皮肤,让他感觉有些疼痛,但他什么都没说,顺从的敞开身体任由对方索取。

    他不知为何想起最初见面时的场景,那时追随他的唯有雪女一人,还是他使了一些手段令雪女相信他才是真正的晴明……后来再见时,他已经费尽心机令大天狗臣服于他,又说服了两面佛与荒川之主。在整个过程中他都极为冷静和清醒,他清晰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是……在遇到二狗之后,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他试过引诱二狗为他效命,却反而成了栽得最狠的一次。他用了那么多方法都没能杀死这个男人,可笑的是对方竟然毫无察觉。而他不过是随口用一个拙劣的借口骗他进入八歧藏身的洞穴,他不仅相信了,还专门为他做了笛子。

    那个月夜,大概是他被分离出来后过得最平静的一个晚上了吧。

    这些本该被立刻遗忘的软弱情感,偏偏怎么都忘不掉。就算尽力将它们隐藏,还是不时会突然掠过脑海……

    正在失神时,二狗已经

    【以下内容回复可见】

 

 

    * 混个更……明天凌晨出发回国,这几天估计都没法更。回国后就可以开始联系出本子的事啦,希望能搞出来_(:з」∠)_本子的福利估计就是开车了(虽然拖到今天还没有写完orz),二狗X黑晴明的车,发一部分在这里,其余的悄咪咪放在本子里……要是最后出本子失败了,或者直到出本子的时候愚蠢的我也没能开完车,就以后再放出来……

    * 虽然号称是车不过基本都是黑晴明的心理之类的。这辆车基本跟我的文风一致,也就是【先让你们哈哈哈哈一会儿然后冷不丁虐一虐,在你们都懵逼时从容的走完剧情HE然后再让你们哈哈哈哈一会儿】,所以千万不要抱以太大希望……

   * 我为什么要让主角叫二狗……我为什么要让主角叫二狗……我为什么要让主角叫二狗……

 

 

评论(170)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