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一目连】神明与神明的日常(下)

    * 一目连中心

    * 前期治愈后期致郁向

    * 甜穷刀现瞩目

 

上的地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08d279
中的地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290ec2

 

    9

    一目连匆匆逃离了大荒山。

    “你怎么了呀?”紫藤问,担忧的看着他。

    一目连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跑到了紫藤这里。他忽然想起曾经从紫藤眼中见过的悲伤,问道:“你……知道缚龙阵的事?”

    紫藤脸色一变,从来好脾气的脸倏然冷了下来。他垂在胸前的头发突然直直的窜起抵在了一目连额头上,像手指一样用力戳了他好几下:“你问他了?!我不是说过不要问他吗?!”

    “我忘了……”一目连捂着额头躲闪。他当时心里全是祭品的事,愤怒之下忘记了紫藤的话。

    紫藤气得又戳了他好几下,戳得太用力,发丝中蔓延出的细细的枝桠都撅折了好几根。他戳够了,自己托腮坐在树枝上生闷气。一目连在树下踌躇了好一会儿,慢慢走到他身边:“……你有办法吗?”

    “他那么强大的神明都没办法,我又能做什么呢?我连你都打不过呀……”紫藤眼中忽然掠过一丝复杂,一目连并没有发现:“缚龙阵一旦开始运转,就停不下来了。他不是没尝试过,但那次的后果……也许设下缚龙阵的那个人早就预料到了吧,就算他能挣开,也不会那么做的。”

    “他被囚禁了数百年……很难过吧?”一目连只是说出来都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他眼前闪过从大荒山脚下飞过时看见的一幕幕,那些人类虔诚的祈愿,赞美着庇护他们的神灵,孩童身上佩戴着龙形饰物……他们是否知道,其实山顶的神明是被他们的先祖用邪术囚禁与此的呢?

    “神明呀,有时候是很悲哀的……我们会无法自控的想要守护人类,因为我们生而为此。但我们也很幸运,因为守护人类不仅是我们的职责,更是我们内心的渴望,所以在这么做的时候,神明都会从心底感到高兴……”紫藤伸手拍了拍一目连的头,脸上笑眯眯的,一如他们初见:“你还小呢,不要想这些啦……好好守护那些信仰你的人类吧。不是所有人类都那么坏,他们中好的更多呀!”

 

    10

    不知是否因为那日在大荒山上的听闻,一目连数日里来总觉得心神不宁。他长久的坐在鸟居上看着下面的人类来来往往,常常一发呆就是一整日。被他救下的小鹿起初留在神社中,后来也不知去了哪里。风龙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心情,也显得无精打采的。他随手抚摸着风龙的头,顺滑而蓬松的鬃毛让他想起缠绕在雨龙神周围的雾气,不过实际上风龙身上并没什么水汽,它身上只有干净的,风的气息。一目连发怔得久了,不知不觉便会靠在它身上。这时它便会乖顺的把风神圈在自己身体中间,竖起风盾阻挡周围的声音,默契得仿若心意相通。

    当然,更多时候还是没完没了的在一目连怀中磨蹭着它的大龙脑袋,逼得一目连不得不给它顺毛,还要顾及着它四处乱甩的龙尾不要碰到鸟居下穿行的人类。

    这一日风龙闹够了,乖乖的缠在鸟居上睡着了。一目连靠在它的龙身上,望着漫天大雪,不知怎么也跟着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梦。

    这还是他第一次像人类一样做梦。

    他梦见这个冬日的雪格外的厚,一脚踩进去,半个身子都会陷入雪中。香取镇的镇民整整一个冬日都极少出门,唯有立春这一日,他们打扫了街道上的积雪,老人和孩子都走出家门庆祝节日。忽然,天际划过一道明亮的火光,直直落入香取山山巅。一声巨响后,热浪翻涌,山上的冬雪尽化为水,如河流般奔腾而下,卷起融化的泥沙与大石,一路撞断生了多年的老树向着山下泄去。香取镇的城墙被泥水冲破,大水滚滚而入,房屋尽数被冲垮,无数人在水中挣扎,呼救,随着其他被卷入水中的东西一起沉没……

    他猛地睁开眼睛,身体还在微微发抖。他近乎慌张的飞到山下,亲眼看见香取镇一如往日的伫立在山脚下,狂跳的心这才慢慢平静下来。他轻轻松了口气,回头望着香取山,心中却依旧有一道阴影无法褪去。

    ……今年的雪,确实很大。

    这个念头一起,他便再也坐不住,匆匆赶往紫藤处。

    冬日里只剩枯枝的紫藤树压了一层积雪,披着紫色羽织的青年被雪包裹着,竟然就这样靠在树上睡着了。雪花轻飘飘的落在他身上,一点点将他掩埋,若不是雪堆上那一丝鲜艳的紫色,一目连差点找不到他。

    看着他就这么被埋在积雪之下,一目连当真哭笑不得。他走上前,正要把他从雪里挖出来,忽然听见紫藤啊了一声,突然坐直。雪花纷纷从他身上滑落,一目连猝不及防之下被扬了一身。他倒是无所谓,风龙却哼哼了一声,鼓起腮帮子猛地一吹,把雪和紫藤一起从树上吹了下去。

    一目连:“……”

    他匆匆跳下树,把愣愣的躺在地上的紫藤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我……”紫藤眼睛发直:“我做了一个梦……”

    一目连心里咯噔一声,想起自己那个不详的梦。他摇摇头,不知是在安慰紫藤还是在安慰自己:“只是梦而已。”

    “不只是梦。”紫藤的脸色发白,几乎和压在紫藤木上的积雪一个颜色。他望着一目连,瞳孔中仍残留着惊惧。似乎想起他才诞生不久,他解释道:“神明的梦是预言,梦见的是未来会发生的事。”

    寒意似乎从紫藤身上传入他的身体,一目连惊慌的问:“你说什么?是……是未来会发生的事?”

    紫藤愣愣的看着虚空,又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慢慢的说:“是啊……”

    一目连霍然起身。他没注意自己的声音正在微微发抖:“我梦见大水淹没了香取镇,就在今年立春那一日!”

    “……大水?”紫藤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闻言拧起眉:“香取山附近只有一条河流,那里的地势最低,就算发水也应该淹不到镇里啊?”

    “不是河流发水……是天火,天火恰好落在山顶融化了积雪,雪水从山顶倾泻而下!”一目连飞快的说。他一边说一边想着对策:“我的力量不足以拦截天火……如果现在开始将山上的积雪吹走,立春之前应当来得及……”

    “立春?立春就是明日啊!”紫藤说。他似乎也意识到发生什么,怔然道:“你上个月一直没有来……该不会是睡了一个月吧?”

    “……”一目连愣住,冰雪的寒意似乎一瞬间突破了环绕在他周围的风,让他结结实实打了个冷颤。

    “天火……水,水……对了,你速度快,现在去找雨龙神,问他能不能帮忙!”紫藤飞快的说,再没有平时慢悠悠的模样:“我去疏散镇上的人……愣什么,快去呀!”

    一目连回过神,连一句感谢都来不及,御使着风向大荒山的方向飞去。

    在他背后,紫藤又一次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他转头看着仅剩枯枝的紫藤木,琉璃般的紫色眸子慢慢蒙上一层阴霾。

    “为什么呢……明明都好好的呀……”他自言自语着,动作迅速的爬起来向香取镇跑去,只留下一句茫然的呢喃飘散在风中。

    “我为什么会变成妖怪呢……”

 

    11

    一目连赶到大荒山时,天刚微亮。他等不及通报,直接从空中落到大殿门口。像是提前感应到他的到来,殿门在他落下时自己打开,雨龙神依旧和上次一样坐在殿中,看起来仿佛被供奉的神像一般无喜无怒。

    “我想请求您的帮助!”一目连急切的说:“我梦见明日天降大火,山顶积雪融化,大水将会冲垮山下的小镇……请您帮我阻拦山洪!”

    雨龙神听完后面色不变,甚至连眉毛都没有动上一下:“我做不到。”

    “但您是掌管雨的神明……”一目连怔了一下,恳求道:“请您帮帮我,需要什么代价都可以!”

    “你付不起。”雨龙神平淡的拒绝了。

    一目连站在大殿中央,大脑一片空白。他想起梦中见到的惨况,手微微发抖:“求求您……无论您要求什么都可以……求求您帮我!!!”

    雨龙神看着他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模样。他垂眸深思片刻,抬手在自己的发丝上一划。一缕淡青的长发被割断,化为一条薄纱。他抬手将那条纱送到一目连面前:“把你的灵力注入其中,可以阻拦一刻钟的水势。”

    一刻钟,怎么可能够。一目连几乎要跪下来求他。

    “我不能帮你。七日后是活祭,缚龙阵已经苏醒。我若在此时离去,它必会暴动。介时荒川河水将淹没方圆数百里,沿岸生灵尽会被它吞噬。”雨龙神淡淡的说。他说完,看着一目连绝望的表情,沉默片刻后又说道:“我可以教你一个方法。凭你之力,也可阻拦洪水。”

    “什么方法?”一目连立刻问。

    “此方法名为献祭,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力量,但你会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可能远超出你的想象。”雨龙神的语气永远平静得没有起伏:“我之前所说的曾发生过。三百年前有人劫走了祭品,缚龙阵暴动,引发荒川河暴涨。我为了阻拦洪水,用了献祭之法,因此龙魄破碎,从此再无七情六欲,亦无转世轮回。”

    一目连睁大眼睛,终于明白为何他永远是这副淡漠的表情——因为他确实没有感情。

    雨龙神早已失去承载七情六欲的龙魄,所以说起过去时既不愤懑亦不悲伤。他眉眼无动于衷,平淡的说:“我已告诉你此法的代价。如果你做好失去的准备,我可以教给你献祭之法。”

    一目连深吸一口气,将所有念头抛诸脑后。他坚定的说:“请您教我!”

    “好。”

 

    12

    风龙载着他冲回香取镇时已经累得瘫软。一目连顾不上安抚风龙,从空中一跃而下,却发现镇上乱成一团。巨大的紫藤木扎根在镇中心,数不尽的树藤狂乱的舞动着,驱赶着镇民。无数人哭喊着逃出镇外,却有一些武士打扮的人劈砍着树藤,将燃烧的火把向着树上扔去。一部分的树藤已经熊熊燃烧起来,滚滚黑烟遮蔽了天空。一目连慌忙招来风将火势压住。他冲破浓烟来到树下,一眼看见紫藤正蹲在树下,双手都深深的插入泥土中。受到他的灵力影响,镇上的植物都在疯狂的生长,将通往山上的路全部堵死,只留下一条下山的路。

    “怎么回事?!”他在哭喊声、呼喝声、树藤舞动的劈啪声中努力大声喊道。

    紫藤转头看了一眼他:“没有人听。”

    “什么?”

    “没有人听我的话。我挨家挨户的敲门喊醒他们,告诉他们明日天火降临,洪水会冲垮香取镇,让他们快跑……但是没有人相信我。”紫藤又转回去看向逃离的镇民:“所以我把本体移来,用这种方法强行把他们驱赶走……别担心,我很小心的,不会真的伤到他们。”紫藤说着,悄悄把呈现出被火焰烧焦模样的黑色小臂往泥土中插得更深,抬头对一目连笑笑:“就是他们把我当成妖怪了……幸好镇上没有阴阳师,只凭这些人也伤不到我……对了,雨龙神呢?”

    “他……来不了。”一目连抿了一下唇,拿出那条薄纱晃了晃:“别担心,他给了我一个东西,可以阻拦洪水。”

    “那太好了!”紫藤望了一眼天空。隔着浓烟,他依旧能凭借植物的本能辨认出时辰:“快到正午了……你看见的天火是什么时候降临的?”

    “……就是现在。”

    他的话音未落,天边忽然变成火红色。一片庞大的红云以极快的速度从他们头顶飘过,其中隐隐传来一声极为动听的鸣叫,但它消失得太快,一眨眼便已经滑入天空的另一侧。可一道明亮的火光绝不是错觉,它从红云中剥离,好似坠落的太阳般砸在香取山顶。一声巨响,火光席卷了天空,滚滚热浪即便是山脚下的他们也感受得到。紫藤木瞬间舒展,疯狂的向四面八方生长,将溅出的流火尽数拦下。

    紫藤低下头,催促道:“快,快去阻拦山洪!”

    一目连如梦初醒,被风托举着高高飞起。

    天火坠地带来的热浪几乎在瞬间将满山积雪融化,山顶隆隆作响,不多时,无数股雪水汇聚而成的山洪席卷着流石一路冲垮树木,向香取镇咆哮而来。这场灾难来得太突然,镇上的人类眼看着如天河倾泻般的洪水眨眼间冲到镇外,被天地之威震慑得双腿发软腿软,任凭树藤如何驱赶也无力移动。

    一目连张开双手,薄纱吸收了他的灵力,刹那间长长的延展开,如同一个布袋那样兜住了洪水。前赴后继的水龙撞击在那一层薄薄的纱上,每一下都让空中的一目连后退一步。兜着水的薄纱慢慢凸起,洪水中卷携的石块与树干在人群头顶翻滚,仿佛随时都会冲破那一层薄薄的阻拦。即使薄纱还未破碎,也已有小股的洪水漏下,好似数十道挂在天际的瀑布。

    紫藤与镇上的人一样抬头看着悬在他们头顶的山洪。他原本华美的容貌此刻变得十分可怖,因为左半张脸上出现了许多被火焰烧穿的焦黑孔洞,左半边身体也几乎褪去了人形,像是一截截的焦炭。他把尚且完好的右臂整个伸入泥土。大地深处发出轰鸣,人类不可见的地方,无数植物的根系突然疯狂的生长,每一根根须都牢牢抓起了周围的泥土。它们的根互相缠绕着,连接成网,然后一齐用力抬起。大地如同水波那样剧烈的晃动,慢慢抬起,形成土墙将漏下的洪水阻挡。紫藤闭上眼,更快的催发着自己的灵力,尽力将人类护在土墙之后。

    而在他上空,一目连同样闭上了眼。

    环绕在他周围的风覆在薄纱上,慢慢扩张开。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风盾逐渐成型。他额上冒出冷汗,风盾只覆盖住不到三分之一面积就已经开始力不从心。他咬咬牙,默念雨龙神教给他的献祭之法。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将他包裹,仿佛有一位神明从遥远的天际向他投来冰冷的一瞥。他下意识的抬起头,右眼忽然剧痛。仿佛有无数根针从眼中刺入,令他克制不住惨叫出声。那些冰冷的针刺穿他的眼球,刺入他的大脑,随着血液一同在他的身体中流动。然而在剧痛之下,又有一股力量源源不绝的从他四肢百骸中涌出。原本扩张到极限的风盾再一次延展开,缓慢却坚定的取代薄纱阻拦了洪水。

    不够……不可能一直这样阻拦着洪水……那么只能……

    一目连忍着在身体中流窜的刻骨剧痛,平稳的控制着风盾竖起,向一侧倾斜。咆哮的洪水找到了宣泄口,争相改道向着东面的平原涌去。荒芜的白瞬间被抹去,洪水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消失在大地尽头,留下一片被剥离的黑色泥土。

    他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香取镇,镇民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茫然,一个个瘫软在地。

    我真的做到了……一目连想。

    风盾霎时碎裂,他从空中掉下。风龙接住他的身躯,然而它也早已脱力,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歪歪斜斜的落向紫藤木。它沉重的身体将大地砸出一声闷响,龙躯软软的摊开,一目连从它的身上滚落,一路滚到紫藤身边。他右眼中源源不断的涌出鲜血,而身体中那种冰冷的刺痛感依旧没有退去,似乎在逐步剥夺着他与生俱来的,对风的掌控力。他顾不得这些,扑到紫藤身上,虚弱的笑道:“我成功了……他们没有死……”

    紫藤慢慢转头看着他。

    一目连看见他的神色,忽然愣住。不是因为他几乎毁容的脸,也不是因为他如焦炭般枯干狰狞的半边身体,而是因为他脸上的表情——像是看见自己最亲密的人死于眼前,痛到身体都在颤抖。

    “是啊,他们没有死……死的不是他们……”紫藤越过一目连看着洪水倾泻的方向。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嗓子里挤出,嘶哑得可怖:“那边是东……”

    那边是东。

    那边是紫藤村的方向。

 

 

    * 紫藤:我拼命帮你救下你的人,你却干掉了我的人!!!一目连你这个大屁眼子!!!

    * 其实这是我看过一目连传记之后一直在想的问题:洪水怎么被阻拦的?为了守护自己的人民而阻拦洪水,导致改道的洪水冲毁了另一个村子……这是我当时一个特别虐的脑洞。一目连为什么会被遗忘,又为什么变成妖怪呢?真的是自己的选择,还是因为那些遭遇了无妄之灾的人类日夜的诅咒呢?【其实并没有这种事

    * 其实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可能还有个后续短番外。紫藤的结局留到下一篇写雨龙神时会有,埋的几个伏笔也会一起写,比如紫藤梦见自己变成妖怪啦,显仁少年不可能在七天后被缚龙阵吃掉(不然哪儿来的大天狗),他是怎么逃跑成功的啦,等等……【但那个更虐了啊真的要写吗,上代的神明与大妖们就没个好吗,感觉他们把所有的虐都承担了,才换来了搞笑的下一代orz

 

评论(24)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