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剑三】80年代炮哥回忆录

    * 就算是一个突发性的小脑洞吧

    * CP大概是唐毒

 

     1

    我是一个唐门。

    就是那种【25烛龙23=2,来两个1w5dps,唐门1w8】的那种唐门。

    那是我大唐门最辉煌的时代,我告诉别人我是个唐门时,别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哦,那你dps能打多少?

    呵,你们以为我是那种唐门普遍2w以上我3千的唐门吗?

    我还真……不是。

    我是一个如同教科书般标准的,和人聊天三句话就能把整场气氛变成交流输出与配装的,为了dps能牺牲一切的极限脆皮天罗唐。

 

    2

    我的固定团团长是个咩。

    烛龙殿你们都懂的,一个满地boss,六个小怪的神奇副本。一般来说,其他固定团都有规定,引怪扣工资,但是我们团一直没有。

    因为每次第一个引怪的都是我们的大屁股咩团长。

    所以团里的气氛非常和睦,每次路上有人引了怪,大家都不会互相指责,而是第一时间问候团长的屁股。

    有一次我们团的花花打本时忘了关麦,在我们又一次因为大屁股咩团引怪团灭之后,我们都听见了花花一边拍桌一边怒吼:啊啊啊啊团长屁股太大了!!!

    紧接着,花花妈妈热情洋溢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大屁股好啊!大屁股生儿子啊!

 

    3

    先前说过,我是一只如教科书般标准的田螺唐,眼里除了dps什么都容不下。

    而且我是个哪怕开着加速器也有150的延迟都不能阻止我的dps碾压全团的犀利炮哥。

    我一直是我们团长的骄傲,每次他在外面跟别人家团长炫耀时,都把我叫过去,当场打木桩给他们看,完虐其他团长。

    但是,在本里时,每次开打前,他都一副苦逼脸对着我。

    因为我是个追求极限的脆皮炮,所有能加血的buff全来一套,血量也才勉强2w4。

    他总是在开打前这样对我说:炮啊,咱打个商量,你换件pvp裤衩呗?

    我的回答往往是举起千机匣对着他的脑袋:团长你再说一遍?

    大屁股咩团苦口婆心的劝我:炮啊,你要知道,活着才能输出啊!

    我很不解:没有输出,我活着干什么?

    最后还是顶着2w4的血量疯狂的碾压了全团的dps。

    以及继续停留在全团奶妈的黑名单上。

 

    4

    其实我操作真的不差。我是那种踏炎乌骓姓陆的马背挂件都要踩过来了,我也要放个爪子继续输出直到最后一秒才把自己从马蹄下拉开的犀利炮炮。

    而且也有过在全团都倒在雷神炮台下时奇迹般的存活,并且在大屁股咩团喊着让我自杀重来的背景音下,手持千机匣,帅气的把剩下一点血的老二给单刷了的记录。

    然而这也并不能改变奶妈们对2w4的我恨之入骨。

    我们团第一大奶秀曾经在摸箱子时感慨:得亏我心脏好,不然光看你的血条,我一个BOSS就能抽过去三次!

    花花立刻热情洋溢的开麦:秀秀我跟你讲,开打前你把人参含片压在舌头底下,可管用了!

    顶着全团谴责的目光,我不禁反思起了自己。

 

    5

    我有一个情缘,是个五毒。

    他之前的固定团,团长回老家结婚了,所以我把他拉进了团里。

    他来团里的第一天,全团都震惊了。

    大屁股咩团代表全团喷了我一脸:你情缘不是木桩吗?!

    我:……

    全团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大概都是【这年头炮哥都特么能找到情缘了,这游戏绝壁药丸】的眼神。

    情缘进团之后,我dps第一的地位遭到了严峻挑战。

    因为他是一个跟我一样追求极限dps的毒哥。

    当然,妥妥的也是个脆皮。

    打完第一个boss之后,大屁股咩团看着我们几乎不相上下的dps,以及更不相上下的血量,欣慰的叹气:不愧是你情缘!

    然后全团就这样淡定了下来。

 

    6

    自从情缘进团,我终于能找到一个肯在BOSS开打前陪我丢球十次,就为了增加那几十点攻击力的人了。

    但是一到打BOSS我们就变的六亲不认,疯狂比输出,赢的跳起九黎舞,输的自绝经脉。

    大屁股咩团曾经很不解的问我们:你俩拼这个是为个啥啊?

    我还没说话,我情缘,一个以露腰露背,妖娆无节操,就是不好好说中原话为个人卖点的毒哥就愉快的替我回答了:赢哩,今晚才能在上面嗦!

 

    7

    大屁股咩团沉默了一个BOSS的时间。

    全团奶妈们兴奋了一个BOSS的时间。

    终于,在乌龟面前,大屁股咩团开口了:那个毒经,切个奶!

    吃满小吃丢完球的我情缘一脸懵逼。

    同时,我收到了大屁股咩团的私聊:炮哥啊,咱这么多年的交情,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末了,他还补充了一句:加油,我站唐毒。

 

    8

    我们团是个帮会团,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团里好多都是时差党。

    我跟情缘也是。

    然而我们的开团时间是中国晚上八点,这就意味着我得早上六点起来跟团。

    有时候实在是起不来了,就不去了,这本来没什么。

    但是自从我情缘发言之后,我一次没跟团,第二天上线帮里的气氛就非常诡异。

    当我问谁去刷日常时,帮里的奶妈们都纷纷冲出来表示可以帮我刷日常,十二分的热情。

    要知道她们平时都恨不得让我靠千机匣上的龙血吸血自奶的。

    我胆颤心惊的去问大屁股咩团:发生什么了?

    大屁股咩团慈祥的说:炮哥啊,今儿个号就给我吧,我给你做日常,你再多睡会儿,好好休息啊!

    我受宠若惊:团长你说,飞成都还是洛阳,哪个木桩,要我帮你打爆谁?

    大屁股咩团闻言更加慈爱了:不用不用,今天别太累,养好身体啊,身体最重要。

    然后他补充道:毒哥已经跟我说了,你前天dps打输了,所以昨天早上没起来……我都懂。

    我:……

    大屁股咩团拼死才阻止了我退帮转阵营去干死我情缘。

    他声嘶力竭的喊道:炮哥你别冲动!想想老王的笛声!!你真的想去恶人吗!!!

    他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我决定继续守护从不吹笛子的老谢。

 

    9

    80年代烛龙殿雷神会掉一个神裤衩,叫做恭膺。我对它的怨念太大了,至今都记得它的名字。

    那是所有内功门派的神裤衩,所有唐门和极限dps的追求,然而我身上有个诅咒,叫做【只要我不去打BOSS就会掉恭膺】。

    我们固定团一共掉过两次神裤,两次都是我缺席固定团的时候。

    我的基友们一共见过三次神裤,三次都是他们喊我去打野团我却有事没有去的时候。

    我所背负的诅咒在我们帮有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叫做【炮哥的祝福】,基本每个内功dps在去打25烛龙殿野团前都会热情的跑来问我一声:炮哥你去吗?

    要是我回答不去,他们就带着【恭膺掉落加成十倍】的buff兴高采烈的去打本。

    要是我回答去,他们就面无表情的表示:哦,那我就不去了。

    我:……

    有一次睡得晚,第二天固定团估计起不来,所以就跟大屁股咩团说了一声,我明早不跟团了。

    大屁股咩团淡定点头:嗯,我知道了。那啥,你多注意身体啊!

    我:……

    然后回头他立刻在帮里的YY大喊:明天炮哥不去打烛龙嘿——!谁补位——!

    YY里顿时响起一片踊跃报名声。

    最后内功dps们在大屁股咩团的提议下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打木桩比赛,第一名顶替我去跟了团。

    顺便说一句,第一名是我情缘。

    然后真的掉了恭膺,并且被我情缘拍下,而他向我炫耀整整了一个月,直到我忍无可忍的买瑰石硬从雷神身上扒下了神裤衩恭膺。

    不过自从那天起,我情缘老是被全团奶妈若有若无的放生。

    理由是:渣男。

    我十分欣慰,然后回答了她们问我连续一个月在上面是什么感觉:我没啥感觉,就是毒哥哥说他屁股疼,呵呵。

 

    10

    大屁股咩团拼死阻止我情缘退帮转阵营来干死我。

    他声嘶力竭的喊道:毒哥你别冲动!想想老王的笛声!!你真的想去恶人吗!!!

    他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我情缘决定哪怕顶着老王的笛声也要干死我。

    我就这样跟我情缘从团结友爱变成了相爱相杀。

    并获得了全团的一致好评。

 

 

    tbc……

 

    * 跨年时想写点啥,回想了一下,不知怎么想起了剑三。我就是在今年,2016年A的剑三。既然想起来了就写点什么东西纪念一下好了。今年最后一天最后一篇文,怀念一下当年。我是在烛龙殿时期入的剑三,眼见着唐门辉煌过了整个80年代末期,开90时就不怎么玩了,后来有一天没有上线做日常,第二天也没上,第三天,第四天……过了好久才突然想起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原来我是A了……

    * 并不全是事实,有不少演绎成分,而且有些东西我也记不太清了,凑合着看看吧,现在还能记起80年代的,估计也不多了吧……

 

评论(24)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