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十九)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前面的章节点这里:
(一~五)
(六~十)
(十一~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挡在我面前的大天狗妖力运行已经濒临极限,那副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相貌也因为妖力的调度而显出几分狰狞之色,一双羽翼像是一片片钢铁凝成的,每一根都闪着金属般的冷光。明明是他拦在我前面,听见我的话反倒愣了一下:“黑晴明大人?!”
  我还没搞清他是怎么回事,下方忽然传来一股熟悉的灵力波动,与我一模一样。大天狗的身形陡然拔高,在空中一个翻身避开,灵活得像一只燕子。他的双翼猛地向前一拍,根根钢羽脱离羽翼,被妖力一同裹入狂风向下卷去。亭台楼阁都被击打成了筛子,唯有一道淡蓝色的结界屹立不倒。我认出它的主人,顿时恨得牙痒痒:“晴明!!!”
  那被保护在结界之下的,不是白晴明和源博雅,还是谁!
  我明明已经将童男和草薙剑交给他,如今八歧在京都肆虐,他不想着如何利用它们阻止八歧,竟然还有闲心过来阻碍我!
  等等,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计划的?我真正的计划连大天狗都没说过!难道是他在我的梦境中时……该死的,他到底把我的记忆看去多少?!
  “大人小心!”大天狗突然闪到我面前,一道狂风将源博雅射来的箭带歪,黑龙偏头咔嚓一口将失去力道的箭杆咬碎,冲下面的两个人威胁的呲牙。
  我注视着黑龙牙缝里的木屑:“……”
  我与御灵心意相通,感受也相通。虽然没到连这种细微之处都能感应到的程度,但光看着都觉得……想刷牙。
  等这件事结束,本晴明必须要好好跟黑龙谈一谈习惯问题。
  尤其是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撑起与白晴明一样的结界阻拦了他们的攻击,我问大天狗:“你怎么在这里?”
  “在下按照您的吩咐,与雪女在京都各处布置符咒,恰好遇到他们二人。在下听他们说要阻止您,所以便来阻止他们。”大天狗说。
  所以他压根连为什么都不知道,就跑来跟他们打上了?
  ……真是一只耿直的缺心眼狗啊!
  我默默咽下咆哮,思量片刻,对他挤出一个微笑:“做得不错。”
  他那因为大量动用妖力而显出几分狰狞妖相的脸缓和了下来,不再神似恶鬼。大天狗落下来,脚尖点在黑龙左边犄角上,轻盈得连一丝重量都感觉不到。我注视着他无意间立起的足弓和凸起的脚踝骨,觉得这一幕美得惊心动魄,仿佛晨起时望见一只鸟停留在窗棱上,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黑龙硕大的龙眼转向左边,哧溜一下伸出舌头舔了大天狗的脚踝一口。
  我:“……”
  你要不要这么诚实!就不能矜持一点吗!!就算本晴明确实有这种念头你也给我适当的忍一忍啊!!!
  大天狗受惊,重新变回漂浮状态。他看了我一眼,有点尴尬的转开视线,被黑龙舔了的右脚不自觉的往左脚后藏了藏,一本正经的问道:“晴明大人,接下来要如何做?”
  “把清凉殿轰塌。”我居高临下的看着挡在清凉殿门前的白晴明和源博雅,冷笑一声:“我就不信他能护住整个宫殿!”
  大天狗不问为什么,直接羽翼一拍,庞大的妖力化作狂风席卷而去。他的眉眼在风中显得比平时更加凌厉,妖化的双瞳周围缓缓攀上两道血红的妖纹,带着邪异的美。白晴明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他脸色变了一变,和身边的源博雅说了什么。源博雅唯一点头,回身冲进清凉殿,他本人则召唤出御灵,用几乎与我相同的姿态腾空而起,阻拦在我们面前。
  “你果然来了,黑晴明。”他说。
  “不用理他说什么,先完成我交代你的事。”我转头对大天狗说完,竖起蝙蝠扇点在唇上,接着媒介将言灵化为锁链:“缚!”
  青龙一个摆尾躲过我的攻击。白晴明一手按在青龙犄角上安抚着它,一双苍青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我:“黑晴明,我知道你要做什么!”
  如果我现在回一句话,他肯定能滔滔不绝的说上好几句。
  呵,你以为本晴明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吗?
  所以我一句废话也不说,五指张开,依照着五行顺序在凭空以灵力结成符咒。白晴明张开蝙蝠扇,手腕一转,扇骨划过一个半圆,释放出的结界抵御住了我的攻击。我再掐诀,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捻,一丝八歧妖力粘附在他的结界上。他右手掌心抵住左手背,已经被污染的结界迅速向我飞来,在灵力引导下呯的一声炸开,被我及时张开结界挡住,谁也无法奈何谁。
  嘿呀,好气。早知今日,我何必为了刺激他而让他恢复记忆!
  本晴明超怀念那个除了几个言灵就记得怎么放结界的失忆白晴明!
  与我跟白晴明不同,大天狗的招式十分简单粗暴,狂风刷过清凉殿,千疮百孔的屋顶被妖力直接削下去一层。我们试探几招的功夫,清凉殿已经被他掀开,露出下面被源博雅和护卫保护在中间的男人。那个男人双手抄在袖中,仰头望着我,突然又哭又笑起来。他旁边的护卫连忙拉住他,强行把他拖到屋子的角落里以躲避如刀雨般落下的钢铁之羽。
  “不要杀他!”白晴明急促的说,试图靠近我,又被大天狗周围的妖风阻挡。他隔着扭曲的空气望着我,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声音比平日低沉得多:“我不是来阻止你的,黑晴明!”
  我终于没忍住,对他冷笑一声:“哦?这么说,安倍晴明大人是来帮我的不成?”
  “……我的确是来帮你的。”白晴明说。他抬手放出结界,不是为了将我们阻拦,而是直接把他和我一同笼罩在了结界里。大天狗在结界外回过头,我挥手示意他不要急着打破结界,驱策黑龙向他靠近了一些,微笑:“真是大胆的举动啊,晴明……如果我在此时出手,就算是源博雅也来不及救你吧!”
  “我是来与你谈和的。”白晴明没有理会我的挑衅,冷静的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知道你不会在这时候对我出手。”
  我还要靠他将八歧重新封印回去,这时候自然不能杀他……但他这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真让人火大!我恨不得撕烂他这张脸!!!
  黑龙突然向前一窜,伸出两只前爪抱住了青龙的头,然后开始疯狂的搓揉那个跟他基本一样的巨大龙头,并且超凶的对青龙呲牙。
  我:“……”
  白晴明:“……”
  我忍无可忍的举起扇子,狠狠一把抽在黑龙的角上。真的够了,你今天丟的龙都丢到高天原去了!!!
  白晴明看着黑龙委屈的低下头,突然说道:“你的时间不多了吧?”
  “……嗯?”我心里一惊,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少说废话,你要与我谈什么?”
  “八歧的妖力已经在侵蚀你的魂体,你对御灵的控制力还剩多少?”白晴明继续说,看了黑龙血红的瞳孔一眼:“你快要被八歧同化了。”
  “我有分寸。”我暗中掐了黑龙犄角末端一把。都怪你,不然对面这只白狐狸怎么能看出来我正在失控边缘!“晴明,你费尽心机拖延时间,就是为了‘关心’我?”
  青龙发出一声龙吟。他刚刚被我的御灵揉了半天,又是委屈又是暴躁。白晴明用手一下一下摸着他的犄角,抬眼看着我:“你想要立为平亲王殿下为皇太子,取代如今的天皇,这才是你真正的计划。所谓的颠覆京都,逆转阴阳,都是为了这个计划做准备,好令为平亲王殿下顺利登基。”
  “不错。”我忽然发现他在说话时语气中并无愤怒,不由笑了:“看来你的记忆确实恢复了……利用八歧来达成我们的目的,事后再以阴阳之力将八歧重新封印,将这场动荡皆归为意外,并以阴阳寮的失职为借口重新将高层人员洗牌,借助阴阳寮的影响力而缓慢改变人类对于妖怪的看法……这才是真正的计划!”
  “这个计划中,单论令八歧攻入京都,要牺牲多少无辜者?”白晴明质问。
  进城时看到的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像’一闪而过,我冷笑道:“不过是一些为了大义的牺牲罢了!”
  “牺牲者已经够多了!”白晴明看着远方八歧那几颗高耸入云的蛇头:“阴阳寮里的人为了抵御八歧,已经自我献祭……”他咬紧牙,脸上从容淡定的神色被悲伤取代:“包括我……不,我们的老师,贺茂忠行大人。”
  “……他已经老了。”我漠然的说,让语气剥离了心脏骤然缩紧的影响。
  白晴明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从怀里掏出什么,冲我扔来。我条件反射的侧头避开,却在那一瞬间看见了那是什么,慌忙伸出手,险险抓住红绳的末端。一枚黑色的勾玉在空中陡转过一个弧度,轻轻拍在我的胳膊上,又滑落下来,悬在空中微微摇晃。
  “老师给你的。”白晴明张开手,露出一枚一模一样,只不过是白色的勾玉。他的拇指压在勾玉上,语气有些恍惚:“如今阴阳头已死。老师临死前将此物转交于我。凭此信物,安倍晴明将接任下一任阴阳头。”
  我认得它们。这一对挂坠合起来恰好是一个阴阳鱼,贺茂忠行一直戴在身上。我从十岁起跟着他修习阴阳术,那时他时常用那对挂坠诱惑我,许诺只要我按时完成他指派的任务,他就把挂坠送给我——但我无论怎样努力都达不成他的要求。后来我进入阴阳寮学习,他便改口说等我获得阴阳师资格时就把它送我。
  可惜,我一直没有取得。
  名满京都,被誉为第一阴阳师的安倍晴明,实际是个没取得阴阳师资格证的人,因为他的老师与阴阳头分属两个派系,而阴阳头已经预定好了自己的继承人。所以哪怕他的天赋更高,更懂得把握人心,最后也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赶出阴阳寮,以此来防止他成为那位继承人的绊脚石。
  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安倍氏仅为下级贵族,而我又是个半妖罢了。
  究其根底,是因为我的父亲坚持娶狐妖葛叶为妻,不惜放弃自己的前程,更是在母亲身为狐妖之事败露离开后极快的衰弱下去,英年早逝,只留下一个年幼的,被人类所唾弃的半妖……
  我并无责怪父母的意思,只是……不甘心罢了。
  明明我可以做得比他们都优秀……明明我的血脉如何与他们都无关……明明母亲从未伤过人……明明父亲有着那样的才华和抱负……
  人,妖,贵族,平民。
  永远……都不可能平等。
  所以我第一次违背了老师嘱咐我的韬光养晦,刻意的让自己的名声被传扬出去。在那之后每次看见阴阳头,对方的表情都让我想笑——不是那样伪装出来的温和笑容,而是报复般的、发自内心的、冰冷的嘲笑。
  身为安倍晴明恶之一面的我,便是自那时起苏醒的。
  ……
  “……所以,这次我会帮你。”白晴明说。
  我猛抬头:“……”
  遭,本晴明刚刚陷入回忆杀,没听见他都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白晴明嘴角拉平,面无表情的样子和我惊人的像:“我说我会帮你。”
  “……”不,我不是想确认最后一句。你介意把之前都说了什么再说一遍吗?!
  黑龙发出一声哀哀的龙吟,眼巴巴的看着青龙,用两只龙爪子可劲儿刨他,重点扒他的嘴,大龙脑袋凑得非常之近。
  白晴明看看我:“……”
  我看看他:“……”
  白晴明:“你是想……我吗?”
  我:“不,完全不。”
  我只是想让你把刚刚本晴明没听见的话重复一遍而已!!!
  黑龙终于扒开青龙的嘴,两只龙爪子掐着他的下颌,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青龙,非常期待的凑近——被青龙一尾巴抽了回来。
  白晴明警惕的看着我,指挥青龙退远了一点:“你真的不想……我,是吧?”
  我:“……”
  真的,本晴明真的不想那什么你,就想听你说说话。
  我的意思是,就想听你解释一下……“你要怎么帮我?”
  白晴明皱眉,怀疑的看了我一眼:“我不是说了吗?”
  但是本晴明没听见啊!!!
  我两只手不动声色的用力,把黑龙的犄角使劲儿往回拉,防止他又去扒青龙的嘴。
  “我已经取得天皇御旨,他即日传位于为平亲王殿下。”白晴明终于如我所愿的开口说道。他似乎有些疲惫,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青龙犄角上抚摸,不知道是在安慰御灵还是安慰他自己:“牺牲者已经够多了,你想要的目的都已经达成……”
  “我想要的目的……呵,难道不应该说是我们共同的目的吗?”我打断他。
  他漠然抬头看我一眼,又低头看着下方。
  结界外大天狗依旧按照我的吩咐在攻击下方的冷泉天皇。源博雅撑起的结界摇摇欲坠,护卫们紧张的围在天皇身旁,随时准备在结界碎裂时带他逃命。天皇本人则带着一种孩子般天真的笑容望着大天狗,甚至向天空张开双手,嘴里也不知在说什么。他面上被风刃割裂的伤口还在渗血,他却全然不顾。
  这个疯子。
  我与他并无仇怨,想要杀他的唯一原因便是——这样一个罹患癔症的痴癫之人竟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悲。
  “收手吧。”白晴明平淡的说。
  八歧的嘶吼声传来,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他攻破了阴阳寮设下的结界,正向着大内的方向而来。
  就像他说的,我的目的都已达到。为平亲王即将继位,安倍晴明接任阴阳头,我期待已久的变革即将来到,京都将会在废墟中重生……
  我将黑色的勾玉收入袖中,解下脸上的般若面具,露出那张和白晴明一般无二的脸。
  “晴明哟……”我对他伸出一只手,微笑:“过来吧,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他将视线从源博雅身上收回,定定的看了我的方向一会儿,不知是在看我,还是我背后正在得意的咆哮的八歧。他垂下视线,青龙游向我,在即将与我交错而过时,他向我伸出手。
  ——黑龙以闪电般的速度冲上去把尾巴卷在了青龙身上,四只龙爪张开抱住青龙,兴奋的一口咬在了他的龙角上!
  我:“……”
  白晴明:“……”
  他顿了一下,默默的收回了手,又顿了顿,一脚把黑龙踢开,将自己的御灵拯救出来,动作粗俗得像个武士。
  “你知道,我和博雅……两情相悦。”他慎重的说,观察着我的神色:“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
  我:“……”
  这时候向他解释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想要吞噬掉他得到身体的念头在八歧的影响下有点压制不住,还……有用吗?


  Tbc……



  * 给主张妖权人权平等废除阶级制度的黑晴明大人增加了点恶俗的背景设定……啊啊啊下章才能写到我最想写的搞来搞去内容啊啊啊啊啊啊啊写个毛的正剧啊我就想开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下章黑化狗捆绑play预警。
  * 小剧场
  黑晴明正在挑战世界BOSS·八歧,请求其他协战者加入。点击加入。
  【白晴明】加入了您的队伍。
  【大天狗】加入了您的队伍。
  【源博雅】加入了您的队伍。
  白晴明:博雅?你怎么来了……一队不是只能有三个人吗?!
  黑晴明:因为你跟我算一个人。
  【源博雅】强行挤入【白晴明】与【黑晴明】之间
  源博雅:你们是两个人!
  【大天狗】强行挤入【白晴明】与【黑晴明】之间
  大天狗:……没错,两个人。

评论(22)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