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似曾相识(上)

    简介:吾名大天狗,被自称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召唤至现世,成为他的……第二只大天狗式神。

 

    * 大天狗X黑晴明(CP剧透一切系列……)

    * 是HE,你们信我

 

    1

    自被召唤那一日算起,我来到这座庭院已有一个月整。

    我是在文月中旬被召唤的。临近盛夏,那一日应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但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唯一记得的是当我从召唤阵中走出,望向唤醒我的阴阳师时,那个白发男人似哭似笑的表情。那双同时承载着欣喜与悲伤的苍青色眸子注视了我许久,才如梦初醒般唤道:“……大天狗?”

    我惊讶于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但并未表现出来,只是颔首应道:“正是。您便是唤醒在下之人吗?”

    “……安倍晴明。”他轻声说道:“我的名字……是安倍晴明。”

    “晴明大人。”我收起扇子,向他行了一礼:“以后请您多多指教。”

    他又恍惚了片刻,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请多指教……大天狗。”

    不知为何,见到他如此温柔的笑容,我却觉得有一丝难以言说的违和,就好像这样的笑容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脸上。那一丝古怪的感觉稍纵即逝,我并没有在意。他在嘱咐我几句之后便匆匆离开,出门时还踉跄了一下。在我下意识伸手去扶时,他却像被惊到似得躲开,更快的离去了。

    在那之后的一个月,我都再没有见过他。

 

    2

    安倍晴明是一个强大的阴阳师。从最低级的灯笼鬼到力量与我不相上下的妖刀姬,都是他召唤出的式神。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熟悉了庭院的情况,无论力量大小,属于安倍晴明的式神们都能安然共处。这样的场景虽然平和,却也无趣,并非我的追求。我已记不清自己为何会响应安倍晴明的召唤。不知是否因为沉睡太久,许多记忆都已被遗忘,只有偶尔见到某些事物时才会浮起一星半点。每一次看见院中那棵明明已过了花期却仍常开不败的樱树时,我都会记得爱宕山春日时漫山遍野的灼灼樱花,那般美景仿佛还是昨日的事,却又像隔了一辈子那样漫长。

    我唤来鸦天狗,询问他我究竟沉睡了多久。

    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连脖子都涨成了如面具一般的红色。我无意为难这等小妖,便放他离开。之后也问过几个记忆中似乎有些交情的妖怪,他们一个两个像是突然唤了失语症,左顾右盼,都没有回答。

    这样古怪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雪女回来。

    雪女是跟随安倍晴明最长的式神,很得那位阴阳师的信任,因此常常随他一同前往退治妖物。她回来时是半夜,我正坐在屋檐上欣赏明月,她从庭院中穿过,不经意的抬头望见我,似乎愣了一下,唤了我一声:“……大天狗?”

    “何事?”

    她看了我许久,最终轻叹一声:“晴明大人……还是召唤了你吗……”

    不知为何,听见她的话,我忽然有些恼怒,一句质问脱口而出:“你对晴明大人有何不满?”

    雪女冷得仿佛没有情绪的眸稍稍睁大,随即竟然微微勾起嘴角。她摇头:“并无。只是,很久没见过你,有些……”她顿了顿,最终什么都没说,踏着满地霜雪般的月光离去。

    我的记忆中并无她的身影。但在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我与她仿佛是相识过的。

 

    3

    安倍晴明第二日清晨回到庭院。式神们都跑去门口迎接他,他笑着一一回答他们关切的话语,将带回的礼物分发给他们。或许是因为属于大妖的傲气,又或许是我与他实在算不得熟悉,我并没有像其他式神一般凑过去。反倒是他在摆脱了式神们的纠缠后,主动向我走来。

    “抱歉,刚刚召唤出你就突然离去,实在是失礼了。”他微笑着说,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递给我:“请当做我的赔罪吧。”

    我将盒子拆开,里面是一支笛子。我试着吹奏了几声,音色极佳,于是向他道谢:“多谢。”

    “……你喜欢就好。”他笑起来,眉眼弯弯,看不清神色。

    “晴明大人……”我在他准备转身离去前唤住他,问出我的疑惑:“您为何知晓在下会吹笛子?”

    我当然会吹笛子,那是曾经与一位身份高贵的武士并肩作战时,他在闲暇时间教会我的。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已许久没再碰过这种乐器。哪怕是来到庭院的一个月也无人知晓,他是怎么知道的?

    安倍晴明身体僵了一下,随即笑道:“我听源博雅说过,你笛子吹得很动听。”

    “……博雅?”我有些惊讶:“晴明大人认识他?”

    “啊……是呢。”他点头,表情有些苦涩:“他……我们曾经……并肩作战过,他和我说过许多关于你的事。”

    原来如此,那么他对我的熟悉也就有了解释。

    “大天狗,你想去拜访他吗?”安倍晴明问。

    “不必了!在下已经……”我下意识的说到一半,忽然怔住。

    我已经……什么?

    明明听见博雅的消息还很高兴,但为何……不愿再去见他?

    “那便不去吧。”安倍晴明打断了我的思绪,忽然发出邀请:“不如来陪我喝一杯茶,如何?”

    “好。”我颔首。

    他又笑起来,神色温柔到悲伤。

 

    4

    身为京都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平日里的委托为数不少。他总是很忙碌,但每一次出门都很少会带式神们一起。这种做派不似其他阴阳师,我询问过妖刀姬此事,她想了想,答道:“因为晴明大人很强。”

    “很强?”

    “是的……非常强。”她认真的说:“所以不需要式神帮助,也可以击败敌人。”

    她的话让我那颗追求强大力量的心兴奋起来,在安倍晴明又一次退治妖物返回时,我截住了他,向他提出切磋的请求。

    他却拒绝了我:“不,我并没有那么强……”他说着,又笑了笑,“是我的疏忽,忘记了你与妖刀姬不同……这些日子很无聊吧?恰好我接到了一个棘手的委托,明日可以拜托你与我同去吗?”

    不能与他切磋,这让我很遗憾,但能够与他并肩作战也不错。我答应了他。第二日他果然带我一同离开庭院,还带了雪女一起。作乱的是一群低级恶鬼,因为数量太多,很难处理。恶鬼对灵力很敏感,等我们搜寻到他们时,他们也发现了我们,立刻便要四散逃走。见状,安倍晴明低喝一声:“雪女!”

    雪女迅速抬手放出暴风雪,延缓了恶鬼的行动。我紧跟着放出几道风刃,把几只即将逃离出攻击范围的恶鬼逼退回去。安倍晴明恰好在此时释放出言灵,结界将所有恶鬼一并困住。我无需犹豫,双翼猛地张开,羽刃暴风将所有恶鬼席卷殆尽。安倍晴明挥手将结界撤去,我在同一时间下意识的唤来风将恶鬼残余的瘴气吹散,为了确认没有遗漏,我回头看了他的方向一眼。

    这一眼,我意外的看见他冷厉的眼神。

    那是与他平时在庭院中惯常挂在脸上的,那样刻意的温柔神色决然不同的冰冷。

    “晴明大人……?”

    他怔了怔,这才看向我:“怎么了?”

    似乎每一次我唤他,他都会怔一下……我这样想着,摇摇头:“没什么。”

    会对敌人露出那样冷酷神色的安倍晴明,似乎要比温柔的他更吸引我的注意力。

    这是……为什么?

 

    5

    这世间……竟然有不止我一个大天狗。

    最初发现这件事是在我与雪女自集市返回的中途。不知为何,我与她在战斗中异常默契,仿佛曾经并肩作战过许久一般,因此我与她也很快熟稔起来。不知安倍晴明是否看出这一点,他不时会委派我们一同去完成委托。这一次是因为在出发前被庭院中的式神们拜托购买一些物品,所以在退治妖物之后我们伪装成人类的模样在集市中采购了一番,等返回时已是夕阳西下。

    我就在这种情况下,看见了另一个背生双翼,有着淡金色头发的妖怪。他的身影从逐渐沉入地平线的红日前掠过,留下一个熟悉的黑色剪影。

    “那是……”我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在惊讶过后,涌上心头的是恼怒。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怪,竟然胆敢冒充我?!

    “等等,大天狗!”雪女拦在我面前。

    “让开!”我要把那冒牌货撕成碎片!

    “大天狗,你仔细想想……”雪女冰冷的眼睛注视着我:“……你真的是大天狗吗?”

    这问题太愚蠢了,我几乎被她气笑:“在下怎么可能不是……”

    不是……大天狗……

    “……看来你想起来了。”雪女平静的说:“真正的大天狗,早就已经……”

    “……死了。”我说。

 

    6

    大天狗死了。

    那漫长的沉睡,不过是他的一缕残魂并几分妖力在阴阳缝隙之间游荡时给自己伪造的记忆,仿佛这样便能说服自己,他不过是在沉睡中遗忘了许多记忆,而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

    记忆中那些熟悉的妖怪在我询问时躲闪的眼神,在这一刻突然无比清晰。

    “大天狗死后,他的妖气碎片融合阴阳缝隙之间的阴气,生出了许多像你一样的……‘大天狗’。”雪女说。她的面容被夕阳笼罩,苍白的唇如同染血,一张一合,吐出残酷的话语:“阴阳师可以沟通阴阳,因此偶尔也会召唤出在阴阳缝隙之间游荡的‘大天狗’。你……已经不是第一个了。”

    是啊,我原来不是唯一的大天狗。

    真可笑,我怎么会忘了这点。

    我怎么会以为,自己真的是大天狗。

    “……他是怎么死的?”我问。

    “你不知道吗?”雪女一愣。

    “在下没有……那部分记忆。”我难堪的说。

    “是吗……我还以为你们都有……”雪女喃喃的念了一句,平静的说:“他在与八歧大蛇的战斗中死去。”

    “八歧……”这个名字……似乎有些印象。

    “嗯,那一战许多妖怪都死去了。”雪女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报出一个个名字:“三尾狐,九命猫,童男,童女,两面佛,犬神,白狼,凤凰火……他们都死去了。那个女人和人类女孩也死去了。”

    “即使……晴明大人从阴阳缝隙中召唤出他们的妖气碎片,也已不是曾经的他们。”她轻声说,抬头看了我一眼:“你也不是。”

    “……”

 

    tbc……

 

    * 别看是这种设定,我真的能HE回来哦!

    * 再吃我一发大天狗X黑晴明邪教!崛起吧大天狗,把总是被黑晴明大人送奇奇怪怪还丑得一逼的衣服的耻辱报复回去吧!【我都在说什么玩意儿…… 

 

    * 还有一个星期要交毕设了……我的毕设丑得跟大天狗的新衣服一样,简直失去了打开看一眼的勇气orz

 

评论(27)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