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刀剑乱舞】敌审日常(四)

(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e9996b 
(二)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ed5e64
(三)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f21ae2

 

* 本文需配合溯行军立绘食用

* 放飞自我之作,包含病态设定

* 男审非女审,有暗堕身体异化设定

 

 

    9

    回到本丸之后,敌短刀们都迎上来。一把敌短刀绕着我飞了好几圈,看得我眼睛都花了,这才停在我面前:“主人主人,有人发现你是敌审神者吗?”

    “没有。”

    “耶!”敌短们都欢呼起来,然后凑在一起去捡地上掉落的本体短刀,又一次缠成一团。跟在他们身后的敌太刀蹲下来把他们挨个解开,手法超熟练,肯定是一期。

    山姥切帮我解开斗篷:“主人玩得高兴吗?”

    “高兴呀!”我伸手让他帮我把手套摘掉,把罐头递给他:“给你的,菠萝罐头!”

    “菠萝……”山姥切手一顿,低声道:“还记得吗……”

    “嗯?”

    “没什么。”他拿起罐头,递给旁边兴高采烈等了半天的敌胁差。敌胁差举起一只刀足,锋利的尖端咔咔咔绕着罐头划了一圈,轻易把罐头打开了。我立刻鼓掌:“好厉害!”

    敌胁差骄傲的举起两只刀足在空中对撞了一下,结果剩下的四条腿失去平衡摔倒在好不容易解开的敌短刀们身上,又引发了新一轮的混乱。一期面无表情的把他们挨个从骨蛇球里抽出来,抖抖抖,把蛇骨抖整齐,然后再去抽下一条,动作优雅果决,有条不紊,就是看得我觉得蛇骨尾巴也隐隐作痛……

    山姥切把罐头递回给我,我奇怪的问:“你不吃吗?”

    他摇头:“你吃吧,我尝不出味道。”

    “哦……”

    我拿起勺子舀了一块菠萝,又酸又甜,完全不是我喜欢吃的……奇怪,明明不喜欢吃,为什么买罐头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买菠萝罐头呢?

    ——【……菠萝?】

    ——【是啊,菠萝和你的头发颜色一样……那我们约好了,等逃出去,我就请你吃菠萝!】

    ——【……好。】

    我咬着勺子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发现敌短刀们和敌胁差不知何时都离开了,只有一把敌太刀站在门口注视着我。

    “怎么了,一期?”我奇怪的问。

    “……一期?”敌太刀走进来:“看不到标识,所以又认不出我了吗?”

    “诶?不是一期吗?”

    “看来要给你一些提示才行……”他眯起眼睛,慢悠悠的说道:“锻冶中打除刀纹较多,因此被称作……?”

    “三日月!”我一下想起来之前听那个‘三日月宗近’自我介绍时说的话。

    “哈哈哈,没错!”他笑着揉揉我的头发。

    “咦,你又变回来了呀?”

    他没有回答,伸手解下我发绳上缠着的穗子,递给我。我拿起来,他低下头:“我不擅长打扮,要麻烦你了。”

    我把穗子系在他的乌帽下,他抬起头微微一笑,恍惚间我似乎看见那个蓝发青年优雅的微笑,但眨了一下眼,面前还是敌太刀们一模一样的面容。

    “今天辛苦你了。”他起身,看了山姥切一眼:“好好休息吧。”

    “嗯!”我点头。

    他离开后,山姥切问道:“主人,要休息吗?”

    “可是我还不困……”

    他伸手把我头发整理了一下,“今日……还是早些休息吧。”

    “好吧,听你的!”我点头,扯着他的红布抱在怀里,一头倒在他的膝盖上:“山姥切晚安!”

    他抬起手,在扯回红布和把我扶起来之间犹豫了一下,最终轻轻的覆在我的双眼上。

    “……晚安。”

 

    10

    我忽然惊醒。

    房间里漆黑一片,没有熟悉的人影。我试探的叫道:“……山姥切?”

    没有回答。

    山姥切不见了……

    我钻出被褥,爬到房间门口,推开拉门。院中昏暗一片,弥漫着一层浓厚的雾气。本丸的天空变化很小,我都是通过雾气来判断晨昏。现在雾气这么浓,应该是午夜。

    ……山姥切去哪里了?

    我抓着门框站起来,扶着墙壁慢慢往前走,顺着走廊一间一间的找过去。

    “山姥切?”

    “……山姥切你在吗?”

    “山姥切你在哪里啊……”

    “山姥切……”

    所有房间都是空的,不仅山姥切不见了,所有的敌刀都不见了。我穿过一条又一条的长廊,四处都找不到人。浓厚的雾气翻滚,似乎越来越重,连廊柱都看不清了。我松开一根廊柱,试着向前走了几步,伸手去摸下一根。白茫茫的雾气中隐约出现了什么,我上前一步扶住,触手冰冷,凸凹不平。

    “主人怎么在这里?”廊柱伸出两只手,把我抱了起来。敌太刀的面容从雾气中浮现:“抓——到了~”

    “你是谁?”我问。

    “是鹤丸哟~”他轻快的说,看向我的背后:“主人是走过来的吗?”

    “嗯!”我点头:“我在找山姥切,你看到山姥切了吗?”

    他没有回答,依旧注视着我背后的长廊:“啊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我扭头向来路看去,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他忽然蹲下来,手爪从地上抹过,沾上一道鲜艳的红色。他注视我片刻,在地板上坐下来,让我坐在他的膝盖上,然后扶起我的两条腿。

    “痛痛痛!”

    “嗯?原来会感觉到痛吗?”他用手点了点被染成红色的裤脚:“白色的衣装染上赤红,可是很像鹤的吧?”他说完突然笑起来:“哈哈哈,哪有红脚鹤呢?”

    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扯了扯他的头发:“鹤丸,你有没有看到山姥切?我找不到他了……”

    “是为了找山姥切才把自己弄成这样子吗……”他把我的裤脚扯下来盖住脚腕,抱着我站起来:“嘛,都这么晚了,该回去了哦。”

    “不要,我要找山姥切!”我摇头。

    “这可不行呢,现在回去睡觉才比较乖。”他摸摸我的头发,扬起笑脸:“明天我再陪你找山姥切,如何?”

    “要山姥切!”

    他闪动着蓝紫色锐光的眸眯起,沉默片刻,忽然说道:“在主人心里山姥切这么重要……如果不小心失去了,会不会受到很大的惊吓呢?”

    “失去……山姥切?”我一愣。

    “夜间到处乱走的话,可是很容易丢失重要东西的哟~”他笑眯眯的说:“不过睡一觉,也许就会回来了?”

    “……不允许。”

    “嗯?主人说什么?”他把手放在耳边,凑近我。

    “我不允许。”我掐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正对着我。他眼睛睁大,露出愕然的表情,“我不允许山姥切消失!任何人……任何人都不允许再伤害山姥切!”

    “……”

    “……哈,吓到了呢。”几秒钟后,他勾起嘴角,轻笑一声:“主人说完了吗?说完的话,该乖乖回去睡……”

    “不,我要先找到山姥切!”我打断他的话。

    所有表情忽然从鹤丸脸上褪去。他冷冷的看着我:“主人,你应该回房间去睡觉……现在就去。”

 

    11

    我推开最后一个房间的门。

    房间里,一个人倏然抬头。我连忙跑进房间,一不小心绊了一下,又向前爬了几步。雾气在门外涌动,稍稍照亮了他的脸,也照亮了他的蓝发和发间垂下的金色穗子。

    “……你不是山姥切。”我停下来:“怎么会呢……他应该在这里……”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的蓝发青年平静的说。他站起来向我走了几步,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你在寻找谁?”

    “我在找山姥切……他比你矮一点,有金色的头发,身上披着白色的布……你有看到过他吗?”我仰头问他。

    门外的雾气涌入室内,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听见锁链在地上拖拽的声音,蓝发青年从雾气中走来。他在我面前蹲下,蓝色的眸中有一轮金色的月牙,美丽得动人心魄:“我没有见过你说的人。”他说完,又问道:“你是谁?”

    “我是……我是……不,我不能告诉你!”我想起山姥切告诉我的话,坚决拒绝告诉他我的名字:“你又是谁?!我从来没见过你……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蓝发青年盘膝坐在地上,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是三日月宗近……是被你唤醒的刀剑付丧神。”

    “被我唤醒的刀剑付丧神……你也是我的刀吗?!咦,原来我还有第二把刀?!”我把手按在他的手上,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灵力波动:“真的啊……”

    “是的。”他抬起那双奇特的眸子看着我:“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就是……被打败了,然后被俘虏了什么的吧……”我挠挠脸:“哈哈,好像有点丢人……那个,别担心,我们肯定能跑出去的!”

    三日月宗近沉默的看着我,让我压力有点大。我努力做出欢快的表情:“我听说三日月宗近被誉为天下五剑中最美丽的一把,是真的吗?我可以看看你的刀吗?就看一眼……我保证不会乱摸的!”

    “你很想摸吗?哈哈哈,没有问题……可惜它不在我身边,现在不能给你看呢。”三日月宗近笑着摇头。

    “已经被他们拿走了吗……”我差点绷不住笑脸,赶快抬手搓搓脸,顺势做了个鬼脸:“看来今天看不到啦,那就下次再说!这就是好事多磨吧,哈哈!”

    “你的脚怎么了?”他忽然问。

    “脚……没事没事!”我慌忙把裤脚往下拽了拽:“走路不小心扭到了,过两天就……咦?”我看着空荡荡的脚腕,把裤脚拉起看了一眼,竟然真的没有锁链:“又在玩什么……”

    两根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指突然搭在我的脚腕上,我赶快压住裤脚往后躲开:“真的没事!!!三,三日月宗近,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我超级好奇的!!!”

    他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我的脚,我紧张的用手挡住脚腕,然后意识到这样更心虚,于是假装若无其事的换了个姿势,跪坐着把双脚藏在身后。他的视线终于移开,我抓住机会转移话题:“据说你是平安时代被锻造出来的刀,是真的吗?”

    三日月宗近瑰丽的眸子垂下,又抬起,带着笑意说道:“没错没错,我的确是在平安时代被锻造出来的……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哇,那一定见过许多有趣的事吧!可以给我讲讲吗?”我高兴的问。

    “你想听什么?”他问,眼底荡漾着温柔的笑意。

    “随便什么都……咦,哪儿来的雾?”我说到一半,奇怪的看着不知从哪儿涌来的白雾。它们迅速将三日月宗近吞没,我慌忙伸手去抓他,却抓了个空。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分辨不出方向,我试着往三日月宗近的方向爬了几步,什么都摸不到。

    “三日月宗近?!”我茫然的继续往前爬了几步,张开手向四面摸索。我似乎摸到了一扇门,一用力便把它推到了一旁,再向前又是一片空荡荡的地板。

    地板……嗯?为什么这里会有地板?!

    我不是……在房间里吗……?

    被子……跑到哪里去了?

    一双手忽然掐住我的腰,把我抱了起来。雾气散去,我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不在寝具里,而是在一间大门紧闭的屋子门口。

    “主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抱起我的敌太刀含笑问道,乌帽下缀着的金色穗子上沾着点点艳红,他灰白的头发上也沾染着鲜血,顺着发尾一滴滴落在残破的甲胄上。

    “不知道呀……咦,三日月你受伤了吗?”我探身去摸他肩上一道被斩开的伤口,黑色的鲜血正顺着他的手臂汩汩流下。可是刚一动,我突然觉得脚腕疼得厉害,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三日月一手抱着我,另一只手扶起我的双腿。我更惊讶的发现白色的寝衣被两种不同颜色的鲜血染得乱七八糟:“呀,血都滴到我的身上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道:“哈哈哈,是的呢。把你的衣服弄脏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伸手按住他肩上的伤口,那道伤口停止流血,苍白的皮肤合拢,重新被甲胄覆盖。他抱着我往房间里走,一路我看见好几把敌刀呆呆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身上都带着伤。

    “你们出阵了吗?”我趴在他的肩上往院子里看:“哇,都伤得好重啊……”连一路走来的地板上都带着一道蜿蜒的凌乱血痕……等等,怎么是红色的?“咦,地上好多血,都是你们身上滴下来的吗?”

    “是,这次也要拜托你了。”

    “没问题!要先给谁手入?”我问。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语气很微妙:“鹤丸。”

    我被他抱进房间,看见房间里满满的坐着许多刀。被围在中间的是一把敌太刀,从我这里只能看见他摊在地上的手,青黑色的五指半张开,死气沉沉的一动不动。

    “哦?还活着吗?”三日月说。

    他的话音一落,所有敌刀都抬起头,无数双闪烁着电光的蓝紫色眸子一起看过来。三日月哈哈哈的笑了几声,伸手揉揉我的头:“我把主人带回来了。”

    敌刀们彼此看了几眼,让出一条路。三日月抱着我穿过他们,把我在地上躺着的敌太刀面前放下。地板上积着一层黑色的鲜血,敌太刀躺在血泊里,灰白的头发都被染成了黑色。

    “怎么伤得这么重?!”我奇怪的看着他身上数不清的伤口。简直像被整个本丸的刀轮着砍了一遍一样,到处都在流血,比房间里的敌刀们加起来伤得都重。

    “因为鹤丸桑太不小心了吧。”一把敌打刀不在乎的说:“明明警告过他,还是这么不小心,死掉也活该嘛~”

    “哈哈哈,大和守说得对。主人不如把他刀解掉吧!”一把敌大太刀兴奋的说。

    “刀解是什么?”我奇怪的问。

    “很简单哦,我来教你!”敌大太刀伸手拔出鹤丸的本体刀,双手握住刀尖和刀柄:“就像这样,用力的一掰——咔嚓!就好了哦!”

    “诶……?”

    “对待人间之物,还是小心为好。”另一把敌大太刀平静的说着,从他手中将刀夺走,双手递回给我。我抓住刀柄把满是裂痕的刀拿起来,随手甩去刀上沾染的鲜血。刀刃划过空气,发出一声利落的轻响。不知怎么,似乎有些熟悉。我握着刀柄挥舞了几下,意外的顺手,正想再试,手腕突然被一只青黑色的手爪握住。

    “主,这种危险的事请交给我来做吧。”敌打刀掰开我的手指,小心的把刀从我手中取出:“您不必握刀,我会保护您。”

    “是啊是啊,我也会保护主人的!”一把敌短刀飞到我面前上下浮动,挡住了我看向刀的视线。敌大太刀趁机伸手把我抱到怀里:“挥刀这种粗活就交给长谷部那个家伙吧,主人只要被我们保护就好了嘛!”

    “哦……”我握住敌打刀塞进我手里的打粉棒,在他递到我面前的刀上敲来敲去。鹤丸身上的伤势渐渐收口,他睁开眼,茫然的看着天花板,随后缓缓转头,看向我。

    “嘶——”他轻轻吸了一口气,突然狂笑起来:“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三日月啊,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喘不过来气,抬手遮住自己的双眼,许久才放下手,蓝紫色的眸从所有敌刀脸上逐一扫过,笑声渐止:“哈哈哈哈哈……你们真是可笑啊。”

    “伤口裂开了……”我连忙抛下打粉棒,把手直接按在他胸前的伤口上,灵力直接送入付丧神体内。他身上的伤口再次愈合,我正想一鼓作气的帮他手入完毕,他突然坐起来握住我的手。头发上的鲜血因为他的动作滑下,顺着他的脸颊留下一道道黑色的痕迹。鲜血滴入他的双眼,仿佛连眸子都被染得漆黑:“主人啊……看见染上红与白的我,是不是觉得很惊喜呢?”

    “明明是黑色的啊……”我不解。

    “真伤脑筋……染了一身的黑色,看起来就不像鹤了啊……若是这样死去,也许会吓到别人呢,哈哈哈哈哈!”他嘴角上挑,又一次大笑出声。在旁边的敌太刀伸手制止他之前,他突兀的停止笑声,低头看着我:“主人会不会被吓到呢~”

    “不会呀!”我摇头:“有我在,你不会死掉的。”

    “我可是敌审神者诶,一定会好好给你们手入的!”我伸手擦去鹤丸脸上的鲜血,捧着他的脸,认真的对他说道:“放心吧,我保证你们谁都不会这样轻易地死掉呢……”

 

 

    tbc……

 

    * 实在懒得一一列梗,总之本章出场的有:XX藤四郎(敌短),一期(敌太),山姥切(敌打),鲶尾(敌胁差),三日月(敌太),鹤丸(敌太),三日月宗近(太),大和守(敌打),萤丸(敌大太),太郎太刀(敌太),OO藤四郎(敌短),长谷部(敌打)

 

    * 小剧场

    拿到政府情报之后带领全体溯行军属敌刀连夜出阵袭杀的三日月:一期,我好像忘了一件事。

    一期:什么?

    三日月:忘了告诉鹤丸,我们的主人有严重的起床气,除了山姥切谁都安抚不住……我告诉过你这点吗?

    一期: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把所有弟弟都一起带出本丸?你以为为什么在你执意要求山姥切半夜随你出阵后所有刀剑都立刻主动请求一起出阵?

    三日月: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我还以为大家都很积极呢。

    一期:如果主殿半夜醒了……

    三日月:啊,那就希望鹤丸不会阻止他去做想做的事。

    一期:……如果他阻止了呢?

    三日月:哈哈哈哈……那就只能希望鹤丸死后能原谅我这个老人家偶尔的记性不好吧。

    一期:所以您是故意留他一个人驻守本丸吗,三日月殿?

    三日月:怎么会呢?明明是作者安排的,哈哈哈哈。

    ……以上小剧场不要当真。

 

    * 听从小天使的建议打上了暗黑本丸的tag,不过这其实是一篇十分温馨的溯行军本丸日常诶……对吧?

 

评论(34)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