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酒茨】茨木搞事的第十天,我召唤出了酒吞(上)

    * 花式召唤酒吞失败的产物

    * 所有人都在疯狂OOC

 

    1

    一切事情的起因,是我召唤出了茨木童子。

    我既不是隔壁脸黑得整个寮SR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的非酋,也不是对门脸白到整个寮的SSR一只手居然数不过来的欧皇。作为一个普通的亚裔阴阳师,看到茨木童子从召唤阵中走出来时我是非常惊喜的。我当机立断的把积攒的各色达摩全都拿出来热好摆了一整张桌子,慈爱的问他:“茨木,你想先吃哪个?”

    才到我小腿高的两星小茨木面对一桌子热腾腾的达摩毫不动摇,坚定的回答我:“吾想要挚友!”

    “傻孩子,挚友不能吃,先吃个大吉达摩好不好?”

    “不,就要挚友。”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一天。

    ——也是他第一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绝食。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抱着对门有酒吞童子的欧皇大腿哭了一个时辰,终于勉强让他同意把我家的小茨木塞进他家结界。

    然后我家的小茨木对着他家结界里的酒吞童子胃口大开,一口气把自己吃成了四星。

 

    2

    茨木四星以后妖力恢复了一些,变成了少年样貌。

    不变的是那颗渴望挚友的心。

    “阿爸,吾想要挚友。”——四星茨木回家第一天,说的第一句话。

    那一天,我花了三个时辰给他解释什么叫做亚裔阴阳师,以及为什么亚裔阴阳师召唤不出酒吞童子。从中午一直说到晚上,他终于勉强接受了我可能召唤不出来他挚友这个事实。

    他十分沮丧:“汝还是把吾送回神龛吧。吾不想呆在没有挚友的寮里。”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二天。

    ——也是他第二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强烈要求被反魂。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许久之前意外得到的一片酒吞童子妖气碎片给他。

    然后我家的少年茨木抱着酒吞童子的葫芦塞子美滋滋的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的觉醒了。

 

    3

    茨木不知怎么得知了只要攒齐一定的妖气碎片就可以召唤出酒吞童子的事。

    于是他一大早就强烈要求我去乞讨。

    可是阴阳寮里没有白给的碎片,除非用同等级的碎片交换。我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去找大天狗商量:“狗子啊,之前你跟对门的荒川打♂架二十次,抱回来的那十只小天狗还在吗?”

    之所以是小天狗不是羽毛啊扇子啊之类的,是因为妖气碎片一旦接触了本体的妖怪就会化形,外来的则不会。当初我还是个新手阴阳师,并不清楚这点,所以当大天狗抱着十只小天狗回来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硬拉着他去对门要求他家的荒川对我家的大天狗负责。

    我还记得那时候对门家的荒川气急败坏的拎着我的领子吼道:“他打了吾二十次,汝还要吾对他负责?!”

    我家的大天狗抱着十只小天狗,十分淡定的说:“在下也可以对你负责。”

    于是事情就这么成了。

    ……不,我的意思是,于是我们就被恼羞成怒的荒川打了回来,院子里的积水三天才退下去。

    我从惨不忍睹的过去中回神,大天狗正把十只小天狗一个个拎出来放在胳膊上。他表情浅淡,眼中却带着一丝不舍,抚摸他们的动作很温柔:“阿爸,把他们拿去给茨木换酒吞吧。”

    “反正他们也不过是在下辛辛苦苦追着对门荒川打了二十次换回来的,只是跟在下处得久了一些,多了点感情而已。虽然他们是在下跟对门荒川的唯一回忆,但是茨木的愿望更重要一些。正好在下还要起早贪黑的为阿爸带新来的式神和达摩,也没时间再照顾他们,不如让他们被其他人领走吧。就算他们在别人的寮里被欺负,吃不到饭也没地方睡觉,天天凄苦的蹲在墙角等待有一日被拿去交易,也与在下无关了。”

    我:“……”

    “阿爸,你怎么不接?”大天狗问。十只小天狗在他胳膊上乖巧的坐成一排,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牺牲小我满足他人的就义表情。

    “不不不……你留着吧,留着吧……”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三天。

    ——也是他第三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企图通过乞讨来拼出一个挚友。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毫无反抗之力的败在了我寮顶梁柱,狗粮大队长的面前,还泪流满面的在账目里专门分出了一份金用来喂养他家的十只小天狗们。

    然后我家的少年茨木得到了所有剩下的达摩作为无能的阿爸没法去乞讨的补偿,一口气冲上了五星。

 

    4

    五星的茨木俨然成年,脸上虽然还带着一丝稚气,却已经显露出大妖的气势。

    换句话来说,就是可以出门见人了。

    我把珍藏已久的破势御魂给了茨木,带着他跟达摩一起去退治妖怪,积攒给他升六星的材料。当然,输出主力还是我家的顶梁柱大天狗,他熟练的带着茨木把妖怪们卷了一遍又一遍,每只达摩都吃得饱饱的,头顶星光闪耀。

    中午休息时大天狗在喂他家的十只小天狗,茨木坐在一旁发呆。我以为他终于开窍,像他的无数前辈们一样意识到了输出的妙处,就此把成为一拳超人当做自己的梦想。于是我凑到他旁边,谆谆诱导:“茨木啊,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攻击力还是不太够?”

    茨木若有所思:“吾发现吾有一次攻击没有暴击,这是为何?”

    “你的暴击没满,当然有几率不暴击。”我摆事实,讲道理,试图让他意识到我为了增加他的攻击力究竟付出了多少肝:“但是你身上这套御魂已经非常不错了,暴击率可足足有98%啊,是阿爸刷了整整——”

    “吾知道了!”他突然大声打断了我的话,妖瞳闪闪发亮的看着我:“吾不能暴击,一定是因为太久没有目睹挚友战斗的英姿,提不起精神!”

    我:“……”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他果然说到做到,带着98%的暴击,硬生生的将那2%的不暴击率发挥到了极致,用白字苍凉了我的心。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四天。

    ——也是他第四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不见挚友,死不暴击。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扒掉了茨木的御魂,只给他留了一套招财猫。呵,就你破事多,没看大天狗见不到对门荒川时也照旧回回暴击吗?……只是不触发针女而已。

    然后我家的五星茨木自从发现招财猫只要戴上就会不自觉的喵喵喵之后意志消沉,拒绝跟任何人讲话,专心吃达摩,把自己生生吃成了六星。

 

    5

    我一直认为五星茨木和六星茨木之间的差距很大。就拿我见过的,对门欧皇他家的茨木来举例。

    他家茨木五星的时候还会元气满满的站在寮门口向每个进出阴阳寮的人询问:“你听说过吾的挚友吗?……没有?那吾给你讲!”

    我作为曾经的受害者,站在寮门口听他吹了三个时辰的酒吞童子,直到他被对面的欧皇黑着脸拉回院子。

    第二天我再见到的时候发现他家的茨木一夜之间六星了,并且变得非常沉稳,带着十足的大妖气场走过我面前,连个余光都没施舍给我。我跟对门组队退治妖怪的时候他也冷着脸一爪团灭,打完就走,毫不含糊,而且再也没有干出过守在门口向每个路过的人发放酒吞传单的事。

    我一度怀疑对门欧皇给茨木换了雪幽魂。

    ……但是雪幽魂没可能一爪六万的,是吧?

    所以在茨木升了六星之后,我对他报以很大的期待。

    最好能变得跟对门的茨木一样冷漠又凶悍。

    不行的话稍微减少一些疯狂向院子里其他式神吹嘘酒吞的时间也可以。

    ……哪怕能够不逼着我一定要在每张符上写酒吞最强也好啊!

    我满怀希望的在茨木门口等了一个早上,等到了一个穿着魅妖,全身荷尔蒙气息爆表的茨木。

    我:???

    “阿爸,吾听大天狗说,只要吾穿魅妖就能吸引挚友来寮。”魅妖茨木说完,伸出那只鬼手挑起我的下巴,金色的妖瞳凝视着我,缓缓勾起一抹笑:“汝会为吾画符,是么?”

    我:“……”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五天。

    ——也是他第五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换上魅妖诱惑酒吞童子来寮,顺便误伤了我。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所有的符都在一天之内画完了。

    然后依旧没有召唤出酒吞童子。

    ……

    后来对门欧皇告诉我,之所以他家茨木一夜之间变化那么大,不是因为他给茨木升了六星,而是因为那天晚上他召唤出了酒吞童子。茨木也不是性格突变,只是急着退治完妖怪好回去照顾两星的小酒吞。

    ……气哭。

 

tbc

 

    * 跟小伙伴聊天时聊出来的一个突发性的脑洞,短篇,写着玩。 @ominoushunter 

评论(43)

热度(1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