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十五)

(一~五):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62469
(六~十)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cc5aac
十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1cd70a
十二: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d3ab36
十三: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dc5e78
十四: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f6f8d6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他紧紧抿着唇,半晌才艰难的张口说道:“在下昨日与您身体中的安倍晴明……有了肌肤之亲。”

    我:“……”

    “你以为那是安倍晴明?!”我被深深的震惊了。

    他给自己戴魅妖骗我喝酒跟我滚了一下午,滚完还跑去自我献祭害得我切了条胳膊才把他救出来,到头来他告诉我他以为跟他滚在一起的是安倍晴明?!

    再不给这他刷一套心眼,这只蠢狗真的没法要了吧?!

    ……等等,难道是我的表现让他产生了【其实跟他滚在一起的不是本晴明】的错觉吗?!比如其他人可能不会放任自家大天狗在被睡完之后立刻跑去一个八百岁的老女人面前光屁股挂一晚上,也不会在好不容易把自家大天狗救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脚踹断他的肋骨,更不会丢下肋骨断了的自家大天狗不管跑去搞事?!

    不,其他人家根本没有大天狗!只有本晴明家才有!!!

    ……心情突然变好了。

    我用扇子挑起他的下巴:“大天狗,需要我再和你确认一遍,昨天和你有‘肌肤之亲’的究竟是谁吗?”

    他一怔,接着居然眉眼舒展,露出一个浅笑来。我反而被他的反应惊到了,就听见他放松的叹道:“……是您。”,说完还用那双冰蓝的眸子注视着我,眼中的满足和喜悦几乎要溢出来:“太好了……”

    这家伙……这双眼睛……

    “……算你还没蠢到无可救药。”我放下扇子,转身看向山顶的方向,免得他看见我发红的脸。拥有肉体真是太糟糕了,居然无法控制脸上的温度降回去。我不得不深沉的盯着山顶看了好几分钟,直到感觉脸颊不再发烫,这才面色如常的吩咐道:“神乐与小白都已经到手,待我将身体换回之后,安排雪女与三尾狐将安倍晴明看好,不要让他们再破坏计划。”

    “是,晴明大人。”大天狗点头。

    我给自己下了一个缚咒封住体内的灵力,背靠树干合上眼。梦境世界依旧无序而混乱,我穿过与我梦境相连的漩涡,不出意外的看见封印着安倍晴明的坚冰已经满是裂痕。我用手指敲了敲冰块,它哗啦啦的碎裂开。安倍晴明从冰中脱出,手中扇子一挥,一道灵力向我袭来。我挡住他的攻击,笑道:“很有活力嘛,晴明!”

    他抿唇不语,瞳孔仿佛在燃烧一般,显然是动了真怒。我笑着让开道路:“计划既然已经成功,便是困着你也无用……你大可离去。”

    “是你已经没有力量了吧!”白晴明压抑着愤怒说道。

    “没错,我的力量已经用尽,现在无法困住你。”我不在意的点头:“怎么,想试试能不能在这里击败我吗?哈哈哈,这可是我的梦境!你想要击败我,消耗的力量也不会小吧?”

    “我本就是魂体,只要吞噬其他魂体便可以恢复力量。而你……恐怕没那么容易了吧?”我嘲讽的说道:“况且,你再不离去的话,外面的某些人可是等不了那么久呢……”

    他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因此在愤怒的注视我片刻后便转身离去,不再与我纠缠。我笑看他穿过漩涡,在梦境相连处布置了一番,确保他无法轻易入侵,这才让意识上浮,脱离梦境世界。

    并对被困在缚咒中真正的白晴明露出冷笑。

    “抱歉啊,又骗了你。”我用扇子敲了敲锁链:“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放任你去第二次破坏我的计划吧?”

    “你……”白晴明怒到极点,语气反而变得冰冷:“这些都是你计划好的吗?”

    “也许吧。”不,完全不是……但是何必告诉他实话呢:“安静的在这里等着吧,安倍晴明!我与你存在的意义马上就要实现了!新的秩序将在废墟上重建!到了那个时候……”

    我拍拍他的脸,笑眯眯的说道:“我任由你处置,如何?”

    “哼……到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看不见了吧!”他冷冷的说。

    “啊呀,变聪明了呢。”我收敛了笑容:“你会是我献给新世界的,最完美的祭品!而在这之前,就请你留在这里安静的待一会儿吧。”

    “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质问道。

    “呵,为什么?”

    被抛弃于黑暗之中,眼睁睁看着躯体被妖物啃噬却无力反抗,只能等待死亡降临的恐惧……

    失去肉体的灵魂第一次被阴风吹拂而过,感受到的刺骨寒冷……

    依靠吞噬其他怨魂苟且度日,每日每夜被怨恨与不甘纠缠的痛苦……

    没有经历过这些……你怎么敢发出这样无知而傲慢的质问!你又怎么能明白!!!

    “晴明大人?”大天狗在我背后担忧的唤了一声。

    “……无事。”我平复了一下呼吸,不再看那张与我相同,却让我如此厌恶的脸:“走吧,去山顶。”

    “是。”他点头跟在我身后。我们走出结界,沿着小路上山。走到一半,他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晴明大人,只要您需要,在下会一直陪在您身边。”

    “你是我的式神,无论何时都必须追随于我。”

    “不……不只是以式神的身份。”他突然停下脚步。我回过头,他已经半跪下来,冰蓝的瞳孔坚定的注视着我的双眼:“在下愿意追随于您,成为您的利剑,亦愿成为您的护盾。此身此心,皆为达成您的愿望而生!”

    “……我知道了。”我顿了顿,对他伸出右手:“起来吧。”

    他抬起右手,没有抓住我的手,而是轻轻按在心口的位置,如同宣誓一般说道:“除此之外……在下恋慕于您。恋慕您强大的力量,亦恋慕您无可动摇的心灵……无论是否能得到您的回应,这份心意都绝不会改变……”他的神色忽然变得无比温柔,微微垂下眼,却挡不住瞳孔中迸发的,那如火焰一般绚烂的光:“……直至永远。”

    “……”

    ……啊。

    这,这只蠢狗……居然说得出这种话……

    心情……突然有点好……

    不行,我可是黑晴明!我可是继承了安倍晴明所有黑暗面的阴之晴明!!怎么能……怎么能被这几句话就……该死的,这家伙的眼睛就不能不看着本晴明吗!!!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保持不变:“大天狗,若有一日我失去力量,你——”

    “若有那一日,便请您使用在下的力量吧!”大天狗不等我说完就平静的答道,目光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你的话我记住了,大天狗。”我闭目感觉了一下他的契约。那一道契约深深的刻入灵魂,毫不动摇。我睁开眼,再次对他伸出手:“……过来。”

    他握住我的手,我把他扯过来,揽住他的后脑,低头亲上他的嘴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笨拙的回应着我,不知为何微微发抖。我环住他颤抖的腰,他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双手试着放在我的背上,然后一点点收紧,把我紧紧抱住。力量源源不断的顺着他敞开的身心流入我的身体,原本有些透明的左臂再次变得凝实。我及时制止住他迫不及待的牺牲,伸手压住他的唇:“够了!给我记住,大天狗,无论是你的力量还是你的命,都是我的。”我放开他的嘴唇,手指滑到他的胸口:“再敢随意处置,就不止是断一根肋骨那么简单了,嗯?”

    “……是,晴明大人。”

    得到满意答案,我心情颇好的登上山顶,连八百比丘尼看着都没那么令人生厌。她双手持着法杖,小心又谨慎的将一道透明的魂魄从神乐体内抽离。那个小女孩神色痛苦,眼泪顺着紧闭的双眼不断流出。我看见她的嘴唇蠕动,无声的念着什么。

    “晴明……博雅……救救我……好痛……”

    “不要再……回去了……”

    “救救我……”

    那道透明的魂魄终于从她体内完全抽离,一瞬间便没入法阵。她的身躯依旧被锁链捆缚,悬挂在半空,一双无神的眸睁开,死寂一片。神乐出生时先天魂魄不全,是容纳八歧魂魄的完美容器。这个作为祭品出生的孩子,终究逃不出成为祭品的命运。

    “接下来,就是八歧大人的另外一半魂魄了……”她的目光转向被捆在法阵另一端的白藏主:“只要将魂魄凑齐,八歧大人就能顺利复活了……呵呵……”

    “容器怎么处理。”我问。

    八百比丘尼看向神乐,眼神微微动了一下:“已经完成使命的容器已经没有价值,晴明大人不如把她交给我吧。”

    “哦?我倒是觉得,将她制作成傀儡的话也不错。”我挑眉。

    八百比丘尼沉默了几秒,对我笑道:“如果晴明大人喜欢,那就请您拿去吧。毕竟……”她笑得温柔:“……她曾经是那位‘安倍晴明’大人的所有物,想必您也会喜欢呢。”

    ……这女人太知道如何激怒我了。呵,安倍晴明的东西……真是一想都觉得恶心!

    不过……

    “那我就把她带走了。”我动手解除咒符。神乐落在地上,懵懂的平视着虚空,小脸上毫无表情。我对她招手:“过来。”

    神乐迟缓的转向我,僵硬的向我走来。八百比丘尼下意识的向前踏了一步,又停下,惋惜的叹了口气,接着便不再关注她,转而去抽离白藏主体内的另一半八歧魂魄。我把手放在神乐头顶,能感觉到她原本晦涩阴暗的灵魂随着八歧的抽离重新变得澄澈,不过缺失得厉害。

    当初封印八歧大蛇的术法乃是魂魄分离之术,我将祂的七魄从封印中抽出后放在天生没有七魄的神乐体内。即使借助八歧的七魄补齐了她的灵魂,神乐的情绪依旧起伏极小。如今彻底失去七魄,只有三魂的她看起来更像一个无知无觉的娃娃,空洞的瞳孔呆呆的注视着我,任由我如何做都毫无反应。

    “大人要把她制作成傀儡吗?”大天狗问。

    “嗯?”我扫了一眼他微微有些不忍的神色,改变了主意:“如今她不过是个人类孩子,即使制作成傀儡,也只能刺激一下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罢了。倒不如……”

    ……留着她,当做一张底牌。若是八歧没能按我计划中那样与京都里的阴阳师拼成两败俱伤,这个容器也能再次发挥作用,将那条蛇重新封印回去。

    这些想法倒是不必和大天狗明说,八歧大蛇狡诈多谋,若是从他的举动中窥探到我的计划,那就功亏一篑了。

    我抽出自己的一缕魂魄送入神乐体内,以魂养魂,将她残存的三魂稳定住,接着把她交到大天狗手里:“先用三尾狐带回的怨魂暂时补齐她的魂魄,让她魂体不至于消散,我还有用处。”

    “是。”大天狗应了一声。他注视了神乐一会儿,伸手去抓她的肩膀,但半路改成了拉住她的胳膊。神乐被他拉着,僵硬的向前走了几步,脚步极慢。他停下来弯腰把她抱起,张开羽翼向山下飞去。

    我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森林后,再回头时恰好看见八百比丘尼将从白藏主体内抽离的八歧三魂送入法阵。那一团黑红的妖力开始颤抖,一道漆黑的裂缝在妖力球上方周围凭空出现,从缝隙中传出不详而邪恶的气息,山顶的灌木都在急速枯萎。八百比丘尼面露欣喜,死死盯着那道裂缝,喃喃的说道:“太好了……八歧大人……您终于……”

    缝隙不断扩大,整座山都在震动。那团包裹着八歧魂魄的妖力球倏然被缝隙吸了进去,几息之后,那道缝隙突然疯狂的向天际延伸。大地被撕扯出数道裂痕,我眼疾手快的抓住差点掉进缝隙的白藏主。它在昏迷中动了动耳朵,身躯不由自主的因为即将破封而出的八歧大蛇颤抖着。终于,在我的注视下,一条庞大而狰狞的蛇头猛地探出裂缝,墨绿色的鳞片逐层开合,扣紧,仿佛波涛一般,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咔咔声。剩余的七只蛇头接二连三的挤出缝隙,八条长蛇在我们头顶上方狂乱的舞动着,整个世界都充斥着它们投下的扭曲阴影。

    这在远古时期诞生的邪神彻底从封印中脱出,蛇躯重重的砸在山顶,长尾将整座山顶环绕。祂的八只头同时抬起望着天空,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震落了无数枝叶。直至那声音开始减弱,我才勉强听清祂的低语。

    “吾……自由了……”

 

 

     * 八歧已复活,完结倒计时√【八歧:嘶嘶嘶???吾花了十五章才终于复活,汝就告诉吾要完结了?!】

    * 小剧场

    黑晴明:大天狗,若有一日我失去力量,你——

    【选项:A.你还喜欢我吗?B.你会为我拿回力量吗?C.你能给我跳个扇子舞吗?】

    【您选择了:A。】

    黑晴明:大天狗,若有一日我失去力量,你还喜欢我吗?

    大天狗:哦,那就不喜欢了,在下被设定为只追求强者,呵呵。

    黑晴明:……

    【叮!恭喜您达成BE结局,大天狗跟八歧大蛇私奔了。】

    ……我都写了什么玩意儿(╯‵□′)╯︵┻━┻

 

    * 感觉写黑晴明的台词耻度好大啊……不知道别人写文有没有这种毛病,反正我是经常一边写一边在心里抑扬顿挫的念他的台词,还会脑补CV的声音语气什么的……有时候在来回修改时还会念出声……天哪回想一下简直羞耻到爆_(:з」∠)_

 

 

评论(36)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