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十)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一~五):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62469
(六):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900eb
(七):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fac2f
(八):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60601b
(九):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705d56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在街上一片混乱时,我顺着小路七拐八拐避开人群。远离了主街道后,周围变得越来越冷清,路边的积水倒映着晃动的月色,身后传来的喧闹声逐渐变得如同呢喃般细微。

    土御门宅,真是许久不见。

    白晴明应该已经闻讯去了祭典,我上前把手覆在门上,结界对于同源的灵力毫无反应,只稍稍用力便将两扇大门推开。月华洒入门后的青石地面,原本停在樱树上的黄色幼鸟飞了过来,落地变成一只幼童外貌的妖怪:“晴明大人回来啦!”

    “嗯。”

    “晴明大人回来的好快,麻烦已经解决了吗?”童女抓着我的衣袖,兴高采烈的说个不停:“童女和哥哥有乖乖帮晴明大人看家哦!童女有很认真的很努力的帮助晴明大人呢!……晴明大人可不可以摸一摸童女的羽毛?”

    “童女!”另一只蓝色的幼鸟落地化作童男的模样。他严肃的说道:“不可以缠着晴明大人!”

    “啊,哥哥……”童女蔫蔫的松开了手。

    这样的场景,上次看见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

    我伸手揉了揉童女的脑袋,她立刻扬起笑脸在我掌心蹭了蹭,眼睛笑成了月牙:“哇——晴明大人的手还是这么温暖呢!”

    童男一副头疼的模样:“抱歉,晴明大人,童女她又给您添麻烦了。”

    “童男。”我低头注视着他:“怎么,连你也不认得我了吗?”

    童男愣了一下,仔细看了我片刻,眼睛瞪大:“晴明……不,你是……黑晴明大人!”

    “诶?”童女茫然的看着他。

    “童女,快回来!!!”童男一把将她拉到身后,警惕的看着我:“他不是晴明大人!!!”

    “哦?童男,你真的分辨不出谁才是真正的晴明吗?”我勾起嘴角: “如今这个将一切全部遗忘的‘晴明’,真的是你认定的主人吗?”

    童男抿起唇,眼中出现游移的神色。

    我向他伸出手:“过来。”

    他一动不动。童女抓着他的手,奇怪的看看他,又看看我,满脸不解:“怎么了,哥哥?他就是晴明大人啊,只有晴明大人才会这么温柔的抚摸童女的羽毛,童女不会认错的!”

    “过来。”我加重了语气:“还是你更愿意跟在那个将你们遗忘的背叛者身边?”

    “……晴明大人。”童男最终低下头,化作一只蓝色的幼鸟飞到我的肩上。童女跟着化作黄色幼鸟飞到他旁边,用毛绒绒的小脑袋在我颈上蹭了蹭,安心的团成一小团合上了眼睛。

    我顶着两个小毛团刚要往外走,余光忽然瞥见树下的石桌上放着一张封印卷轴。大概是白晴明走得太匆忙,没来得及将它收起来。我走到桌边扫了一眼,随手解开了封印。

    一丝丝血腥气飘散,一个妖娆的人影伴着枫叶出现在我面前。她一见到我便扑了过来:“晴明大人——!!!”

    我伸手挡住她。

    她抱着我的胳膊,抬头注视着我,那张美艳动人的脸庞上带着甜蜜到梦幻的笑容:“晴明大人,红叶见到你好高兴啊!我还以为晴明大人不喜欢红叶了,才会把红叶关起来……”

    红叶……哦,是那个偶然见到的濒死鬼女。这张美丽的脸一点点腐烂的模样我还记得,尤其是,在她的生命凋零之时,眼中闪烁的光却没有一丝黯淡,实在令人惋惜。

    所以我教了她一个方法,一个让她的容貌足以配上那双不甘于死亡,对世界充满着眷恋的眸子的方法。如今这双猩红的眸中满是喜悦与憧憬,配上这张动人心魄的美丽面容,足以让任何男人动心。

    “怎么会呢?”我笑着抚摸她的脸颊:“红叶如此美丽,我怎么会不喜欢?”

    “晴明大人……”红叶眼中蒙上了一层泪水。她把脸贴在我的手心,声音哽咽:“太好了,红叶知道晴明大人一定会喜欢我的……哪怕要忍受吞噬血肉时恶心的触感,只要能变得美丽,只要晴明大人喜欢红叶,就都没有关系……”

    “乖孩子。”我看见她眼中迸发的炽热爱意,满意的笑道:“红叶,为我做一件事。”

    “红叶都听晴明大人的!”红叶激动的说,紧紧抱着我的胳膊。

    “我要你——”

    “晴明大人!”大天狗忽然从门外进来:“祭典上的骚乱已经被解决,白晴明正在……”他说到一半停住,震惊的看着快贴到我身上的红叶。他猛地转头看着我,睫毛颤动了几下,就那样一直盯着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一阵心虚。

    “晴明大人……?”红叶疑惑的看着我:“您要红叶为您做什么呢?”

    “……变回从前的模样。”我把视线从大天狗身上收回来,低头注视着她:“我要你变回从前的红叶。”

    红叶眼中顿时又蒙上一层泪水:“晴明大人不喜欢现在的红叶吗?”

    “喜欢。”我温声道:“为我不顾一切的红叶我很喜欢,但是从前那个懂得为自己感到羞愧的红叶更加美丽。”

    红叶不解的看着我:“懂得为自己感到羞愧……?”

    “是啊,懂得为自己做下的事感到羞愧。”我轻轻抚摸着她白皙柔软的脸颊:“为了获得这样美丽的容颜而吞噬其他活物的血肉,多么,多么值得羞愧的事啊……”

    “从前的你,至少有一颗美丽的心。然而如今……”我微笑着将她推开:“真是丑陋啊,即使是这样绝色的容貌,也无法掩盖从你心里散发出的腐臭气息呢……”

    “晴,晴明大人……”红叶怔愣的看着我,无措的问道:“不是晴明大人告诉红叶,这样可以变得美丽……”她惊慌的扑过来,哽咽着哭喊道:“不,不要讨厌红叶!!!晴明大人,求求您,求求您不要讨厌红叶!!!您希望红叶变成什么样子,红叶一定会改的!!!求求您……求求您……”

    我竖起手指,言灵·缚将她的身形定在原地,看着她身上的妖气随着她情绪的变化而越来越不稳定的拨动着,直到突破了某个点,沾染了血腥气的妖力爆发开,她的容貌变得更加妖艳,血眸却变得浑浊,两行血泪顺着她的脸颊流淌而下。

    “晴明大人……”

    “晴明大人——!”

    “晴明大人!!!”

    在她一声比一声更加凄厉的尖啸中,我笑着把那张般若鬼面留在桌上,转身走向大天狗:“走吧。”

    走到街口时,我还能听见院中传出红叶癫狂的嘶吼。

    【日常:给白晴明添堵2/1,完成】

    今天超额完成了任务呢,黑晴明大人我真是棒棒哒!

    “……晴明大人。”我们沿着小巷返回时,大天狗忽然轻声唤我的名字。

    “嗯?”我转头看着他,不经意看见在我肩膀上挤成一团睡觉的两个毛团,一时突发奇想,把两只毛团拎下来,对他说道:“把手伸出来。”

    他茫然的伸出手。

    我把两只毛团放在他手心里。因为位置变动,黄毛团歪倒在他手上打了个滚,差点从掌心边缘滚下去,他手忙脚乱的把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祭扇面具都掖在腰带上,双手捧住两只毛团。

    因为小路上并没有人,他已将自己的双翼放出来,此时手里捧着两只同样长翅膀的毛团,还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简直像捧着自己宝宝的傻爸爸,太有意思了。

    我忍着笑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他呆呆的盯了两个毛团一会儿,又呆呆的抬头看了我一会儿,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却仍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祭典的骚乱被解决得很快,等我们回到主路时,已经又是一副热闹的景象。我找到雪女时,她正头顶着一只红色的狐狸,手里抓着一个抱着椒图的兵俑,艰难的让一行人不被人流挤散。没心没肺的椒图显然玩得很高兴,她脑袋上戴着一个不知哪儿来的鱼头面具,怀里抱着一大捧东西,还努力把一个狐狸面具往面无表情的雪女头上扣。

    “晴明大人,你的面具怎么不见了?”椒图把面具给雪女系好,转头看见我,居然没问我去哪儿也没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而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心情颇好,不想与她计较,随手把大天狗腰上的面具取下来扣在头上:“在这里。”

    “诶,那大天狗大人不就没有面具了……”椒图扫了一眼摊位,高兴的指挥兵俑挤到一家面具摊前,抱起了最大的一个,伸长手把它整个扣在了大天狗头上:“这就好啦!”

    我一看,那是个丑陋无比的天狗面具,摊主还很有创意的在面具后面接了一堆毛蓬蓬的白毛,简直像个头罩一样把大天狗整个脑袋都扣在了里面。

    我:“……”

    住手!!!

    你知道本晴明为了扭转大天狗的形象做出了多少努力吗!!!

    连基佬紫的袍子都换成深沉的紫黑色了!!!

    就是为了不让他戴这个丑爆了的面具!!!

    我满怀希望的看着大天狗,希望他的审美能够受到我认真挑选的紫黑色狩衣影响,然而我的希望落空了,他一动不动的捧着两个毛团,没有对这个丑爆了的面具提出任何反对。

    我挣扎着试图劝说他把面具取下来:“……这样会热吧。”

    “是哦……”大天狗还没说话呢,椒图打量了一下全封闭式的面具,点点头,直接把面具拿了下来。

    我松了口气。

    接着椒图掏出了一根头绳,三下两下把大天狗的头发捋到脑后扎起来,笑眯眯的说:“这样就不热了哦!”

    我:“……”

    他的刘海都被撸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只有一缕短发垂下。因为伪装的缘故,发色已经变作最普通的黑色,再配上那张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俊秀容貌和干净的白色狩衣,看起来就像谁家的贵族少年出来游玩。旁边路过的女孩看见他都羞涩的低下头,嬉笑着跑开了。

    我面无表情的拿起那个头罩面具扣在了他头上。

    这样的脸露在外面是想干嘛,你这个随便勾引人的魅妖狗!

    “诶?”椒图奇怪的看着我:“晴明大人不是说大天狗大人会热吗?”

    “他不热。”我把他手上的两个毛团拿起来放到红色狐狸头上,扯过另一家摊子上挂着的一套非常厚实非常难看的蓝袍子塞进去:“穿上。”

    大天狗乖乖把蓝色袍子套在了身上,厚实的衣服让他的腰看起来粗了一整圈。

    还是细。

    “……真的不会热吗?”椒图嘟哝。

    “不会。”我继续面无表情的扯过一件又肥又大的难看暗红裤子和看起来跟围裙似得白色褂子也扔到他身上:“这两件也穿上。”

    大天狗把两件难看得不相上下的装备套上,再配上那个奇丑无比的面具,看起来就像个中年发福的老男人。

    一个审美异常中年发福的老男人。

    很好,这才是一只正经的好天狗应该有的打扮。

    本晴明很满意。

    另一个路过的女孩看了我们一眼,脸一红,低头跑掉了。跑就跑,还不知道为什么把手里的手绢往大天狗身上扔。大概是匆忙间扔歪了,不小心掉到了我手里。

    我:“……”

    ……好气哦,这只魅妖狗穿成这样也能勾引人吗?!

    我转头在摊位上找更难看的衣服,刚看好一件红衣绿裤金铠甲,腰上还不知道为什么倒挂着一把纸扇,简直土爆了的袍子,还没拿下来,大天狗忽然唤道:“晴明大人。”

    “嗯?”我瞥了他一眼。

    他走到我面前挡住了那件跟戏服似得丑袍子,伸手把我推到头顶的面具拉下来遮住脸。我透过面具上的两个洞看见他退后一步,把我的面具调整了一下,那个丑爆了的老头天狗面具上下点了点,接着就迅速转向一边,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得。

    我:???

 

 

    * 今天的细思恐极话题又是晴明sama。

    重新回顾关于酒茨红叶那几章剧情时,不知道是不是有了‘白晴明不是小白花’这个先入为主观念的原因,我发现白晴明说话的技巧简直了!!!

    他面对酒吞指责时先表示如果这是我做下的事我愿意接受惩罚,等其他几个人都争先恐后替他辩解这件事绝不是他做的之后,然后又说他希望得到一些时间搞清楚原因。

    之后红叶的事也是同一个套路,他也是先说了愿意付出代价,等大家替他说过话之后才说了几句看似不是辩解,其实却令酒吞产生‘这可能不是他做的’的怀疑,然后又凭武力击败他(我觉得这时候酒吞因为他的爽快已经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并且因为怀疑的缘故放水了),令酒吞无论哪一方面都无话可说。有种步步为营,把酒吞茨木和其他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然而大家还都觉得他是个实心好人的感觉……

    心机晴明。

    (然而还是很希望原本过场画面里那个温柔微笑着的晴明回来啊……我现在看这个不笑的晴明简直浑身发冷)

    * 舞兔天团可能是无敌组合了,为了红叶十我都把兵俑升到4星满堆了68%的命中,然而还是毫无卵用,最后居然是靠四兔一草过的……然后顺便拿这个组合去把魂十的成就刷了,心情复杂。

 

评论(52)

热度(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