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十三)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一~五):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62469
(六~十)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cc5aac
十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1cd70a
十二: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d3ab36

 

    深夜,我忽然惊醒。

    攀在树上的黑龙不知何时缠上我的身体。御灵与我心意相通,它承载了我的不安,狰狞的龙躯一刻也安静不下来,龙尾在草地上甩动,刮出道道凹痕。我按了按眉心,惊惧的感觉慢慢平复,记忆一点点回笼。

    荒川之主酿造的灵酒果然够烈,我居然记不得昨天是怎么跟大天狗滚到一起去的,而且还滚了不止一次。唯一记得的是他在水中紧紧抱着我,收起了翅膀的脊背的单薄得一只手便能环住。

    ……明明是在草地上,后来是怎么滚到水里去的?!

    我还记得他眼底细碎的光与水波混在一起,看不分明。最后一刻,他双手揽住我的颈,在我耳边低语…… “晴明大人,会记得我吗?”

    心里的惊惧如同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我一瞬间意识到自己为何会突然惊醒——是契约。

    大天狗的契约……为何如此薄弱?

    难道他被本晴明给干死了吗?!

    ……开什么玩笑!

    我匆匆踏上黑龙的脊背,忽然想起什么,又跳下来,找出翻倒在树桩下的酒杯。酒水早已流干,我用手指在杯口一抹,放入口中。浓烈的酒气中夹杂着极难察觉的奇异香气,丝丝缕缕,令人迷醉。

    这是魅妖一族独有的气息,与昨晚我隐约尝到的一模一样。

    大!天!狗!!!

    该死的,你还真敢戴魅妖!!!

    我阴着脸全力驱动御灵,追溯着弱不可察的契约一路攀升上山顶。夜色之中,法阵散发的淡蓝光晕无比明显。我驱使着黑龙闯过结界,一眼看见法阵上方悬浮着一个黑影。他如同木偶一样张开双手,如丝如雾的妖气从他身上剥离,没入下方的妖气团。

    “晴明大人?”法阵前的八百比丘尼回头微笑:“您来了?”

    “八百比丘尼!你怎么敢!!!”盛怒之下,我猛地一挥蝙蝠扇,灵力化作刀刃狠狠对她劈下。她竖起法杖,被打得后退两步,唇角溢出鲜血。她不在乎的用手背拭去,神色还有些漫不经心:“啊呀,这可不是我做的呢……明明是他自愿的哦。”

    我深吸一口气,克制住沸腾的怒火,冷冷的说:“把他放下来!”

    “来不及了。”八百比丘尼歪头笑道:“法阵已经开始运转,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妖力,即使是我,也无法在这时候停下来呢……”

    法阵中,那团妖气比昨日涨大了一圈,如同心脏般一起一伏,妖邪异常。妖气团之上,大天狗双目紧闭,面容平静,皮肤被法阵映得发蓝,简直像透明的。妖力被抽取,他身上妖力所化的狩衣也已消失,赤裸的身体上还带着没有褪去的点点红痕。

    这一刻,我恨不得挖了八百比丘尼的眼睛。

    大天狗这个蠢货,他是我亲手选定的牺牲者,不是我亲手选定的八歧狗粮!这么积极的主动献身,果然是缺心眼吗?!

    “只要有足够的妖力?”我冷声问八百比丘尼。

    “是的呢。”八百比丘尼微笑:“晴明大人若想保住他的性命,只能用其他人的妖力替代……灵力也可以哦?”

    “嗯?”

    八百比丘尼点头,唇角上扬,神色仿佛是温柔的,语气却飘忽得如同嘲讽一般:“没错,灵力与妖力相同,都可以补充法阵的消耗。您……打算怎么做呢?”

    “是吗?那就太好了。”

    我毫不犹豫的伸手拎起八百比丘尼的领子,把她推进法阵。她眼睛倏然睁大,两道妖气从妖气团中探出,缠上她的身体。她的灵力立即被法阵大量抽取。我送入一道灵力割破了她的脖颈,喷涌的鲜血也被妖气团贪婪的卷走。生命之火渐渐自她眼中熄灭,她无力的软倒在地上,苍白的尸体被我扯出法阵,丢到一旁。

    还不够。

    这个女人真是白活了八百年。

    我把蝙蝠扇一抖,抖散扇骨。一片锋利如刀的扇骨在灵力控制下竖起,对准左肩,狠狠切下。灵魂被撕裂的痛苦令黑龙发出一声哀嚎,庞大的龙躯抽搐着在地上翻滚。我低头喘息了片刻,将被斩下的左臂丢进法阵。它脱离了幻化出的手臂形态,一团朦胧的光没入妖气团。黑红的妖气团如同吸饱了血的蚂蝗,从内而外的散发出猩红的光。

    另一道灵力送入节点,吸饱了妖力的法阵停止运行。妖力抽取停止,大天狗从天空跌落。他匍匐在地上,迷茫的睁开眼睛,涣散的瞳孔渐渐聚焦,发出一声微弱的惊呼:“晴明大人?您的手……”

    “闭嘴!把衣服穿上!”我捂着左肩。要不是一时半刻动不了,真想抬脚踹他。

    大天狗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踉跄了两步,又跪倒在地。他指尖挣扎着凝出一缕妖力,像火堆余烬中蹦出的火星一样毫无用处。

    这蠢狗真是废物!

    控制住灵魂不再从被斩下的缺口逸散,我一点点抽取灵力重新凝成左臂。幸好如今是魂体,否则我也没有把握能从法阵中脱身。重新凝聚出的左臂还带着点透明,皮肤下隐隐能看到流动的黑气。我曲张了一下五指,低头看见大天狗还在地上挣扎,顿时怒从心起,一脚把他踹倒。他虚弱的躺在地上,我脚尖用力一碾,听见他肋骨发出咔咔的声音。

    ……听说鸟的骨头都是空心的,大天狗的骨头不会也这么脆吧?

    就他现在妖力被榨取得一干二净的状态,打坏了还不是要浪费我的灵力?这样一想,我抬起脚。

    然后狠狠的跺了下去。

    妈的,浪费就浪费!灵魂都切了一片出去,本晴明还在乎这点灵力?!

    脚下咔嚓一声闷响,肋骨果然断了。我收回脚,他痛苦的在地上蜷成一团,修长的双腿并拢,曲起,露出大腿根上淡淡的指印。

    ……这是本晴明掐的吗?!

    这就是本晴明掐的吧!

    居然就这么把它们暴露着,这魅妖狗简直不知廉耻!!!

    我把缺了一条袖子的狩衣脱下来,扔到他身上:“穿上!”

    “是……”他颤抖着声音答道,艰难的把衣服套在身上,不住喘息。我不想给他治伤,冷眼看他捂着肋骨在地上跪好。

    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八百比丘尼坐起来,脸色依旧苍白,却已经带上了笑:“晴明大人真是好狠的心呐……”

    “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知道比你如今这样活着更可怕的是什么。”我冷冷的瞥她一眼。

    八百比丘尼微微一笑。

    黑龙抖落身上的泥土草屑,龙尾一甩,把大天狗卷起。我踏上龙头,黑龙腾空几尺,龙躯顺着山道蜿蜒而下。半山腰处,感知到我召唤的雪女已经等在那里。她面无表情,周身的草坪上却凝着厚厚一层冰霜,昭示着她不平静的内心。黑龙堪堪飞到她面前便一头栽在冰面上,龙躯可笑的滑出好一段距离。我在那之前已经跳下,被雪女眼疾手快的扶住。

    “晴明大人……”

    “布下结界,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式神也不行!三尾狐回来之后,让她去抓几只怨灵给我。”我抓着她的手,快速吩咐道:“如果八百比丘尼来找,就告诉她我在处置大天狗,没有时间!”

    “是,晴明大人。”雪女点头,又看了一眼艰难的推开黑龙尾巴爬出的大天狗:“大天狗大人如何处置?”

    “让他自己反省都干了什么蠢事!”我眼前一阵阵发黑,强撑着狠狠瞪了大天狗一眼,看这只缺心眼狗脸色发白的捂着胸口……“用你的妖力替他把肋骨接上!”

    “是。”

    耳边是雪女一如既往平淡的回答。我放下心,立刻觉得一脚踩空,轻飘飘的恍惚了一下,已经站在了一片枯木森林中。

    梦境不复之前的死寂,热闹得堪称吵闹。我将记忆共享给白晴明,如今处处是记忆碎片,刚刚幻化出幼时随父亲前往森林寻找母亲的画面,一转眼又变成在阴阳寮中学习的日子。我随手把那个独自坐在角落里望着窗外发呆的少年挥散,一个穿着蓝色狩衣的青年又站在身前,弯腰对从水中探出头的鲤鱼精微笑。

    “晴明大人的笑容好温暖……”鲤鱼精两只眼睛都笑弯成月牙。

    银发青年摸摸她的头,神色再温柔不过。

    鲤鱼精沉入水中,他转身离开。不过几步路,笑容已经从他面上消失,苍青的眸中一片沉静。他侧头对旁边的树上说道:“下来吧。”

    天空飘落几片黑羽,大天狗落在他面前。

    “你在骗她。”他冷静的说:“你根本不想笑。”

    “……谁又会一直想笑呢?”青年轻叹一声。

    大天狗皱眉:“既然不想笑,为何还要做出那副表情?”

    “大概是……因为每个人喜欢的都是‘温柔的晴明大人’吧。”青年说,蝙蝠扇一下下敲在掌心:“既然这样会让他们心情变好,笑一笑也无妨……唔,今日天气不错,晚上要一起赏月吗?”

    大天狗看着他,突然抬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青年挑眉:“怎么,还在疼?”他伸手覆上他的心口,灵力送入他的体内:“看来是那时我出手太重了。”

    虽然这样说着,他语气中却没有悔意。大天狗放下手,注视着他的面容,忽然问道:“为什么……从来不对在下笑?”

    “即使是虚假的微笑,你也想要吗,大天狗?”青年闻言仔细打量了大天狗几眼,露出与之前一般无二的温柔浅笑。大天狗注视着他的笑容,表情怔然。他无意识的伸出手,好似要抓住什么,青年却已经转身:“笑容并非出自我的内心,但如果能让你感到愉悦,它便也有存在的意义吧。”

    “……不。”大天狗伸出的手微微一顿,抓住了他的衣袖。他低头看着衣袖上的翩然鹤羽,复又抬起头:“如果您不想笑的话,请不要勉强。”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在下……想要看到真实的您。”

    “哦……?”青年停下脚步,拖长了声音:“你确定吗?”

    “是。”大天狗不闪不避的与他对视。

    最后却是青年先移开视线:“……你已经看过了。”

    大天狗一怔。

    “这里的疼痛,没那么容易忘记吧?”青年点点他的心口。他忽然愣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丝真实的笑意:“……在见过我最恶劣的一面之后,居然还会对我动心吗?”

    大天狗的脸腾地烧红,不知所措的模样哪里还有刚刚的清冷。青年哈哈大笑,扇子轻轻在他胸前一敲:“开个玩笑而已……嘛,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再不回去,樱花她们制作的糕点可就没有咯?”

    “……”大天狗默默的看他一眼,羽翼拍打,消失在他面前。

    青年收敛了笑意,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轻声自言自语:“即使是……”

    我挥扇穿过记忆凝成的幻象,连同他未出口的话也一同打散。然而,一个声音却将那句话完整的复述出来:“……即使是‘性格恶劣的晴明’,也会渴望有人认同吧……原来这才是我吗?”

    我回头,看见白晴明就站在不远处。他与记忆中的银发青年一模一样,眉眼间却带着真正的温和。那并非刻意做出的假象,直到如今我们面对面站在一起,我才惊觉原来我们都已不是过去的那个人。

    太可笑了,不过是不存在的伪装,反而继承了安倍晴明之名。

    “比我想的要快啊,安倍晴明。”我挑眉。

    “记忆还未看全,但已经足够了。”他平静的说:“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如果没有那只蠢狗害得我魂体不稳,白晴明怎么可能挣脱我设下的束缚?!该死的……

    “哦?你确定吗?”我似笑非笑的用扇子敲着掌心,看着如同镜中映出的白晴明:“不如低头看一看你自己,当真能说走就走?”

    白晴明一怔,低头才发现他的双脚已经陷入泥沼。这里毕竟还是我的梦境,我抢得先机,泥沼化为海水,兜头拍下。白晴明抬手释放结界,仍是慢了一步。翻滚的海水凝成坚冰,凝固了他的动作。我从虚空中拖拽出数条锁链,将那块冰牢牢缠住。树木化为钉子,将锁链一根根钉入大地。我看着被困在冰中的白晴明,一个念头忽然从脑海中闪过。

    ……我与白晴明气息相同,便是灵力都一般无二,连以气息辨人的妖物都分辨不出我们的区别。而想要瞒过人类,更是简单,若非我刻意控制魂体化为黑发,又有谁能认出我与他的区别?

    想到这里,我用手拂过身上的狩衣,紫黑色变浅,化为曾经的淡蓝,白色的鹤羽纹路从布料下浮现,映着垂落的银发,说不出的优雅。

    ……这颜色太难看了,怎么比得上深沉的紫色配黑色。

    我对着坚冰中映出的‘安倍晴明’温和的微微一笑,转身向梦境相连处走去。一步跨过界限,梦境的另一侧仍是破碎的,显然白晴明的状态也并不比我好。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伪装的功夫。我挑了块尚且完好的石台坐下,等待时机。

    我原以为可以借助现实中的呼喊声脱离梦境,借此进入安倍晴明身体。没想到不过坐了片刻,竟然看见一只蓝翼蝴蝶晃晃悠悠的飞至眼前。那只蝴蝶落在我掌心,变成一根蓝色的发带。两个人紧随其后赶到我面前,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先是两根带子:“……”

    “……博雅?”我的心情十分复杂。

    “晴明!”源博雅露出欣喜的表情,半跪下来一把将我抱住:“太好了,晴明……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懵了一下:“……”

    “终于找到您了……博雅大人已经在梦境中寻找一天一夜了!”旁边的蝴蝶精松了口气。

    我看了一眼死死抱着我不松手的源博雅,真正有些惊讶。梦境诡谲多变,贸然进入他人梦境可是一件凶险的事。尤其是以白晴明如今的情况,若是一不当心,很可能一步迈入破碎的梦境边缘,再也回不来。即使有蝴蝶精这种可以自由穿梭梦境的妖怪引路,也难免意外。

    源博雅竟然会为白晴明做到这种地步……

    “博雅……”我拍拍他的背,用稍稍有些困扰的语气说道:“先把我放开吧……”

    你胸前那俩带子有点硌人……

    源博雅最后用力抱了我一下,终于肯把我放开。他转头问蝴蝶精:“既然找到晴明,就可以离开了吧?”

    “嗯!博雅大人,晴明大人,请跟着我的手鼓声音走哦!我带你们离开梦境!”蝴蝶精高兴的点头,沙拉沙拉的摇晃着手鼓。源博雅对她微一点头,低头看我一眼。

    然后把我打横抱了起来。

    我又是一懵:“……”

    “走吧。”他神色一派自然,跟上蝴蝶精的脚步。我隐隐想到一个不妙的可能性,还没等想通,眼前一亮,又一暗。我慢慢睁开眼,仍是被突然映入眼帘的光刺激得眼前一片模糊。沉重的躯体让我有些不适应,我抬手想要擦去生理性的泪水,一动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另一个人牢牢抓着,十指相扣,根本挣脱不开。

    我:“……”

    ……不会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吧?!

    躺在身侧的源博雅也睁开眼睛。他翻身坐起,看见我才松了口气。室内的光很昏暗,大约才刚刚天亮。他抬手替我稍稍挡住光线,忽然俯身,柔软的触感在眼角轻柔的一触,吻去了溢出的泪水。

    我:“……”

    我:“……”

    我:“……”

    ……糟,本晴明这下真的玩脱了。

 

 

    * 晴明大人昨天身体日了狗了,今天心情日了狗了……

    * 我算明白了,我写的根本就是一篇披着搞事皮的搞基文……

    * 伪装出温和表象实际性格恶劣喜欢开玩笑的安倍晴明=温柔坚定的白晴明+冷酷固执的黑晴明,然后分别找到了相好的……这种时候玩身份互换梗就很尴尬了。

    * 于是今天的tag愉快的加上了一笔……

 

评论(41)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