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两个睡前脑洞

    简介:为了把我弟弟培养成人朕最终登基了

 

    * 一个西瓜味脑洞,大纲文

 

    1

    皇帝有好多孩子,有跟皇后生的,有跟妃子生的,还有跟舞姬生的。老大就是跟皇后生的,所以是身份尊贵的太子,而老七则是跟舞姬生的,因此没名没分,总是被其它皇子欺负。每次夏天皇子们一起吃西瓜,太子从来吃最甜的尖尖,七皇子就只能吃其他皇子们切掉不要的白皮。

    七皇子整天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被其他皇子唆使太监打了,拍拍屁股爬起来还是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只有太子不会找他碴,因为太子根本不屑于拿他当乐子,他有得是好玩的,哪有闲心来欺负一个不受宠的皇子。

    后来,太子十二岁时皇后死了,淑妃荣升皇后。所以太子不再是太子,变成大皇子。那一年夏天荣升太子的三皇子得意洋洋的切着西瓜尖尖吃,还欺负大皇子,不让他吃西瓜瓤,大皇子就只好跟七皇子蹲在一起啃白皮。

    可是新任太子不仅不让大皇子吃西瓜瓤,连白皮都不让他吃,还要抢过来丢在地上踩两脚。其他皇子们看到了都哈哈哈哈个没完。等他们都走了,大皇子蹲在亭子后面气得直哭。七皇子蹲在他旁边把白皮嚼得咔咔响,还掰了一半给他:别哭了!我跟你讲,吃这个降火,多吃两口你就不气了!

    大皇子拿着七皇子的分给他的白皮,突然有点感动:七弟,以后我要是登基了,肯定对你好,有西瓜都分一半给你,咱俩一起吃,不给他们吃!

    七皇子啃完了白皮,一抹嘴:好啊!

    于是大皇子跟七皇子击掌为誓,结下了西瓜之盟。

 

    2

    订完盟誓之后,大皇子开始认真规划如何夺嫡,还去找七皇子商量。但七皇子是舞姬之子,不允许上学堂,所以不识字。大皇子只好把刚写了一个开头的夺嫡计划书放到一边,先教七皇子识字。为了能在下课后去教七皇子,他一改上课开小差偷偷看小人书的恶习,认认真真听夫子上课。这年头夫子都只管教书不管解惑的,于是大皇子很有心计的跟夫子的儿子混熟了,把不懂的问题都拿给夫子的儿子,让他去请教他爹,得到答案后再跑去教七皇子。

    七皇子终于识字,也能看懂他写的是什么了。大皇子十分欣慰,拉着他想跟他讨论夺嫡注意事项一二三。但是一场秋雨过后,身体不好的七皇子又病倒了,大皇子只能跑去御医院求药。御医们心高气傲,不想理失宠的前太子。大皇子没办法,只好去求御医们的弟子,好不容易凑了几服药给七皇子。等七皇子病好,大皇子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又跑前跑后的讨好御林军的功夫教头,让他们在教头带儿子练功时跟着学,好让七皇子的身体变好一点。

    七皇子开始练武,营养跟不上,大皇子就跟刚入宫没多久,还没养成势利眼习惯的小太监小宫女们打好关系,让他们偷偷带吃的给七皇子。

    吃的解决了,接下来就要解决衣服的问题。

    大皇子终于崩溃了:我们订盟誓的时候你没说我还要帮你补衣服啊?!我根本不会补衣服!!!

    由于房间里唯一的椅子被大皇子占了,七皇子就一点不讲究的坐在桌子上晃腿,把大皇子让小太监给他带的点心吃得满身都是,没心没肝,很是无所谓:那就丢那儿别补了。

    可是冬天快到了,七皇子就这么一件棉服,不补好会冻死。大皇子不能看七皇子冻死,只好继续憋屈的给他补衣服。为了给七皇子补好衣服,他还放下架子去找以前从来没理过的女官们,磨着她们给他拿一些不会违反制式又够暖和的布料,又厚着脸皮向她们请教如何补衣服,最后不仅补好了七皇子的衣服,还多给他缝了床被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大皇子欣慰的看着被他养得白白胖胖,缩在被子睡得正香的七皇子,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他思考了一晚上,天亮时突然想起自己的夺嫡计划书,急急忙忙爬起来继续写。然而天亮了,七皇子也起床了,他拿着木枪在院子里嘿嘿哈哈的练武,身手那叫一个矫健,收势时还要舞一个枪花,可帅气可好看。

    就是舞完之后木质的枪头咔吧一下折了。

    于是大皇子只能叹气,把夺嫡计划书放到一旁,拉过纸笔,开始思考怎么跟宫里的匠人们打好关系,好能给七皇子搞一杆结实不会折的枪来。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3

    因为七皇子,大皇子每天都超级忙,忙得根本没时间写夺嫡计划书。一天过去,三个星期过去,六个月过去,十年都这样过去了,夺嫡计划书还是只写完了一半。然而大皇子已经从十二岁的小少年长成了青年,学识博古通今,遇事荣辱不惊,挽起袖子能下厨,拿起针线会制衣,三岁的十五皇子哭鼻子,他摘几片叶子居然能做出一个简易的小风车,哄得小十五破涕为笑。

    结果那天下午大皇子不得不坐在亭子里给闻讯赶来的小皇子们挨个折树叶风车,还要陪他们玩老鹰抓小鸡。大皇子陪小皇子们玩的时候七皇子就抱着木枪靠在亭子边儿上打盹儿,小皇子们撺掇大皇子编了花环放在他头上都没醒。

    小皇子们玩累了,各回各宫。大皇子也累了,喊醒睡了一下午的七皇子。七皇子慢悠悠的跟在大皇子身后往冷宫走,花瓣星星点点的撒了一路,等进了宫门就剩几根光秃秃的树枝圈在头上。大皇子回头看见了,扶着门框笑弯了腰,他也就跟着笑,笑完就去院子里练枪,跟小时候一样没心没肺的。

    就在这样一个安逸的黄昏,太子逼宫谋反了。

 

    4

    太子比大皇子小两岁,今年才及冠。一及冠就不想再当太子了,迫不及待的想当皇帝。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太子会这么早就等不及,宫里乱成一锅粥,到处都是杀喊声。

    七皇子出去看了一圈,回来二话不说,一手拿枪,一手扛起大皇子就往宫外跑,两人一枪杀出重围,从密道逃出宫,躲进了之前大皇子为了方便他溜出宫玩偷偷给他在京都买的小宅院里。

    京都混乱了一夜,第二天,太子囚禁皇帝的消息传出宫,谁都知道只要皇帝一纸诏书,过不了几天他就会登基为帝。

    大皇子蹲在院子里,久违的被气哭了:要不是你整天那么多事,我早就写完夺嫡计划书,没那个家伙什么事儿了!

    七皇子蹲在他旁边,很心虚:要不你就别当皇帝了呗,反正西瓜又不好吃。

    大皇子气死了:谁说西瓜不好吃,西瓜最甜最好吃了!

    七皇子心说西瓜不是跟黄瓜一个味儿吗,就瓤白了点,但嘴上还要安慰他: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出气好不好?

    大皇子看他都这时候了还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气得想踹他,但是踹不动,于是更气。

    但是没办法,他们俩又打不过太子,只好隐姓埋名,想办法躲避新皇的搜查。

    躲到第三天,一群人找上门。领头的是一个书生。大皇子一开门就愣住了:诶你不是——

    书生迅速把他推进门,一群人乌央乌央的涌进来。大皇子十分懵逼,被他们卷到院子中央,大家围成一圈坐下,书生当先问道:大皇子,欲称帝否?

    书生就是当年教书夫子的儿子,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不过三年前皇帝换了教书先生后就随他爹一起离宫了,听说考了状元,也入朝为官了。大皇子许久未见书生,有点小激动,但一听他说的,心里又不是滋味。他心说我夺嫡计划书都烧了,还称什么帝啊?

    书生说:是我爹让我来找您的,他说他教导您多年,知晓您心怀天下,定是一个好皇帝。而太子生性暴虐,一旦登上大统,必是一场劫难。

    书生还说:只要您点头,我爹和我定能说服朝中官员支持您。

    大皇子有点意动,但要跟书生说实话:我们打不过太子啊!

    人群中举起一只手,是当年跟他们一起习武的教头之子,几年前自请去驻守边疆,如今已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他晃着手表示:要人没问题,我的部下带着十万军队刚刚赶到京都外面。咱俩什么关系,只要大皇子您放个话,我就让他们杀进来!

    大皇子想想,觉得很好,于是问道:宫里现在什么情况?

    人群中又举起一只手,是个声音尖细的太监——原来当年的小太监小宫女都随着宫里外放一批老人,成了掌管各宫要务的大太监大宫女,宫里的消息不知有多灵通。

    大皇子算了算,觉得自己这边胜算太高了,于是点头,咱们干吧!

    一大群人就乌央乌央的又出门了,分别去联系自己的人做好准备。他们走了以后,大皇子这才发现刚才混在人群中的七皇子。大皇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就说我们躲得这么隐蔽他们怎么找到的……是你?

    七皇子嗯了一声。

    大皇子又被感动到了:等我登基,我把一整个西瓜都给你吃!

    七皇子心说谁爱吃白色的黄瓜,不过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点头:好啊!

 

    5

    大皇子在众人的帮助下一路杀进皇城,把太子从皇位上赶下来了,皇帝也救出来了。

    皇帝十分感慨,也十分懵逼:你到底什么时候笼络了这么多人,朕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大皇子也一脸懵逼:别说是你,我也不知道……我就养了一个老七,鬼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认识了一堆人,他们还都愿意帮我一起夺嫡。

    皇帝很欣慰:真是朕的好儿子啊……来,扶朕起来,朕要去上朝安抚人心。

    大皇子一脸你他妈在逗我:我把老三赶出去是为了自己当皇帝的好吗?别觉得我看着像傻白甜,就真的是傻白甜啊!

    遂改了诏书名字,登基称帝。

 

    6

    新皇登基,各种封赏,还封了七皇子当王爷。

    太子的舅舅在北方起兵谋反,外族也趁机想要讨便宜。昔日的教头之子再次披挂上阵,带领军队返回边疆迎战外族。而新任王爷同样拿起枪,率军去平复叛乱。那边刚一走,南方又发大水,瘟疫横行。当年替他抓过药的御医弟子已成了正经御医,点了几人随行,没多久就听说瘟疫得到了控制。天灾过去已是冬日,今年的雪格外的厚,压塌了许多房屋。宫里的匠人们恰好上报喜讯,说他们这么多年帮着大皇子研究怎么让枪杆更结实,研究出了一堆副产品,其中就包括什么结构能让屋子更结实。

    多灾多难的一年终于过去,边疆重新稳固,皇帝在曾经的书生,如今的朝中重臣辅佐下习惯了处理政务。开春时北方也传来喜讯,太子党伏诛,王爷得胜归来。

    军队返回京都已是夏日,王爷的铠甲在正午的烈日下灼灼发亮,手里持着抢,骑着高头大马,进城时还舞了个枪花,可帅气可好看。皇帝在城门楼下看了,欣慰得差点哭出来。

    ——枪头终于不会掉了啊!

    当天晚上的庆功宴,皇帝一高兴便喝多了,早早离席。王爷应付了各路人马的敬酒,喝得也有些懵,正想寻个地方醒酒,忽然有太监禀报,说皇帝有请。

    王爷习惯性的去摸枪,摸了个空——他带在身边的不是早年那杆木枪,而是铁枪头的真枪,自然不可能再随便带进皇宫。没摸到抢,王爷有点不习惯,倒也不太在意,醉醺醺的跟着太监走去御花园。皇帝正在亭子里坐着等他。夏日的夜里有点小风,不凉,他却披着一件披风,双手都拢在披风下,见王爷来了,也不似往日那样迎过来,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着他。王爷走过去,发现亭子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心里有点奇怪,醉得发懵的脑子转得慢,坐在皇帝对面时也把持不住平衡,随随便便趴在桌子上,咧嘴冲皇帝笑:你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皇帝也对王爷笑,拉开披风,抽出了藏在披风下的一把剑。

 

    7

    然后又从腿上抱起俩滚圆滚圆的大西瓜。

 

    8

    皇帝十分兴奋:诶我跟你讲,我好不容易才偷偷把西瓜带出来的,谁也没看见,就咱俩吃!

    说完,还把其中一个滚圆滚圆的大西瓜放在王爷腿上:来,一整个都给你!

    王爷抱着西瓜十分懵:原来西瓜这么大吗……这可咋吃,直接啃吗?

    皇帝举起剑,剑光雪亮雪亮的:当然得切着吃!

    然后三下两下就把西瓜切了,一边切还一边跟王爷抱怨:当了皇帝太不好了,干啥都有一堆人跟着,不像咱们以前都没人理的,现在我想去御膳房偷一把菜刀都不行,只能拿那谁谁进贡的宝剑……一点都不好切,不如菜刀好使!

    王爷伸手:我来吧。

    皇帝就把剑递给他,高高兴兴的托腮等西瓜吃。

    王爷把西瓜切开,按照小时候记忆里那样,把红色的西瓜瓤切成小块块,尖尖都给皇帝。皇帝咬了一口,感慨:真甜。

    吃完想起来自己说好要把西瓜都给王爷吃,于是连忙把自己那个滚圆滚圆的大西瓜搬出来,抢来剑切开,挑出最甜的西瓜尖递给王爷。

    王爷也不用手去接剑上穿着的西瓜尖,直接抻长脖子凑过去咬了一口。

    皇帝问:你怎么直接咬……甜不甜?

    王爷看看伸手护着剑刃,怕他被割伤的皇帝,点头:甜。

    皇帝特别得意:你看,我就说西瓜可甜可好吃了吧!放心,现在我是皇帝了,西瓜有的是,以后还分你吃!

    王爷伸舌头舔掉嘴边的西瓜汁,没心没肺的点头笑:好啊!

 

 

    ——完——

    喜欢互相信任的男人友谊结局的,就留在这里别往下看了……

 

 

    番外

 

    王爷比皇帝小五岁,还未及冠,所以也不出宫,整天跟一群同样没及冠不能外放出宫的小皇子们一起住在宫里。

    当然,不住冷宫了。

    住在皇帝的寝宫。

    皇帝十分懵逼:为什么要住在我这里?!

    王爷理所当然:我们小时候不就这么住的吗?

    皇帝继续懵逼:可是小时候我们只有冷宫住,现在整个皇宫都是我们的,我们为什么还要睡在一张床上,很挤的好吗,你半夜还老踹我!

    王爷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搬进了隔壁皇后的寝宫。

    当然,皇帝还没有皇后,所以皇后的寝宫是空的,王爷卷了一床被子就住进去了。

    第二天因为睡觉蹬了被子没人帮忙盖,感冒了。

    皇帝习惯性的找御医要了药,自己支着小炉子熬好给王爷端过去,喂他喝了。喂完突然想起来不对,就好气啊,快被气哭了:为什么我当了皇帝还要照顾你?!

    王爷理直气壮:咳咳咳……

    ……理直气壮不起来了,咳个不停。皇帝忙着给他拍背顺气,这次脑子很清楚,叫来御医给他看病。御医看了又看,验了又验,表情凝重。

    皇帝十分不安,偷偷问御医:王爷怎么了?

    御医迟疑:王爷的病已无大碍,但是臣……发现了一件事……

    皇帝:说!放心,朕不让你陪葬!

    御医表示:王爷跟您好像没有血缘关系……

    皇帝:啥?!

    皇帝想起王爷是舞姬之子,舞姬不是先皇的妃子,孩子不是他的也很有可能……一脸恍惚的进去看王爷。

    皇帝:七弟啊,我得跟你坦白一个事,你听完之后千万不要想不开……

    王爷不明所以,以为自己得了绝症,觉得再不说就晚了,于是也跟皇帝说:我也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皇帝:哦,那你先说吧。

    王爷:我喜欢你。

    皇帝:……

    王爷死都不怕了,十分坦然:说吧,我得了什么病?

    皇帝:……啊?哦……就是有点着凉,御医说你睡一觉明天起来就能好。

    王爷:……

    王爷面如死灰,仿佛真的得了绝症:……那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皇帝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那啥,咱俩要不是兄弟了,你还喜欢我吗?

    王爷再不是那张没心没肺的脸,认认真真的说:喜欢。

    他说完觉得兄弟做不成了,自觉地下床收拾东西滚去驻守边疆一辈子不回来。

    皇帝大喜:诶好,我跟你讲,咱俩真不是兄弟!

    王爷打包好了行礼,走到门口。

    皇帝小声说:我也喜欢你!

    王爷……王爷包袱也不要了,回头看了看皇帝,冲过来紧紧把他抱住了。

    遂滚了床单。

    第二天,王爷的感冒好了,神清气爽的卷着铺盖搬回了皇帝寝宫,拿刀给皇帝切西瓜,把尖尖都切下来给皇帝,问他:甜吗?

    皇帝缩在被子里,打个喷嚏,咬一口西瓜,很气:没味道,不甜!

    王爷凑上去尝了尝,肯定的说:甜的!

    皇帝吸溜着鼻子,把西瓜递给他:那你吃吧!给我留一半,我感冒好了再吃!

    王爷对着皇帝笑,可帅气可好看。

    他说,好啊!

 

    ——番外完——

 

    * 距离毕设死线还有五天。

    * 我想吃西瓜。

评论(34)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