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一目连】神明与神明的日常(中)

    * 一目连中心

    * 前期治愈后期致郁向

    * 不管怎么甜切记可能BE

 

    上的地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08d279

 

    5

    盛夏来临的时候,所有的紫藤花都谢了。一眼望去,身披紫色羽织坐在树冠中的青年仿佛是一束迟迟不肯离枝的紫藤花,固执的挂在转为浓绿的枝桠之间。

    ……真的挂着。

    一目连在树下看着把自己挂在某根树枝上的紫藤,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你又在做什么?”

    “太热啦……”紫藤慢悠悠的腔调没精神的从树上传来。他趴在一根树枝上,任由自己的四肢和衣摆自然下垂。长长的发丝从树枝侧面垂下,浅色的发尾打着小卷:“叶子都晒蔫了……”

    明明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一目连却十分想笑。他想了想,招来一缕在山林间游荡的清风吹走灼热的空气。紫藤终于不再蔫蔫的趴在树上。吸收了湿润的水汽之后,他被晒卷的发尾也恢复了平时的柔顺。他很高兴的弯起自己的头发,用树藤编织了一个草帽送给一目连作为回礼。尽管紫藤花期已过,草帽上还是散发着隐约的清香,闻起来令人心旷神怡。

    一目连很喜欢这份回礼。他爬到树上坐在紫藤旁边,还未说话,突然神色一变,望向村口前的土路。

    三个孩子正鬼鬼祟祟的左右张望着,见周围没人,便一口气跑到了树下。为首的孩子大约有八九岁,手里拿着一根熊熊燃烧的火把,被热气熏得满脸通红。他身边跟着的两个孩子都只有六七岁,正一脸忐忑的看着他。

    “快快快,趁现在没人……”为首的孩子急切的说。

    “老大,我们真的要烧树吗?”一个孩子咬着手指问:“阿妈和阿爸都说紫藤爷爷是神明……”

    “呸,哪有什么神明!”为首的孩子愤恨的说:“我都求紫藤爷爷保佑我阿爸千万别发现了,结果晚上丑丫头就跟我阿爸告状……”他说着,偷偷揉了揉屁股:“才没有什么神明呢!”

    一直没说话的孩子兴奋的抬头看着树冠,一个劲儿的催促:“老大快呀,再过一会儿就有人来了!”

    坐在树上的一目连意识到他们要做什么,眉心拧起,刚要招来风将火把吹熄,紫藤忽然压住了他的手。他一眨不眨的看着树下的三个孩子,看见他们又说了一会儿话,真的拿着火把踮脚去烧垂下的树枝,才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一眨眼的功夫,树冠中突然窜出几根粗大的树藤,劈头盖脸的把三个男孩抽倒在地。火把还未掉在草坪上就被树藤抽碎,三个男孩身上都被抽了好几下,哭喊着想跑,却被树藤卷着脚吊了起来。紫藤随意的一抬手,卷着他们的树藤高高扬起,狠狠的往地上砸去。

“等等!”一目连慌忙招来风阻挡树藤。

“嗯?”紫藤不解的看着他。

“他们……他们还是孩子。”一目连说:“小孩子做错事应该被惩罚,但是……不至于直接把他们杀死。”

    紫藤愕然,像是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一目连着急的解释道:“他们做得不对,可是……这几个孩子还这么小,只要好好教导,还有改正的机会!”

    紫藤偏头看着他。他紫色的眸子映出一目连温柔又诚恳的表情,忽然就笑了。

    “你才是孩子呀,什么都不懂……”他笑着说:“你连神明不可以杀人都不知道吗?”

    “……诶?”一目连不解。

    “身为神明,是不可以杀人的。”紫藤挥挥手,卷着三个孩子的树藤狂乱的舞动了几下,引得他们尖叫连连。他把被折腾得哭都哭不出来了的几个孩子放下,看着他们连滚带爬的跑远:“我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

    “这样吗……”

    “嗯,是的呀。”紫藤抱着自己的头发,用手捋着打卷的发尾,依旧是那副慢悠悠的模样:“就像你会本能的去保护人类一样,所有的神明都是这样的。即使他们做错了事,也不忍心去惩罚他们……”他说着,紫色的眸忽然垂下,轻声呢喃道:“……哪怕他们真的很坏很坏呢……”

    “什么?”一目连没有听清他最后一句话。

    “没什么。”紫藤笑眯眯的看向他,那双紫色的眸子如琉璃一般清澈:“我只是说,一目连你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呢!”

    “哈哈……是啊!”

 

    6

    过了一个月,小鹿的前肢长好。一目连抱着伤愈的小鹿去向紫藤道谢。

    傍晚的天气十分凉爽,工作了一天的人们两两三三结伴从田里回来,每个人进村前都会走到树下拍拍树干,亲昵之意溢于言表。紫藤笑眯眯的坐在树枝上晃着脚,背后的发丝随着心情变化轻微摇摆着,就像风拂过的枝桠。

    小鹿被一目连放进紫藤怀里,熟门熟路的嚼起了他的头发。紫藤一边摸着它光滑柔软的皮毛,一边听着落在他旁边的鸟雀叽叽喳喳的向他汇报。听完,偏头思索片刻,对那只毛色嫩黄的小鸟说道:“去找雨龙神,请他帮忙下一场雨吧。”

    小鸟啄了啄他的脸,向远方飞去。

    “今年有些干旱,再不下雨的话,田里的苗苗就要晒干了。”不等一目连询问,紫藤就主动解释道。

    “雨龙神……是掌管雨的神明吗?”一目连很好奇。除了紫藤,他还没见过其他神明。

    “嗯,是活了很久的神明,他的神社在荒川旁边的大荒山上。”紫藤点头。他眸中划过一丝深深的哀痛,不过一闪即逝,一目连却注意到了。那一丝悲哀不知为何令他不安:“有什么问题吗?”

    “……”紫藤看了他一眼,笑笑:“没什么……他是个很好的神明。”

    “那你为何……?”

    “不要问他任何事。”紫藤低头望着在树下乘凉的人们,轻轻叹了口气:“他……你记住他是个很好的人就够了,以后如果你从其他地方听说过他的事,千万不要向他打听,也不要去问他,好吗?”

    一目连疑惑的点点头。

    紫藤舒了口气,静静的注视着虚空,眸中空茫一片。

 

    7

    香取山与大荒山之间的距离有数百里,第二日一目连才看见那位雨龙神。他起初还以为那只是一团接近地面的云雾,走进了才发现那竟是一个隐藏在云雾中的青年。

    青年有着长得拖到地上的淡青长发,发尾与衣摆都融化在环绕着他的雾气之中。他的眉目淡漠得如同远山,银色的眸中无喜无怒,就像被供奉在神社中的神像。

    “这是一目连,住在香取山北面的风神。”紫藤拉着一目连介绍道:“是最近才诞生的后辈哦!”

    雨龙神冷淡的向他点了一下头。他转向紫藤,声音和本人一样平淡,好像随时都会化成雾气消失:“范围?”

    “十里。”

    雨龙神向天上招了招手,无数云雾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多时天空便翻滚起厚重的积雨云。伴随着雷声,大雨倾盆而下。他们身边的紫藤树舒展枝叶挡在他们头顶,紫藤仰头看着昏暗的天色,感慨道:“还是你厉害呀……”

    一目连也是第一次见到力量如此强盛的神明。虽然他也是能够呼唤风的神明,但想做到像雨龙神这样轻描淡写就招来一场暴雨也是不可能的。他抬手放出风盾配合紫藤阻挡雨水,雨龙神忽然看了他一眼。

    “你捡到了我的龙魄。”他说。

    一目连一怔。

    雨龙神想了想,又一次伸出手。他的手掌白得几乎透明,几点荧光在他皮肤下涌动,慢慢汇聚到掌心,最后脱离他的手浮在空中。他把那几点荧光捧到一目连面前:“这些也拿去吧。”

    一目连还未明白,凝成风盾的风却不受控制的波动起来。一目连慌忙想要重新控制住风,可风第一次脱离了他的掌控,一缕缕的风卷在一起,隐隐形成龙形。风龙刮过雨龙神的掌心,吞噬了那几点荧光。它的身形顿时凝实了许多,鳞片清晰可辨,不多时便忽然褪去透明的质感,如同真正的龙一般发出一声龙吟,盘绕在了一目连身上。

    “这是……?”一目连惊呆了。那条风龙亲昵的蹭着他的脖颈,不知是否受他的影响,原本淡青的龙身逐渐变成了如他发尾一般的粉红。

    “龙魄生不出神智,这些碎片只够凝出龙形。”雨龙神放下手,忽然一顿——他的袖中探出了一个毛绒绒的小黑脑袋,发出几声婴儿哭叫似得声音。雨龙神淡漠的表情不变,另一只手想把那个小脑袋摁回去,却被它趁机顺着手掌一路攀上肩膀。

    “哪里来的水獭?!”紫藤奇怪的问。

    那只小水獭四肢并用的抱住雨龙神一缕头发晃来晃去。雨龙神吃痛的稍稍皱了一下眉,抬手把它从头发上摘下来,用手指顺着它的脊背轻柔的安抚着。即使动作温柔,他眼中依旧毫无情感,平淡的说:“这一窝水獭接触了河底的缚龙阵,死得只剩它一只。”

    紫藤脸色一变,眼中流露出刻骨的悲哀。他垂下视线,勉力笑笑,一缕发丝探入地下,卷起一个散发着清香的小罐:“谢谢你啦,这罐花蜜送你!”

    雨龙神接过,他手掌中的小水獭竖起上半身嗅了嗅,好奇的去扒他的手。紫藤慌忙阻止:“不行哦,我的花蜜有毒,你不能吃!”

    不知小水獭听没听懂,他趴在花蜜罐上,黑亮的小眼睛转来转去。雨龙神把它捏起来收进袖子,转身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雨雾之中,一目连才刚刚手忙脚乱的摆脱了缠在身上乱蹭的风龙。他苦恼的抱着风龙的大脑袋,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那位……雨龙神给我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他的龙魄碎片。”紫藤从雨幕中收回视线,温柔的注视着因为被主人抓住而发出可怜的呜呜声的风龙:“不过他是掌管雨的神明,大概对你的帮助有限……”

    好像明白自己被小看了,风龙发出一声咆哮,无数风盾一眨眼浮现在空气中,把一目连层层环绕。它得意的甩甩尾巴,悄悄缠住了一目连的腰。一目连把它的尾巴扯下来,它的头又趁机摆脱钳制搭在了一目连的肩上,让他露出无奈的表情。

    “……看起来还是很厉害的。”紫藤改口,笑眯眯的掸去被风龙甩在他身上的水滴:“好好和它相处吧!神明的日子很长,有一个伙伴陪着你的话,也很不错呀!”

 

    8

    风龙生不出神智,不会说话,行事也只凭本能,最开始确实让一目连头疼了好一段时间。

    “不许缠在我身上。”他一脸严肃的对风龙说。

    风龙不知听没听懂,发出哀哀的叫声,尾巴没精神的甩来甩去。

    一目连心软了。他点点风龙的鼻子:“好吧,允许你缠在我的腰上,但是不许像昨天那样把我从头到脚都缠住,连路都没法走。知道……唔啊!”

    风龙窜起,迅速把自己一圈圈缠在一目连身上,硕大的龙头往一目连头顶一搭,差点让还没说完话的他咬到舌头。他哭笑不得的把风龙的大脑袋从头顶抱下来,风龙配合的伸长了身躯,圆圆的大眼睛眨啊眨,无辜的看着他。

    “……你呀。”一目连无奈的搓了搓它的脸:“学点什么不好,就知道跟小鹿学这个……”

    旁边低头嚼着草的小鹿听见自己的名字转过头,温润的大眼睛眨啊眨,无辜又茫然的看着他。一目连被它逗笑,随手拍了拍它的头,又把风龙松开。风龙又把头搭回一目连的发顶,威风凛凛的四下张望,龙尾在一目连脚边扫来扫去,不时还要悄悄去勾一勾他的脚腕。一目连实在拿它没办法,他想了想,抬头问道:“我带你去找雨龙神?”

    风龙歪头看着他,蹭了蹭他的脸。

    “……唉。”

    一目连从诞生起从未离开过香取山附近。他向紫藤借了黄羽小鸟,在它的带领下来到了相隔数百里的大荒山。这里比起香取山热闹了不知几倍,高大的城楼比比皆是,看起来完全不输给他听前来祈愿的人描述的京都。而最引人瞩目的,便是位于大荒山顶的雨龙神社。那已经不是一间神社,更像一座宫殿,来往的神官和巫女身着统一服饰,宛如仆从。一目连没想到雨龙神社竟是这样的,他落在三丈高的神社大门前,不知该不该贸然拜访。

    大门后忽然跑来一个神官打扮的少年。他淡金色的头发上趴着一只小水獭。他不得不一边跑一边伸手按着水獭,防止它掉下来。少年跑到门口,冰蓝的眸好奇的看了一目连几眼:“请问您是风神大人吗?”

    “是的……你看得见我?”一目连惊讶。他没有刻意显露身形,按理来说人类是看不到的。

    “嗯……”少年疑惑的看着他,好像比他还奇怪于这个问题。他头顶的小水獭忽然扭动了几下,他连忙双手按住它,看起来有些搞笑:“抱歉……我,不,在下这就带您去见雨龙神大人吧!”

    一目连点头,跟他一起走进神社:“你叫什么?”

    “在下显仁,是神主大人的弟子……啊呀,我的笛子!”少年说到一半突然惊呼了一声,原来是小水獭不满于自己被忽略,偷偷爬下来叼走了他别在腰间的笛子。显仁懊恼的看着它叽叽咕咕的在不远处炫耀,不好意思的说:“抱歉,让您见笑了……”

    “这是雨龙神带在身边那只小水獭?”一目连瞥了一眼同样不老实的风龙,很能体会这种心情。

    “是的,它就叫荒川,雨龙神大人以荒川河为它命名。”显仁答道。比起从他们身边路过,远远便弯腰行礼的神官,他看起来没什么规矩,尽管努力想要用很有气势的语气说话,听起来却不伦不类。他们穿过层层叠叠的宫殿,最后来到一间大殿前。

    “雨龙神大人就在里面,请您进去吧。”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在下只能把您送到这里。如果没有允许,我们都是不能擅自进去的。”

    一目连向他致谢,他摆摆手,转身离开,身影很快被其他建筑遮挡。无处不在的风送来显仁的声音,他没走出多远就气急败坏的叫道——“荒川!!!快把笛子还给我!!!”

    一目连失笑,踏进大殿中时笑意还未从脸上褪去。然而他听见的另一句话却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那是从大殿中传来的,一个少女的声音——“大人,荒川看起来很喜欢那个祭品呢……要不要换一个祭品,让他留下来照顾荒川呀?”

    另一个淡漠的,他曾听过的声音说道:“不必了,去准备吧。”

    “是。”

    从门口出来的少女好奇的看了一目连一眼,湿漉漉的水汽味道昭示着她妖怪的身份。她并不畏惧的微微点头,从他旁边走过。一目连拧起眉,走进大殿。

    雨龙神的身影依旧笼罩在雾气之中,他银色的眸子平静的看着他:“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祭品是什么意思?”一目连问。

    “你听说过活祭吗?”

    当然听说过。以活人作为献给神明的祭品,那通常是用来祭祀邪神的仪式。一目连心中升起怒火:“你让他们活祭你?”

    雨龙神转头看着某个方向,脸上没有表情。他似乎不想再提这件事,又一次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不能这么做!”一目连愤怒的说:“神明不应该守护人类吗?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做!”

    感应到他的怒气,风龙发出一声咆哮,拂过大殿的风顿时变得凌厉。雨龙神微微抬了一下手,盘绕在他身边的雾气骤然窜起,如绳索般迅速将风龙缚住。凝聚的风散开,风龙发出呜咽声。一目连挥手以风刃斩断雾索,质问道:“我听见了山下的人们传颂你守护他们的事迹……他们已经足够信仰你,你为什么还要举行活祭?”

    雨龙神依旧是那副平淡的模样,好似只是一尊会说话的神像:“不是我举行,是他们。”

    “但他们祭祀的是你!”

    雨龙神垂下眸凝视着自己的双手,许久未曾开口。一目连向前走了两步,忽然看见他身周的雾气散去。他看清雨龙神隐藏在雾气下的东西,惊得睁大了眼睛——他的手腕与脚腕上竟然都扣着血红的锁链,锁链长长的延伸入虚空,不知连接着何方。

    “他们祭祀的不是我,是荒川河底的缚龙阵。”雨龙神淡淡的说:“数百年前,这里是一处荒原。一群逃难的人类无处可去,只能在此苟且偷生。他们中的首领身怀邪术,算出十年后会有龙从此地经过。故而他命人在荒川河底刻下缚龙阵,以人类的鲜血与冤魂凝成锁链,将路过此地的龙锁在法阵中。”

    一目连露出震惊的表情,雨龙神却面色平淡,像在诉说其他人的故事:“龙可带来祥瑞,所以此地一日比一日繁盛。为保证龙不会离去,每年都会举行活祭,维持阵法运转。”他看向想要说什么的一目连:“你阻止不了它,我也不能……缚龙阵是活的,被它盯上的祭品,如果得不到,只会带来更大的灾祸。”

    他顿了顿,又看向那个方向——一目连忽然意识到那是荒川河的方向——他转回头,银色的眸子淡漠得毫无情感。

    “若是你要阻止它,我会阻止你。”

 

 

    * 崇德天皇的名讳是显仁。据说天狗这种妖怪生前是神官或僧侣呐……

    * 雨龙神这边大概会开个文吧……更虐了啊,写完人设背景故事之后把自己虐得稀里哗啦的。这是什么鬼,我难道不是写搞笑小说的吗,我最近的脑洞频率是不是连岔了_(:з」∠)_

 

评论(1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