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九)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一~五):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62469
(六):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900eb
(七):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fac2f
(八):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60601b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其实本晴明有个计划。

    比如先把大天狗灌醉然后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

    然而他真的醉了我才发现所有计划都白费了。虽然我也没期待过大天狗喝醉了之后能给我跳一个扇子舞什么的,但是抱着我大腿睡得昏天暗地,本晴明把他翻来覆去揪掉十几根羽毛都不醒,这就有点过分了。

    我坐在树下,倒一杯酒,揪一根羽毛,喝一口酒,揪一根羽毛,遥望远方,揪一根羽毛……大天狗在睡梦中缩了一下肩膀,软哒哒铺开的翅膀抖了抖,倏地一下消失了。

    ……原来是可以收回去的吗?!

    啧。

    就在我盯着大天狗收起翅膀后露出的衣服背面思考为什么没有洞的时候,树丛后面忽然沙沙一阵响。我警惕的放下酒杯,就听见灌木后面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山蛙先生,慢一点啊啊啊啊啊——”

    “痛!!!不要揪我头顶的花啊!!!”

    一只庞大的山蛙猛地越过灌木上方,以排山倒海之势……一头撞在了树上。

    我:“……”

    大家好,我叫晴明,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守株待兔的故事。

    有一天,晴明坐在树下喝酒,腿上躺着大天狗。然后一只山兔突然出现了,她快乐的揪着山蛙头顶的小花,致使山蛙痛得没有看清路,一头撞在了树上。

    然后山蛙驮着的椒图也一头撞在了树上。

    然后椒图拉着的雪女也一头撞在了树上。

    然后雪女怀里的狐狸也一头撞在了树上。

    晴明高兴地捡起山兔,拿她做了一锅兔肉火锅。

    故事完。

    “晴明大人,兔兔没有干坏事!QAQ”山兔被我揪着耳朵拎在半空,可怜巴巴的说。

    我:“呵呵。”

    狐狸从雪女怀中跳出来,落地化作三尾狐。她紧张的看着在我手里晃晃悠悠的山兔,尾巴不安的晃动着:“十分抱歉,晴明大人……”

    山兔这种不起眼的小妖怪唯一的优点就是速度快,别说普通人,就是阴阳师都很难抓到。许多年前我曾经听闻有人前往退治一窝山兔,据说直到现在那个人一见到兔子还会呕吐不止。之前三尾狐也不知道从哪儿抓来一只山兔,我没在意,没想到一转眼就惹出个麻烦。

    ……这种小东西,拿来捣乱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们回来得正好。”我扫了一眼她手里的一捧花,有了一个主意,于是把山兔放下,亲切友好的揉了揉她的兔耳朵,微笑着问道:“想要新衣服吗?”

    “诶?!”山兔懵懂的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随手从三尾狐怀里抽出一朵野花,含在唇间默念咒文。粉色的花瓣转为浓烈到妖异的红。我将附着了咒的花放在掌心轻轻吹了一口气,血红的花瓣与黄色的花蕊脱离了花茎飘起,贴上山兔的身体化做一件金红色的和服。山兔奇怪的晃了晃头,不详的妖气从她周身散发出来,那双红色的大眼睛茫然的眨了眨,渐渐失去了焦点。

    我将那一捧花从三尾狐手中接过,递给山兔,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乖孩子,去找到你的同族,把这些花带给她们……”

    “……然后告诉她们,晴明邀请她们今晚去平安京参加花火祭典。”

    山兔抱着一大捧花蹦蹦跳跳的消失了。一想到这群小东西能在平安京引起多大的混乱,我就觉得心情十分愉悦。

    椒图还不清楚我做了什么。她兴高采烈的从贝壳里探出头:“晴明大人,我也想要新衣服!”

    “那今晚就随我一起去花火祭典吧。”我微笑着注视着她。

    “好啊好啊!”椒图开心的点头。她伸手拉了拉旁边三尾狐的袖子:“三尾狐姐姐,我们一起去玩吧!我也想看三尾狐姐姐穿新衣服呢!”

    三尾狐勉强笑道:“好啊……”

    “雪女姐姐也会去吗?”椒图问。

    雪女漠然的点头:“我会听从晴明大人的吩咐。”

    三尾狐的尾巴突然僵住了。她上前一步屈膝行礼,抬头盈盈笑道:“晴明大人,雪女还要为召唤阵做准备,请让妾身随您参加祭典吧!”

    我:“……”

    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别以为你笑呵呵的我就看不出你眼里全是英勇就义啊?!

    本晴明真的只是想带你们去祭典玩一玩,顺便欣赏一下白晴明大战暴走山兔之类的余兴节目啊?!

    并没有把你们做成狐狸肉串、冰淇淋球和人鱼寿司的意思啊?!

    ……突然饿了是怎么回事?!

    大天狗在我腿上翻了个身,从抱着我的腿变成枕着我的腿,将脸露了出来。也不知他梦见了什么,眉头皱起,睫毛抖动着,似乎随时都会醒来。

    三尾狐还想说什么,我竖起手指压在唇上:“不用再说了,今晚都随我去参加祭典。”

    她眼睛一下子黯淡下去,沉痛得就跟马上要被我做成狐狸围脖一样。雪女看看她,看看我,低头行了一礼,一手拖着陷入内心戏无法自拔的三尾狐,一手拖着只知道傻乐的椒图,淡定的退走了。

    她们都离开后,我低头看着大天狗。他脸上因为醉酒而升起的红晕已经褪了下去。没有吵闹的声音,他表情平静了一些。本就是由人堕落的恶鬼,在收起那对翅膀后,看起来更是与人类无异。那张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脸远比他清醒时看起来更无害,若是单看他的脸,很难想象究竟有多少人死于他手。

    这样的妖,还身为人类时,想必也很受欢迎吧。

    天狗乃是由侍奉神的祭祀或僧侣堕落而生的妖怪,不知他还为人时,侍奉的是哪一位神灵。

    还真是……嫉妒啊。

    ……

    临近傍晚时,大天狗终于睡醒了。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脸上的神色一变再变,惊慌和不知所措中还夹杂着一点心虚和微妙的……高兴?那张白净的脸红得比醉酒时更甚,他急急忙忙的坐起来:“晴明大人,我……”

    “时间差不多了,随我去参加祭典吧。”我打断了他。我可没兴趣听他一本正经的道歉,太破坏心情。

    睡过了一下午剧情的大天狗懵逼的看着我。

    雪女和三尾狐都化成人形,唯有椒图还坐在贝壳里。被雪女拽着贝壳拖到我面前时,她垂头丧气的甩着鱼尾巴:“晴明大人,我的妖力不足,化不成人形……”

    我用扇子敲了一下她的头,灵力顺着扇骨送入她体内,帮助她幻化出人形。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两条腿,试探着向前迈了一步……吧唧一下摔平在地上。

    “……好痛。”她捂着额头眼泪汪汪的说。

    我盯着她。

    连走路都不会,这样的手下,到底要来做什么呢?

    “晴,晴明大人,我一点都不痛!我……我马上就能学会走路,一定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在我的注视下,椒图用力擦掉眼泪,爬起来讨好的说道:“请不要抛下我……啊!”

    我看着又一次把自己拍平在地上的椒图,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抽出一张纸撕成小纸人,往地上一抛,一个全副武装的武士立在我面前。我指了指努力想要爬起来的椒图:“抱着她。”

    “是。”兵俑空洞洞的头盔下传出沉闷的声音。他弯腰将椒图抱了起来,跟在我们身后。

    整个京都的人似乎都走出了家门,一盏盏灯笼被挂起,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卖力吆喝的摊贩之间穿梭,远远望去一片热闹喧哗的景象,连城外都支起了架子。一个小贩将面具拴上丝带系在树梢上,风一起,一排或笑或怒的面具翻转着相撞,火光在面具边缘镀上一层柔和的暖色,竟像活过来一般。

    我注视着摊主隐藏在一张狐狸面具后的绿色双眼,在心中嗤笑。

    不仅是人,连妖也都出来了。

    “呐呐,大人您也想要一张面具吗?”摊主热情的笑着问,声音甜如蜜糖。他从身后的树梢上扯下一张面具递给我:“这张就很适合您哟~”

    那张面具额生双角,面容狰狞可怖,是一张般若鬼面。

    自嫉妒中诞生的恶鬼吗……

    我将面具拿起,又拿了一张红色的天狗面具递给大天狗,把一张符咒摆在摊位上。摊主笑眯眯的将符咒收起,声音依旧甜美:“大人请慢走~”

    我们走出一段距离再回头,摊主已经不见踪影,唯有那一排面具随风摇晃,显出几分诡谲。

    “晴明大人,”大天狗低声问:“需要我……?”

    “不必。”我将般若鬼面随手扣在头上:“他会再来找我。”

    魑魅魍魉,皆是从人心中生出的怪物,也终究逃不出人心。被心之咒驱策着的恶鬼,看似不可捉摸,实际只要掌握了他们的心,他们便简单得可笑。

    大天狗的心,我已亲手触碰过,却依旧无法掌控。

    真是……

    “哇!晴明大人快看!!!”椒图突然大呼小叫的指着一个摊子:“好多漂亮的东西诶!!!”

    那个摊子后面支起了一面布,零零碎碎挂着不少东西,摊位上还摆着五颜六色的小玩意。我心情不错,随口说道:“喜欢就去买吧。”

    椒图立刻一叠声的催促着兵俑上前,来回挑选了好一会儿,抱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糖果回来了。她笑嘻嘻的将糖塞给雪女和三尾狐,最后将一把蓝色的团扇递给我:“晴明大人,这把圆圆的扇子送给你!”

    我要圆圆的扇子干什么……

    我把东西都丢给大天狗。他抱着面具,扇子和糖果,茫然的模样十分有趣。我正想逗弄他几句,忽然察觉到一股灵力波动。我示意魂不守舍的三尾狐和始终面无表情的雪女自己去玩。几人离开后,我转向摊位之间的空隙,一个女人正站在那里。

    “啊呀,被发现了呢……”八百比丘尼从阴影中走出,脸上带着一贯的碍眼微笑:“不愧是 ‘晴明’大人呐。”

    “女人,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来告诉您那位大人的答复。”八百比丘尼的语气永远飘忽不定,就像她的人一样无法捉摸:“那位大人已经同意了您的要求。”

    呵,那种条件也一口答应,真当本晴明傻吗?

    反正也不过是互相利用。

    “很好。”我用扇子敲了敲掌心,瞥了她一眼:“你出现在这里,不怕遇到他们吗?”

    她微笑:“黑晴明大人不也来了吗?”

    本晴明和你可不一样,我可是有正经事的。

    比如遛狗。

    八百比丘尼看看大天狗,看看我,忽然转身望着远处的天空:“到时间了呢……”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朵硕大的烟花在漆黑的夜幕中炸开。周围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一起抬头望向烟花的方向,雀跃不已。烟花转瞬便铺满了天际,忽明忽暗的光映出一张张笑脸。

    “晴明大人……”大天狗忽然开口。

    “嗯?”我正抬手将般若面具转了个方向,正正的扣在脸上。听见他叫我,转头便看见他仿佛带着烟花缤纷光彩的眸中映出一张恶鬼般的脸。

    “我……”

    他的话被惊呼声打断。

    骚乱逐渐从远处传递而来,欢笑的人群中夹杂了不安的气息,随着骚乱加剧,人群开始不由自主的向一个方向移动。大天狗下意识的伸开手挡住拥挤的人群,妖力流转,就要显出妖相。我按住他的肩膀制止了他:“看着就是了。”

    “这可是今晚最精彩的表演。”

    惊呼声越来越近,地面在震动,混乱的源头终于现身。

    “嚯啦嚯啦——呀呼!”

 

* 【想要成功,你唯一需要的就是一队山兔】——摘自黑晴明语录

* 今天没什么细思恐极的话题了,硬要说的话就是新资料里的夜叉,一长一短的角,强壮的胸肌腹肌,白金的衣服配色,红色系的蓬松头发,本大爷的自称……酒茨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不过说实话,感觉有点难过啊,夜叉的设定和酒吞重复太多了吧……大概是睡前看了太多说这方面的负能量,昨晚居然梦见茨木追着夜叉跑,酒吞独自坐在一旁喝酒看着他……卧槽一大早的生生被梦虐醒了。

  突然又想写酒茨了,这大概是我这个啥cp都吃的人唯一不想拆的cp了吧。

 

评论(70)

热度(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