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刀剑乱舞】敌审日常(二)

    (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e9996b

 

    * 本文需配合溯行军立绘食用

    * 放飞自我之作,包含病态设定

    * 男审非女审,有暗堕身体异化设定

 

    4

    今天要去哪里出阵呢……

    我摆弄着一叠卡片,拿不定主意。

    “去阻止本能寺大火怎么样?”我问坐在一旁的敌打刀。

    “比起去本能寺,我倒是更想去江户呢……”敌打刀跟我一样盘膝坐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头,懒洋洋的把头顶的斗笠拿下来扇着风:“说不定会看到前主人哦,真是想想就觉得血液沸腾了……”1

    “江户啊……”我从卡片里找出那一张。

    “喔,大和守君想见冲田君吗?”另一把敌打刀问:“不如直接去池田屋好了,冲田君一定在吧!”

    “池田屋……?”大和守扇风的动作一顿,缠绕着手臂的骨质凸起好像活过来一样扭动:“还真是怀念呐!那可是……”

    “……加州清光折断的地方。”第二把敌打刀接口。他们对视一眼,一起看向我。大和守把斗笠戴在头上:“呐呐,主人,今天就去池田屋出阵怎么样?”

    “可以呀!”我把写着江户的卡片丢回去,拿起另一张写着池田屋的:“唔……只有你们不够啊,再加上一把枪怎么样?这样还差三把……”

    “当然没问题!”大和守用轻松的语气说着,接过我递上的卡片,忽然低头笑道:“主人想不想跟我们一起出阵呢?”

    “诶,我也出阵吗?”我很奇怪:“审神者不是只要在本丸里安排出阵就好了吗?”

    “嘛,那是政府审神者需要干的事。主人可是敌审神者哦,当然可以跟我们一起出阵咯!”大和守笑眯眯的说:“主人不想来看一下我们的实力吗?”2

    “好啊!”我冲他张开手:“抱!”

    大和守勾起嘴角,刚刚冲我伸出手,突然一双手从他头顶越过,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在他的手臂上——敌大太刀对愣住的大和守冷笑:“抱歉,你太矮了,没有看到。”

    大和守保持着伸手的动作,仰头看着我们。他扯开嘴角,露出森森白牙:“哈,会这样说的,肯定是萤丸桑吧?”

    敌大太刀没有理他,低头对我说道:“主人要一起出阵吗?那就让我来带着主人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哦!”

    “可以呀!”我无所谓的点头。

    “哦呀,主人也要出阵吗?这可真是难得……”另一把跟在他身后进来的敌太刀用尖锐的指尖摩挲着下唇:“既然是去池田屋,不如把加州清光也一起带上吧。”

    “加州清光……”大和守低语,全身都散发出愉悦的气息:“不错,当然要带上清光桑了……”

    于是一刻钟后,我坐在萤丸的手臂上居高临下的数了数,一把敌大太刀,一把敌太刀,两把敌打刀,一把敌枪,还有一把被捆成粽子的加州清光,正好六把刀。

    “主人,清光桑还没有暗堕,不能算作出阵人数呢。”一把敌打刀说。我看了一眼跟其他敌刀画风明显不一样的加州清光,想了想:“那就再加一把短刀……”

    “哈哈哈,加上我这个老爷爷如何?”另一把敌太刀从院子另一边走过来。他一开口,原本正飞快的往这边飞的敌短刀们都慢下来,蔫蔫的让开了。敌太刀从容的穿过他们走过来,我认出他乌帽垂下的穗子:“是三日月呀!”

    “主人能认出我了?哈哈哈,甚好甚好。”3

    “这样人就齐了……目标池田屋,出发吧!”我向后靠在萤丸的胸口,伸手向前一指。

    “好,主人坐稳咯!”萤丸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三日月,用另一只手环住我,向前一步踏入突然出现在空气中的紫黑色漩涡。眼前一黑,我们已经站在一处黑暗的街道上。

 

    5

    这还是我成为审神者之后第一次离开本丸——被溯行军绑走那一次不算,而且我也记不清了——我新奇的打量着周围。萤丸带着我走向一家店铺门口,然后在门口盘膝坐了下来,把我放在他的膝盖上。

    两把敌太刀也跟着坐在他身边,只有两把敌打刀拎着不停挣扎的加州清光走了进去。我奇怪的问道:“我们不进去吗?”

    “我们只要在这里阻止政府派来的刀剑就可以了。”不是三日月的那把敌太刀笑眯眯的回答道:“就算是野狐也并不擅长在室内那样狭窄的地方作战呢~”

    会把狐狸挂在嘴边的……我高兴的拍手:“我知道了,你是鸣狐吧!”

    “哈哈哈,主人又记错了,鸣狐是打刀。”三日月伸手揉揉我的头:“这是小狐丸,是在稻荷明神的加护下锻造的名刀。”

    “喔……”我点头,转向沉默的立在一旁的敌枪。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敌枪简直像巨人一样高大:“那你是谁?”

    敌枪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主人叫他敌枪甲就好了。”萤丸不在乎的说:“连自我意识都没有的家伙,不过是消耗品嘛!”

    “这样哦。”我点头,忽然听见一连串的脚步声。敌枪立刻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毫不犹豫的提起抢就冲着突然出现的一团黑影刺去。

    “糟糕!敌袭!”黑影中传来惊呼:“没事吧,长谷部?”

    “唔……我还能继续战斗,只要不致死都不碍事!”黑影中传出另一个沉稳的声音。4

    “不致死……?”三日月意味不明的念着他的话,起身抽刀出鞘,小狐丸紧随其后。他一手握着太刀,另一只手对我伸出,歪头笑道:“主人要不要和小狐一起跳舞呢?”5

    “哈,主人还能不能跳舞,你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野狐?”萤丸抓回我冲小狐丸伸出的手。他两只冰冷的手爪掐着我的腰把我举起来,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接着站起身。我连忙抓紧他头上的角。他对小狐丸嗤了一声,抽出长长的本体大太刀,蓝紫色的电光在漆黑的刀刃上闪耀:“主人抓稳了吗?嗯……那么,主人随我一起华丽的开始战斗吧!”6

    话音未落,他已经冲了出去。风急速从耳边吹过,我闭上眼睛,听见一连串刀刃相接的声音,还夹杂着不知从谁嘴里发出的怒吼。好不容易风停下来,我睁开眼,看见几把刀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都在怒视着我们。其中一把刀试图爬起来,三日月随手一刀斩下,血花四溅,那把刀倒回地上,又一次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还真是有精神呐……”三日月伸手摸着下巴自言自语:“不愧是长谷部,只要一息尚存,都还能战斗……”他说完,轻笑一声,手中的刀竖起,动作优雅又毫不留情的贯穿了那把刀的胸膛:“既然如此,便连‘一息’都不能留下呢……”7

    “长谷部!!!”另一把刀发出悲痛的呼声。他怒视着三日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溯行军属,敌太刀甲,敌太刀乙,以及敌大太刀丙……哈哈哈,这样说还真是奇怪啊!”三日月说到一半,自顾自的笑起来。

    “一,二,三,四,五……哦呀,除了长谷部,都是短刀。”小狐丸蹲在那把刀旁边,冲我招手:“主人不是很好奇我们暗堕前的样子吗?这些都是粟田口家的短刀们!”

    “诶?”我连忙拍了拍萤丸的角:“放我下来!”

    “……有什么好看的嘛!”萤丸不情愿的抬手把我从脖子上抱下来。我一碰到地面立刻跑过去,跑了两步,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小狐丸眼疾手快的扶住我,顺便把我抱起来:“主人是想要小狐的公主抱吗?”8

    我顾不得发痛的脚腕,示意他把我抱到地上的短刀们旁边。与高大的敌太刀相比格外小只的短刀瞪着我:“你又是什么?咳咳……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刀……”

    “我不是刀,是敌审神者!”我摸了摸他的脸,果然,和加州清光一样又暖又软。我顺手摸了一把小狐丸的,冰冷得仿佛面具一般。小狐丸侧过头方便我摸,闪烁着蓝紫色电光的细长双眸愉快的弯起。

    “敌……审神者?”地上的另一把短刀擦去唇边的血:“不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说着,又看向小狐丸:“……有自主意识的溯行军,这怎么可能……”

    “糟糕,看来秘密被发现了。”小狐丸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问道:“怎么办呢,三日月殿下?”

    “真没办法。”三日月的声音同样带着淡淡的笑意:“为了不让秘密流传出去,只能……”

    “……把他们都斩碎!”一把刀突然擦着我的鼻尖劈落,地上的短刀睁大眼睛,被斩开的身躯缓缓消散在空气中。漆黑的刀刃又是一挥,地上的刀们纷纷被斩开,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

    站在另一边的三日月举起刀挡住一直劈到他面前的漆黑大太刀,笑眯眯的说:“小心,我这个老爷爷可经不起折腾呢,哈哈哈!”

    “切……”萤丸收刀回鞘。

    我正晃着腿看着,一只冰冷的手爪忽然贴在我的脸上,稍稍用力,让我转回头看着手的主人。小狐丸歪头:“主人,我的毛发都被弄乱了呢~”9

    “诶?”我伸手扒拉着他从乌帽下面探出来的短发:“没有呀,一直都乱糟糟的啊?”

    小狐丸眯起眼睛,抓住我的手从他头发上拿开,摸上他自己的胸膛:“是这里哦~”

    他胸前的甲胄被斩开,青白的皮肤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染黑了我的手。

    “原来你受伤了!”我恍然大悟:“是要手入吗?”

    “当然要拜托主人帮我保养一下皮毛了~”他轻快的说。10

    我把手按在他胸前,翻卷的血肉合拢,愈合,残破的甲胄也重新拼合在一起。小狐丸享受的叹息一声,埋头在我颈上蹭了蹭,含糊的说道:“谢谢主人~”

    “痒……”我推开他的大脑袋,不小心碰掉了他头上的乌帽。他歪了一下头,头顶两撮立起来的头发晃了晃。我奇怪的伸手摸摸,头发软软的,手感很好。

    “主人喜欢吗?”小狐丸问。

    “喜欢!”

    小狐丸轻笑。

    “敌人已经解决了,不如进去看看吧?”三日月说:“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呢。”

    小狐丸抱着我站起来,跟在他后面向那间店铺走去。店铺的门楣很低,他们不得不弯下腰才能走进去。里面昏暗一片,血腥气浓厚。三日月环顾一圈,率先向二楼走去。我被抱上楼之前只来得及看见地上倒着许多尸体,接着就被一个声音吸引了注意力——“看,这不就好了吗?”

    说话的是一把敌打刀。他把自己的本体刀抗在肩上,语气轻松:“这样清光桑就再也不会折断了呢!”

    二楼同样倒着许多尸体,过多的鲜血顺着台阶流了下去。加州清光跪在地上,月光从窗户透入室内,照亮了他绝望的表情。他嘶吼道:“你都做了什么啊!!!”

    “没有做什么啊,只是替冲田君把敌人全部首落……”敌打刀甩了甩刀刃上的鲜血,无所谓的说:“嘛,不小心把其他人也杀掉了……当然,只要冲田君活着就好了嘛!”他说着,从一个倒在地上的人身边拾起一把红色刀鞘的打刀,将刀刃抽出,赞赏的说道:“果然还是完整的清光桑最漂亮了!”

    “大和守……”加州清光身体颤抖,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能……”

    “这不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吗?被赋予了人形,拥有改变历史的能力,怎么能不好好的使用呢……是不是,主人?”敌打刀回头笑道。

    “嗯!”我点头。

    “啰啰嗦嗦,到底有完没完了!”萤丸不耐烦的说。他高大的身躯要半蹲下来才能挤在狭窄的室内:“我可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

    “不要急嘛,萤丸桑!”敌打刀笑着把刀送回鞘中:“这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加州清光忽然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肩。但是更多的骨刺刺破了他的后背和膝盖,从他全身每一个关节长出。他发出惨叫声,跌跌撞撞的后退了几步,却摔倒在满地鲜血中。

    “不,不不不——啊啊啊啊啊!”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内心中不是很渴望见到这样的局面吗?”敌打刀抱着双臂,悠闲的说:“何不顺从内心,随着我们一同改变历史呢?”

    我看着加州清光在地上翻滚,厚重的黑雾遮住了他的身体,他抠着地面的手指扭曲膨胀,青黑色的手爪撕裂了地板。他绝望的捂住眼睛,指缝间渐渐透露出蓝紫色的光,两行泪水顺着他逐渐变得青白的皮肤流下。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

    ——【怎样对我都好,求求你们放过他,求求你们……】

    ——【山姥切……山姥切!!!】

    “主人在想什么?”小狐丸揉揉我的头:“第一次看到暗堕的刀,被吓到了吗?”

    “唔……我只是在想,加州清光暗堕的话,我们不就有七把刀了吗?”我困惑的数了数所有在场的刀:“那该怎么回到本丸呢?我一次只能带走六把呀?”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本丸,出来后才发现原来想要返回本丸需要耗费比我想得还要多的力量。我最多只能把六把刀和我自己一起带回本丸……奇怪,那么平时他们是怎么在出阵后自己回到本丸的呢?还能够把没有暗堕的加州清光也一起带回去……?

    “这还不简单……”小狐丸轻笑,突然抽刀。所有敌刀都同一时间转向他。他目光从萤丸身上扫过,嘴角上挑,一刀将蹲在一旁的敌枪整个劈成两半,轻松的说道:“好了,现在就是六把刀了呢!”

    敌枪的身影扭曲了一下,喷溅在墙上地上的黑色鲜血缓缓消散。同一时间,加州清光也停止了挣扎,蓝紫色的电光在他苍白的赤裸胸膛上跃动。他抬起头,斗笠下的双眼闪着凶厉的光。

    “好厉害!”我鼓掌。

    他愉悦的弯起眼睛。

    “呵,真是凶性难驯的野狐……”萤丸厌恶的擦着溅到他甲胄上的鲜血:“明明只要汲取扭曲历史的力量就足够了,还要做出无用的事来满足自己的破坏欲望……”

    “主人第一次出阵还不知道吧?只要我们改变了历史原有的轨迹,就可以得到力量哦。”敌打刀说道,闭目深深吸了一口气,露出迷醉的表情:“啊啊啊……真是让人上瘾的感觉呢……”他说着睁开眼,笑得十分无辜:“小狐丸桑做得可不是无用的事。少一个人,每个人不就可以分到更多的力量了吗?”

    “诶,那我也能分到吗?”我问。

    “哈哈哈,主人是感觉不到的,只有我们这些刀剑才能感觉到。”三日月揉揉我的头,蓝紫色的眸扫了一眼敌打刀:“不过,若是主人可以带我们回本丸,倒是的确可以省下许多力量呢。”

    “好呀!”我点头:“现在就要回去吗……”

    “主人不愿意随我们回去吗?”小狐丸用鼻子蹭了蹭我的发顶。

    “愿意呀!”我推开他的脑袋,忍不住又揉了揉他头顶那两撮软软的头发:“可是我想吃罐头……”

    “罐头?”他一愣。

    “嗯,罐头!”我期待的说:“我们买罐头回去吧,我还想看胁差怎么用腿开罐头呢!”

    “罐头……那只有万屋才有得买吧?”敌打刀摸着下巴思索:“啊……太久了,已经记不清了!清光桑还记得吗?万屋到底有没有罐头呢?”

    地上的加州清光慢慢站起来,看起来与两把敌打刀没有区别。他瞥了一眼我,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有。”

    他的话音一出,所有敌刀都一起看向他。加州清光倒退了一步,戒备的伸手按住腰间的刀柄。他抓住刀柄时手爪僵硬了一瞬间,又立刻将刀柄握紧。

    “嘛,嘛,清光桑不要紧张~”另一把敌打刀笑着说:“只是有点意外呐……”

    “没想到清光桑竟然保有自己的意识。”一开始说话的敌打刀笑眯眯的点头:“真难得,又多了一个‘同伴’呢……”

    “什么意思……”加州清光警惕的看着他。

    “以后清光桑就知道咯~”敌打刀轻快的说。

    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伸手拽了拽小狐丸的头发。他低头看着我,我重复道:“我想吃罐头……”

    “这可难办了啊……”三日月摸着下巴,语气很苦恼,脸上却笑眯眯的:“如果我们这样走进万屋,会被发现吧,哈哈哈哈!”

    “不好笑。”萤丸冷冷的说。

    “可以做点伪装嘛!”敌打刀兴致勃勃的在我身上比了比:“只要戴着帽子把主人的角遮住,再带一双手套……唔,还要加上斗篷……”

    “哦?让主人一个人去万物吗?”小狐丸轻笑:“恐怕很难做到呢。”

    “说得也是……”敌打刀遗憾的放下手。

    “可以哦。”三日月突然说。

    两把敌刀都看向他。

    小狐疑惑的问:“三日月殿下在开玩笑吗?”

    “哈哈哈,老人家自有老人家的办法!”三日月乐呵呵的说:“记得我跟主人说过,在厚坚山出阵的话,可以捞到另一把我吗?”

    “你是想……”小狐丸惊讶。

    “没错。”三日月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呀?”我奇怪的问。

    三日月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前,微笑:“主人到时候就知道了……”

 

    TBC……

 

 

    * 下章去万屋给敌审买罐头!

    * 可以看得出来,萤丸跟三条组分别是溯行军本丸里的两个不同势力……当然本丸不止这两个势力,还有别的。这文里没有一个不黑的,别指望有正能量了。不,被被还是可以指望一下的,溯行军阵营唯一的良心被!【拇指

 

    * 所有标注的台词(大多有改动,算是相关的梗来源吧):

    1:大和守安定-内番终了

    2:大和守安定-演练开战

    3:三日月宗近-登陆(读取中)

    4:压切长谷部-负伤

    5:小狐丸-开战

    6:萤丸-开战(出阵)

    7:压切长谷部-中伤/重伤

    8:小狐丸-本丸

    9:小狐丸-负伤(本丸)

    10:小狐丸-手入(轻伤)

 

评论(27)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