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刀剑乱舞】敌审日常(三)

(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e9996b
(二)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ed5e64

 

    * 本文需配合溯行军立绘食用

    * 放飞自我之作,包含病态设定

    * 男审非女审,有暗堕身体异化设定

 

    6

    我把手入完毕的刀还给敌打刀,他站起身走出房间。另一把一模一样的敌打刀走进房间,在我面前跪坐下来,双手奉上自己的本体打刀。

    “还有几个?”我一边用打粉棒在满是裂痕的刀刃上随便敲着玩,一边问旁边的山姥切。

    “还有一把敌打刀丙,两把敌太刀乙,一把敌太刀丙,一把敌大太刀乙和三把敌短刀甲。”山姥切说。

    “唔……还有八个……”我把被敲得光滑锃亮的刀刃还给敌打刀乙,他面无表情的将刀回鞘,起立,转身,离开房间。又一把敌打刀走进来,跪坐下来,看着我。

    我伸手:“把刀给我。”

    他沉默的看着我,没有动。

    我奇怪的抬头,发现他赤裸的上身并没有伤痕。我用手摸了摸,也没有感觉他其他地方受伤了。他啪的一下拍掉我的手,手爪按在刀柄上摩挲,斗笠下的蓝紫色双眼微微眯起:“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敌审神者呀!”我答道。说完才反应过来:“你会说话啊……原来不是敌打刀丙吗?那你是谁?”

    “我是……”他抿起唇,冷笑一声:“……敌打刀罢了。”

    “加州清光。”山姥切突然说。他手一伸,把我圈在怀里,一只手爪同样按在刀柄上:“你来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敌打刀仿佛被刺了一刀,狼狈的起身后退几步。

    山姥切不说话,只戒备的看着他。

    “这么大的杀气……发生什么了?”一个声音在门外说。一把敌太刀探头看了一眼,走进来:“主人手入累了吗?”

    “没有呀,可是好无聊……”

    “无聊吗……”敌太刀将手中端着的一个盘子摆在我面前:“主人要不要吃些点心休息一下?”

    “点心?”我看了一眼盘子里几个白色的团子,用手捻起一个咬了一口。

    “味道如何?”敌太刀问。

    我一下子哭出来:“……太难吃了。”

    “诶……?”敌太刀一愣。他也拿起一个咬了一口,表情忽然一僵:“啊,忘记了,我已经尝不出味道了……是太咸了吗?”

    “嗯嗯嗯!”我哭着点头。

    “看来是把盐和糖放反了呢……”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

    “你是……烛台切?”站在一旁的敌打刀忽然问。

    “……”敌太刀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敌打刀握紧刀柄:“连你也暗堕了吗?……为什么?”

    “为什么?”敌太刀挑眉,冷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敌打刀抿唇,愤恨的扭头离开房间。他刚一走,另一把敌打刀便走进房间,跪坐下来,双手奉上自己的本体打刀。我捡起打粉棒在他的刀刃上随手乱拍,还顺手拿起一个团子塞进了他嘴里。他张嘴嚼,嚼,嚼,咕噜,咽下去了。

    ……毫无反应。

    “嗯,看来他是敌打刀丙。”我点头。

    敌太刀扶额:“……我去重新做。”

    他走后,我把剩下的两个团子塞给了两把敌太刀乙,正好一人一个。第一个敌太刀乙毫无反应,第二个敌太刀乙疑惑的看着我递到他嘴边的团子:“主殿……这是何意?”

    “诶,不是敌太刀乙……你又是谁插队啦?”我问。

    “一期一振,拜见主殿。”敌太刀握住我的手,把我送到他嘴边的团子放回盘子里。他仔细看了我几眼,伸出一根手爪在我脸颊上擦过:“主殿怎么哭了?”

    “因为点心太难吃了……”

    “竟然因为这种理由……”一期面无表情的把盘子端到一旁,对我伸出手:“主殿请随我来。”

    “诶?可是还没有手入完呢。”我掰手指算了算:“还有一把敌太刀丙,一把敌大太刀乙……”

    “那些无用的废物,碎掉就碎掉吧。”一期无所谓的说。

    “这样啊……”我冲他伸手,让他把我抱起来:“我们要去哪里呀?”

    “为您去万屋做准备。”一期让我坐在他的手臂上,稳稳的站起来,走路没有一点摇晃:“三日月殿下已经出阵归来,还需要您的配合才能完成伪装。”

    “好呀!”我高兴的问道:“做完伪装是不是就可以去万屋买罐头吃啦?”

    “是。”

    我们走到院子里,一把敌太刀正站在院中的枯树下,手中握着一把太刀。他举起太刀对着昏暗的天空,手指从刀刃上抹过,蓝紫色的眸眯着,嘴角上挑,似乎在笑。

    “主人来了?”敌太刀侧头看向我们,露出乌帽下的金色穗子。

    “已经准备好了吗?”一期问。

    “没问题。”三日月对他点头,笑着看向我:“现在只需要主人唤醒这把刀就可以了……”他说着,将刀递给我:“……便是这把‘三日月宗近’。”

    “咦,这就是三日月原本的样子吗?”我好奇的拿起刀,学着他的样子对着天空看了看。

    “是的,被称作天下五剑中最美丽的一把……主人觉得如何?”三日月笑着说。

    “看不出来呀……”我把刀放下来:“……不过三日月说最美丽,应该就是最美丽的一把了吧?”

    “哈哈哈,主人还真是直白……”三日月揉揉我的头,后退了一步:“请您将灵力输入刀身,唤醒他吧。”

    “好!”

    我把灵力送入刀身,它从我掌心浮起来,爆发出绚烂的白光。一期带着我后退了一步,那团光拉长成人形,一只手忽然从光中探出,握住了浮在空中的刀柄。

    “在下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刀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请多多指教。”光芒散去,一个蓝衣青年微笑着对我说。

 

    7

    原来三日月暗堕之前长得亮闪闪的……身上没有骨刺没有尾巴,还好矮啊!在我新奇的打量他的时候,‘三日月宗近’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他迅速抽出刀,戒备的后退半步:“……溯行军?!”

    “哦?真的成功了……”在他背后,三日月感叹。他看着闻言转身面对着他的‘三日月宗近’,爽朗的笑道:“原来我长这样……都快忘记了,哈哈哈哈!”

    ‘三日月宗近’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身体绷得很紧。一声刀刃相接的刺耳声音,他向我们的方向倒退了几步,手中的刀脱手飞出,落在不远处。三日月上前一步,手爪掐住他的喉咙,一用力便将他举了起来。他侧头看着我:“接下来就要麻烦你了。”

    “要我做什么?”我问。

    “用您的灵力将三日月殿下包裹住。”回答的是一期。他握住我的一只手,将我的手按在三日月手臂的甲胄上。我依言释放出灵力将三日月包裹起来。三日月笑着对我点头,闭上眼。他手里抓着的‘三日月宗近’忽然失去钳制从半空掉下来——灵力包裹下的不再是高大的敌太刀,而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太刀。

    一期放开我的手,抓住黑色太刀的刀柄,迅速将它塞入‘三日月宗近’手中,接着抽出本体太刀,刀刃笔直的对准他的喉咙。地上的蓝发青年垂着头一动不动,过了半晌才抬起头,没有握着刀柄的那只手抬起,搭在一期的刀刃上,将刀从脖颈前推开:“可以了,一期。”

    一期打量他几眼,收刀回鞘:“如何?”

    “唔……久违了的感觉……”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微微一笑:“虽然不能坚持太久,不过去万物买罐头的话,时间倒是很充裕呢。”

    “诶,是三日月吗?”我惊讶的看着他。

    他蓝色的眼睛转向我,眼底一轮金色的弯月荡漾着笑意:“主人想确认一下吗?”他说着低下头,金色的穗子晃了晃:“不如你来摸摸看?”

    “可以吗?”我高兴的问。

    “哈哈哈,随你随你,可以触摸的。”

    于是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果然温暖又柔软,一点都不像暗堕之后的样子。

    “接下来,就轮到给你打扮了。”三日月笑着抬起头:“一期,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吗?”

    “乱他们随时可以开始。”一期说,冰冷的声音似乎缓和了一些。

    我被一期抱进房间,几把敌短刀兴奋的围着我们转圈。

    “一期哥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主人打扮得很可爱的!”

    “大将,请您抬起手……唔,还是太小了吗……”

    “斗篷呢斗篷呢?啊!鲶尾你小心不要把斗篷划破了呀!”

    我乖乖的配合他们给我戴上帽子和手套,披上一件白色披风,毛绒绒的领子竖起来恰好能挡住脖子上的纹路。一期把打扮好的我抱到一把带轮子的椅子上,推着我走出房间。三日月正站在院中不知做什么,听见我们出来的声音,他转回身,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可真是……”他奇异的蓝金色眸子打量了我几眼,笑道:“……久违了。”

    他走到我面前,弯腰用手触碰我的脸,微凉的手指描绘了一遍我的五官轮廓,最后顺着耳朵摸上我被一期编起来的头发:“原来你的头发已经长得这么长了……”

    “以前也是这么长的呀?”我揪了揪发尾,很疑惑。在我印象里它一直这么长,暗堕之后再也没有长过。

    三日月按住我的手,不让我继续扯自己的头发。他忽然伸手从剑柄上取下一条金色的穗子。剑柄漆黑,在被取下唯一的装饰后更是与华丽的剑鞘反差鲜明。那条穗子和垂落在他蓝发间的穗子一模一样,他低头把它缠在我的发绳上,后退了一步,满意的眯起眼睛:“很合适。”

    我摸了摸穗子,三日月笑着制止我:“不要取下来。”

    “……任何时候都不要取下来。”他抓着我的手腕,注视着我的眼睛:“记住了吗?”

    “好!”

    他放开我的手,走到我身后。轮椅被推得向前移动,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那么,出发吧……主人。”

 

    8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走着许多人,大多数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带着一个青年的组合,偶尔也有两个青年一起走。我们经过时,不少人都会转头盯着我们看。我紧张的抬头问三日月:“我们是不是被发现了呀?”

    “不用担心。”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微笑着说:“不会有人发现。”

    我哦了一声,又看了一会儿街上的人,忍不住再次问三日月:“为什么有好多刀长得一模一样……不是只有我们溯行军才都长得一样吗?”

    “这个嘛……”他露出思索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呢,哈哈哈哈!”

    他一笑,周围看过来的人更多了,我隐约还听见有人在嘀咕“关爱老人家”什么的。但我转头去看的时候,又不知道是谁在说话。街上到处都是鲜亮的色彩,吵吵闹闹的让人很不习惯。三日月很快推着我走进一家店铺,里面摆着许多架子,架子上满满的放着各种奇怪的东西。

    “要买哪一种罐头呢?”三日月在货架前驻足,用手捏着下巴:“水果的,鳗鱼的……哦,还有猪肉的吗……”

    “菠萝的菠萝的!”我说。

    三日月笑着点头:“那就菠萝的吧。”

    我心满意足的抱着菠萝罐头,被三日月推出万屋大门。他没有返回,而是推着我向另一个方向走去。那座建筑里的人数比起热闹的万屋也不遑多让,三日月把我推到一个角落:“主人可以在这里等待片刻吗?”

    “可以呀!”

    他为我整理了一下发尾的穗子,转身向建筑内部走去。

    我抱着罐头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被两个人的对话吸引了注意力。

    “……又出现了。就在昨天,又有一个世界沦陷了。这个月失去的世界比去年一年的加起来都多呢!”

    “到底怎么回事,政|府还没有解释吗?”

    “请报上说到目前为止所有被派往那些世界出阵的刀剑们没有一个返回,全部碎了……早就有人怀疑是跟检非违使一样的新敌军,但政|府说是溯行军……”

    “我看到了,可是政|府不是说那些世界的历史已经扭曲,普通刀剑进入的话有很大可能暗堕,所以才没有派人调查……他们又怎么能肯定是溯行军做的?”

    “据说和去年发生的本丸坐标泄露事件也有关系……对了,你的本丸不就是其中之一吗?有看到那些溯行军的样子吗?”

    我转头看过去,一个少女摇头:“不清楚,当时是一期桑发现的,他带领短刀们将溯行军击退了……”她说着,视线漂移了一下,恰好与我相对。她一愣,眼神有些疑惑。

    “怎么了?”她旁边的少女问。

    “没什么,看到一个人,稍微有点在意……”她笑笑,转回头:“可能是长得有点像吧……”

    “你是说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人吗?”她的同伴问:“我好像看见他的近侍是三日月宗近殿下……真是羡慕啊!要是能锻出爷爷我被打断腿都愿意……”

    “嘘,小点声!”

    “放心吧,这么远他听不到啦!”

    她们一边说一边合上手中的卷轴离开。我把视线收回来,看见三日月也拿着一个同样的卷轴向我走来。他心情很好的样子,蓝金色的眸子里带着闲适的笑意:“等了很久吗?”

    “没有。”我摇头。

    “回去吧。”他低头对我微笑。

    “好~”

 

    TBC……

 

    * 懒得列梗了……反正都是爷爷那几句经典的话

    * 爷爷没有死,下章还会露个脸。暗堕的叫做‘三日月’,没有暗堕的叫做‘三日月宗近’,这样来区分吧。

    * 我发现我怎么每章都要疑似发个便当……第一章是清光,第二章是爷爷,猜猜看下章被疑似发便当的会是谁?

    * 本来还应该有一章,但是被lofter一个敏感词搞得浪费了太久,还专门开了一个小号来不停的分段发布排查敏感词……无力吐槽,下章明天再说吧……

 

 

 

评论(33)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