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一目连】神明与神明的日常(上)

    * 一目连中心

    * 前期治愈后期致郁向

    * 不管怎么甜切记可能BE

 

    1

    香取山的东面还有另一个神明。

    这是一目连听前来风神社祈愿的人偶然间提起的。

    “如果在村口那棵最古老的紫藤树下许愿,神明就会实现你的愿望。”——这是一个男人说的话。他在饱含期待的诉说时并未注意到掌管风的神明自房梁上投下的好奇目光。

    实现愿望的神啊……应该是一位很好相处的神明吧?也许可以向他请教一下……诞生不过十几年的风神这样想着,招来风载着自己向香取山的东面飞去。

    那个以紫藤闻名的村子并不难找,远远便能望见盛开的大片紫色,如烟如雾的笼罩着整个村子,而其中最为壮阔的就是那棵被人提起的紫藤树。一目连乘着风落下时,恰好看见一个少年虔诚的双手合十,在树下喃喃的说着话。

    “紫藤爷爷,请允许我摘下一束花送给希子……她一定会喜欢的吧?……请您保佑我告白成功,拜托了!”他说完,踮脚摘下一束紫藤,小心的捧在手里,神色喜悦又羞涩,像是在想象心爱的姑娘收到花时的笑容。

    一目连觉得十分有趣,也学着他的样子走到树下。香甜的味道从四面八方包围着他,连投在地上的影子都仿佛映成了浅紫色。他抬头望着如帷幕般垂下的一束束紫藤花,忽有所觉,回头便看见一个披着紫色羽织的青年。他的发亦是紫色,顺着肩膀倾泻而下,发尾浅的近乎于白色,五官漂亮得如同缀满树梢的紫藤花。

    “你也是来求花的吗?”他这样问着,一缕发丝卷起,发尾忽然生出细细的枝芽,转眼便开出一束繁茂的紫藤。那缕发勾着紫藤花递到他眼前,青年紫色的眸子眨了眨,见他没有接,疑惑的歪了一下头,那束花也跟着颤了颤。

    果然是从紫藤木中诞生的神明吗……

    一目连伸出手,那束紫藤便落进他的手中。与花相连的细枝重新化为发丝缩回,带起隐约的花香。

    “谢谢。”

    青年点点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微微抬头望着一目连头顶的方向。一目连奇怪的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他再转回头,青年依旧看着那个方向,像是在发呆。

    “你在看什么?”他好奇的问。

    “……啊?”青年愣了一下。他慢悠悠的答道:“我什么都没看呀?”

    一目连奇怪的看着他空茫得没有焦点的双眸:“那么,你是在做什么?”

    “我在晒太阳。”青年回答。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紫藤花落在他的脸上,令他的笑容也仿佛带着清甜的香气。他说完话,似乎才反应过来,露出惊讶的神色:“咦,你看得见我?……你是谁?”

    真是个迟钝的神明啊……一目连无奈的看着躺在手掌中的紫藤花。连花都送给他了,竟然才发现自己可以看见他吗……

    “我是一目连,住在香取山北侧的风神。”他说:“你呢?”

    “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紫藤爷爷。”青年说。

    紫藤爷爷……一目连看着他年轻而华美的容貌,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就这样认识了香取山东面那位可以实现人类愿望的神明。

 

    2

    “你问我为什么要实现人类的愿望?”

    “是的。”一目连点头。

    “唔……因为这样他们会很高兴吧。”紫藤木中诞生的神明这样答道。

    他们正坐在紫藤树上,望着在树下玩耍的孩子们。有几个顽皮的男孩顺着紫藤树爬上爬下,互相攀比谁爬得更高。一个孩子不小心没抓住树枝,眼看就要掉下去,一根紫藤木立刻伸出,把他轻轻推了回去。

    男孩一点都不害怕,笑嘻嘻的用小手拍着树干:“谢谢紫藤爷爷!”

    周围的紫藤花微微晃了晃。坐在一目连身边的青年也很高兴的晃着脚。他垂在身后的发丝随着他的心情变化,忽然间开出几束沉甸甸的紫藤花。

    一目连忍不住用眼睛的余光瞥着那几束坠在他发丝中的紫藤花。

    原来花木中诞生的神明在高兴时头发会开出花啊……他这样想着,觉得十分有趣。

    “你要吗?”紫藤友好的问。开出花的那些发丝卷起,把一束束的紫藤花递到他面前。一目连伸出手,那些花纷纷自己从发丝上脱落,掉进他的怀抱。

    一目连看看满怀的紫藤花,又看看紫藤背后另外几缕不自觉伸长,化为树藤与身下树干纠缠在一起的发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道:“花落下来的时候会疼吗?”

    “不会呀。”紫藤正探头望着树下几个用细藤编织花环的女孩。他张开手,几根白皙的指尖同样生出枝芽,学着她们的样子让藤蔓弯弯曲曲的缠绕成花环的模样。在花环成型后,紫藤花也随之绽放。他将花环从手指上掰下,递给一目连:“喏,送给你。”

    “谢谢。”一目连把花环随手戴在头上。他没有可以作为回礼的东西,想了想,站起来说道:“请等我一会儿。”

    “好啊。”紫藤点头。

    一目连招来风,乘着风回到自己的神社。他摘下一片宽大的树叶包起用来供奉他的唐菓子,再度随风一起飞到紫藤树下。那些孩子们依旧在玩闹,可坐在树干上的青年却不见了踪影。

    “……紫藤?”

    “我在这里。”紫藤的声音从他脚下传来。

    一目连低头,看见一段纠缠在树干上的紫藤木慢慢解开,扭曲纠缠成人形,然后褪去粗糙的木质外表,变成紫藤的模样。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阳光太舒服了,我一走神就……”他一边说一边回身扯着自己缠绕在树上的发丝,苦恼的皱起眉:“啊呀,又缠在一起了……”

    “又?……以前也会这样吗?”一目连哭笑不得。

    “会啊……有时候要解好几天……”紫藤心不在焉的答着,努力扯着那些像麻花一样卷在一起的树藤。

    这还真的是……一目连叹了口气。他把唐菓子递给紫藤,动手帮他解开纠缠在一起的细藤。等他好不容易把那些柔韧的树藤理顺,回头却发现紫藤正捧着唐菓子发呆。

    “怎么不吃,是不合胃口吗?”他问。

    “……啊?”紫藤转头看了他一眼,用一贯慢悠悠的语调答道:“我在吃呀。”

    “在……吃?”

    “是啊。”紫藤把手摊开给他看。那只捧着唐菓子的手的指尖伸出几根细细的根须,插进了唐菓子之中。紫藤盯着唐菓子可人的外表,嘴角微微向下撇,看起来十分委屈:“根被黏住了……”

    一目连:“……”

    他好笑的拾起一个唐菓子,张嘴咬了一口,对紫藤说道:“这样吃才对。”

    紫藤哦了一声,学着他的样子咬了一口唐菓子。

    “好吃吗?”一目连问。

    紫藤摇头,费力的把唐菓子咽下去,非常直率的说道:“不好吃。”

    “那你喜欢吃什么,我下次给你带?”

    “小溪里的水!”紫藤立刻说。他望着山林的方向,紫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他们每天都会打溪水浇在我的根上,比地下水好吃!”

    一目连:“……”

    听起来确实是花木的食谱没错……?从人类祈愿中诞生的风神不确定的想。即使变成了神明,紫藤木也只需要水和阳光吗?

    还真是……容易满足啊。

 

    3

    一目连注意到紫藤确实不负【实现愿望的神明】这样的名字。他总是坐在树上聆听着前来树下祈愿的人类诉说的愿望,然后努力的去实现它们。

    祈愿土地丰收的,他便让栖息在树冠中的鸟雀去吞吃田地里的害虫;

    祈愿儿女成材的,他便在天气闷热时摇动枝叶为努力读书的孩子带去一丝凉爽;

    祈愿姻缘美满的,他便在他们路过时刻意洒下花瓣……

    诞生不过十几年的风神从他身上看到了身为神明的责任,也学着他的样子去帮助人类。可他却发现自己总是做不好,被他帮助过的人类也许一时会感激他,更多的时候却会无缘无故的产生怨恨,令他十分不解。

    “因为……人类其实不需要太多帮助啊。”紫藤这样说。

    他难得的离开了自己的领土,在一目连的邀请下与他一同行走在受风神庇护的村子中。这座村子比紫藤所在的地方繁荣许多,已经接近于城镇。神明由人类的祈愿中诞生,所以拥有着与人类相同的外表。他们不需要幻化,只需要令其他人看得见自己便能安然的走在人群之间。

    “我不明白。”一目连坦率的说。

    “唔……”紫藤歪头想了想,忽然指着路边一个因为跑得太急而跌倒的孩子:“就比如……你想帮助他吗?”

    一目连看着那个因为跌破了膝盖而哇哇大哭的男孩,点点头。但在他用法术治好男孩的伤之前,紫藤制止了他。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颗苹果糖,蹲下来在男孩面前摇了摇。

    男孩闻到苹果糖香甜的气息,哭声不由弱了一些。

    “不哭的话就给你哦。”紫藤笑眯眯的说。

    男孩盯着苹果糖,又盯着自己破皮的膝盖,使劲儿抽了抽鼻子,点点头。

    紫藤把苹果糖递给男孩,他舔了一口甜甜的糖浆,破涕为笑。他的母亲随即赶来,连忙向他道谢。男孩委屈的向着母亲伸出手,被母亲抱着匆匆回家去。

    “为什么不让我治好他的伤?”一目连不能理解。

    “他磕破了膝盖,很疼,下次就会很小心的跑了。但是如果你一下子治好他,他就不会记得了。”紫藤慢悠悠的说:“人类和草木都是一样的,只要给他们浇水,让他们晒到阳光,他们就会自己长大哦……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小心的不让他们接触风雨和干旱,他们的根就会扎得很浅,那样当你无法庇护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一下子被风吹断。”

    一目连若有所思。

    “但如果小孩子被妖怪抓走,还是要快点找回来。”紫藤突然严肃的说:“就像有人要砍树时一定要拦着一样。”

    “嗯。”

    “也不可以给小孩子太多糖,他们的牙齿会坏掉。”

    “嗯……”

    “但是可以把花送给他们,让他们拿回家做成香囊去卖掉,换成钱养活自己。”

    “……嗯……”

    紫藤说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他歪头想了想,似乎没什么了,于是高兴的点点头,最后对一目连说道:“要做一个庇护人类的好神明哦!”

    “……好。”一目连失笑。他认真的许诺道:“我会成为一个庇护人类的好神明。”

 

    4

    几天后的夜里下了一场暴雨,第二天早上一目连发现风神社前的一棵老树被刮断了一根大枝。他忽然想起紫藤,不放心的驱使着风来到村子,一眼就看见紫藤树下撒了满地被风雨刮断的树枝,而紫藤就闭目躺在树枝之间一动不动。

    “……紫藤?”一目连吓了一跳,慌忙跑到他身边扶起他。

    “嗯?怎么了?”紫藤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你……没事吧?”一目连看着他背后的头发。方才他躺着一目连并没有发现,把他扶起来才看到那些发丝都钻进了泥土,只露出接近发顶深紫色的那一小部分,看起来十分怪异。

    “没有啊。”紫藤眨眨眼。他注意到一目连在看他的头发,便卷起一缕从泥土中拔出,给他看化为根须的发梢:“我在吃饭呢。”

    一目连:“……”

    “昨晚下了好大的雨。”紫藤心满意足的把那一缕发丝重新插入泥土:“好久都没吃这么饱了!”

    “……你没事就好。”一目连不知该做什么表情。他看着周围零落的树枝和被风雨刮得满地都是的碎花,又有些担心:“折断了这么多树枝,不要紧吧?”

    “没关系呀,还会再长出来的。”紫藤看了一圈,伸手拿起一根比较完整的递给一目连:“你要吗?只要插在树根旁边,经常浇水就可以长出来,很容易活的!”

    一目连只好接过树藤:“好吧……”

    即使已经认识了两个月,他还是常常被这位花木中诞生的神明弄得哭笑不得。紫藤要比他早诞生几十年,作为神明经验丰富,可平常交流时却常常让他感到无力。大约从花木中诞生的神明都是这样吧,总是一副慢悠悠的模样,即使有了人形也依旧把自己当做一棵树藤。

    一目连怀疑如果不是自己扶起他,紫藤可能过一会儿就会因为吃得太饱而忘记维持人形,变回一棵紫藤缠到树上去。

    说不定又会不小心把自己缠成麻花,然后再花好几天的时间解开……

    看见他接过树藤,紫藤显然很高兴。他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话:“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孩子哦!”

    一目连:“……诶?”

    他吓得差点把树藤丢出去。

    “我听人类就是这样说的。”紫藤完全不知道自己吓到了神明同伴:“他们说村子里的紫藤都是我的孩子,那这一根也是吧!”

    “这样说来……好像也对……”一目连纠结的说。

    就是他突然不敢种了……他又没有种树的经验,万一把紫藤的孩子养死怎么办?!

    听起来就很糟糕的感觉……

 

    4

    一目连捡到一只受伤的小鹿。

    身为风神,他可以操纵狂风掀翻森林,也可以使风凝结为盾守护别人,可唯独对治疗很是苦手。施法治愈人类的小伤小痛还好,可对于这只小鹿折断的前肢,他却毫无办法。他想起一般草木化为的妖怪都会有治愈的能力,便抱着小鹿去找紫藤。

    他落到紫藤树下时,紫藤正一如既往的坐在树枝上发呆——或者说晒太阳。紫藤的花季已经接近尾声,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紫色的花毯,树枝间反而稀疏得多。一身紫色的紫藤坐在绿色的树叶间比平时明显得多,他一眼就看见紫藤腿上还躺着另一个人。

    一目连从来没见过紫藤身边有其他人,不由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一目连,你来啦?”紫藤看见他,高兴的挥了挥手。

    “嗯。”一目连点点头,踩着风一步步走到他旁边,将怀中抱着的小鹿递给他:“你懂得治愈之术吗?”

    “会的呀……啊,有点严重呢……”紫藤点头。他伸手把小鹿抱在怀里,浅紫色的灵力轻轻覆上它前肢的伤口,流血的伤口迅速止血。他的指间蔓延出细藤,把小鹿的前肢包裹固定好。一目连看见小鹿的身体不再颤抖得那么厉害,微微松了口气。

    “在骨头长好之前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紫藤嘱咐着小鹿。

    小鹿点点头,温润的眸中闪着人性的光。它低头舔了舔紫藤的掌心以示谢意,紫藤却误以为它饿了,很大方的用灵力在发梢末端催出一小丛叶子递到它嘴边:“吃吧。”

    小鹿乖巧的低头嚼起了树叶,看起来就像在嚼紫藤的头发。

    一目连:“……”

    嚼着别人头发的和被嚼头发的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唯一一个觉得这个画面有点怪异的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没有说话,另一个人却发出含糊的声音:“……什么东西?”

    躺在紫藤腿上的人被小鹿的动静吵醒,懒洋洋的睁开眼睛。那是个看起来很瘦弱的男人,身上十分随意的穿着一件袍子,腰带松松的系着,不在意的露出一小片胸膛。他打了个呵欠,虽然坐了起来,却仍然像没骨头似得靠在紫藤肩膀上。

    “你是……?”

    “星熊。”男人身上散发着明显的酒气。他一只手搂着紫藤的腰,另一只手抬起来摇了摇,算是打了个招呼。他就像趴在自己所有物上的野兽,一边昭示着主权,一边看似慵懒的投来一瞥。

    一目连觉得有些不舒服。不仅是因为他感受到男人身上如有实质的鬼气,更多的是因为那只抱着紫藤的手。

    “鬼王星熊?”

    “喔,神明大人知道我?”星熊似笑非笑的眯起眼睛。

    “他是一目连,是住在香取山的北面的风神。”紫藤介绍道:“是我的朋友。”

    “嗯……没听说过……”星熊心不在焉的说着,下巴搭在紫藤肩膀上蹭了蹭,另一只手也不安分的搂了上去。

    一目连愤怒的瞪着他,却碍于不清楚他和紫藤的关系而无法出言制止——因为紫藤表现得习以为常,还主动伸出手给他摸。

    “没有以前香了……”星熊不满的嘟哝。

    “因为花季快过去啦。”紫藤说:“你今年来晚啦,再过一个星期我的花就会掉光了。”

    星熊恋恋不舍的放下紫藤的手,不经意瞥见一目连不解又愤怒的眼神,突然笑起来。他握着紫藤的手冲他摇了摇,语气随意得像在挑衅:“你要不要也摸摸看?”

    紫藤乖乖的由他握着手,比怀里啃着他头发的小鹿还要乖。可目睹一切的一目连心中却陡然生出滔天的怒火。风环绕在他周围,令他粉白的发在空气中上下浮动。凝练压缩的风卷起满地的落花,隐隐形成了龙形。风龙低低的咆哮,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星熊不慌不忙的挽起袖子,还有闲心对紫藤笑:“你这个神明朋友好像很不喜欢我摸你啊……”

    紫藤面露茫然,完全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一副马上要打起来的模样。听见这句话,他恍然大悟,自以为弄清了一目连生气的理由,于是伸出手,十分友好的说:“一目连,你想摸的话也可以啊。”说完,他还认真的补充道:“摸树藤和花没关系,很结实的,踩也踩不坏,但是摸我的根须的话要轻一点,不要弄折了……”

    一目连:“……”

    星熊哈哈大笑。

    “我说,这位风神大人……你该不会以为我看上了这根木头吧?”他一条胳膊搭着紫藤的肩膀,笑得不能自已:“光脸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胸比我家的小桃花还平……哎呦!”他屁股底下的树藤突然高高的竖了起来,把他掀了出去。紫藤晃了晃坚韧的树藤,慢悠悠的解释道:“我不是木头,我是紫藤木。”

    一目连大概也清楚自己误会了,但听见他们的对话,那种熟悉的无力感又回来了。风龙因为他情绪的变化而散去,卷起的花瓣漫天飞舞,远远望见的人类纷纷发出惊叹声。

    几分钟后,星熊指挥一群妖怪搬来大桶大桶的水,紫藤把左手插进一个装满水的大桶,它迅速分化出十几条根须吸着水,而右手的树藤却一滴滴流下泉水。被紫藤木滤过的水也带着清甜的花香,站在桶边的狸猫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可惜啊,小桃花的花期只比你早一个月,酒刚埋下,还没酿好……”星熊看着逐渐装满水的木桶,遗憾的咂咂嘴:“不然还可以请你尝尝桃花酿,绝对是珍品……”

    “吾王!!!”娇小的桃花妖恼怒的踢了一脚他的小腿,脸烧得通红:“不要用拿我洗澡水酿的酒炫耀啊!!!”

    一目连:“……”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除了紫藤之外的花木妖怪,看起来完全和慢悠悠又好脾气的紫藤是两个类型。他好奇的问道:“花木妖怪的脾性是不同的吗?”

    “这个嘛,大多脾气都很好,我家小桃花可能是例外吧……”回答他的是星熊。他摸着下巴,不太确定的说:“但像紫藤这么木头脑袋的还是少数……”他转头望着村子,感慨道:“也只有他会在这种破村子里一呆呆上几十年吧……”

    花木妖怪并非不能离开本体。就像桃花,只要她愿意,她可以附在任何一棵桃树上。而像紫藤木这样以攀附大树维生的存在更是随便那棵树都没问题。不过……

    “因为他很喜欢这些人类吧?”一目连轻声说。

    他依旧对随便动手动脚星熊没什么好感,但他也清楚对方的举动其实跟靠在树上休息的人一样,没有特别的意义,充其量是喜欢紫藤花的香气罢了。

    “毕竟是神明嘛……”星熊撇嘴。从人类的祈愿而诞生的家伙,无论本体是什么,都是神明,完全不同于自己生出神智的妖怪。他们天生就对人类有好感,喜欢庇护人类。如果不是这样,他又怎么会每年都这么麻烦的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讨水?

    星熊弯腰抱起装满水的巨大木桶。需要五六个妖怪才能费力扛起的木桶他抱着就像个玩具一样轻松。他一手一个大木桶,对紫藤飞了个媚眼:“小紫藤,明年再见哟~”

    紫藤坦然的接受了媚眼,依旧高高兴兴的点头:“好啊。”

    妖怪们欢呼雀跃的离开后,紫藤树下又恢复了宁静。紫藤抱着吃饱睡着的小鹿,细心的调整着固定它前置的树藤,好不至于让它感到难受。一目连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指尖蔓延出藤蔓,不知怎么心里一动。

    “我……可以摸摸你的手吗?”他问。

    这句话一问出来他就后悔了。但在他道歉之前,紫藤已经大方的把右手伸到了他面前。他左手还缠着树藤编织着支架,右手却普通得如同人类的手,只不过指甲天然透着淡淡的紫色,在阳光下如琉璃一般。

    一目连盯着那只手,忍不住还是轻轻用手指碰了一下。

    硬的。

    一目连:!!!

    他顾不上其他,难以置信的用手捏了捏那只看起来柔软又白皙的手——触感坚硬而粗糙,屈指敲上去还会发出敲实心木头一样的声音。

    一目连:“……”

    风神大人今天也感受到了不同物种之间的冲击。

 

 

    * 大过年的开报社脑洞似乎不太好……总之,先甜一甜吧。

    * 星熊参考上一篇【往事如酒】

    * 不造有多少小天使看过四神系列……因为老是有小天使在统计下留言询问,现在这里一起说一下:因为作者懒癌末期,四神系列的校对排版插图才刚刚搞完(还是原来的封皮),正在联系打样本。打完样本没问题的话再联系寄售,等都搞好之后会在lofter里发地址的。文修改了一些,暂定三个彩蛋,一个是二狗黑车,一个是养水獭那只小鬼族的番外,最后一个是个搞事的大计划,我先不说……

 

评论(26)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