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fskein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沉迷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产粮玄学万岁!

【青玄番外】鬼之子(四)

鬼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f1148a8
鬼二: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f1ced48
鬼三: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f322dd5

 

    * 鸟人出没预警

 

    23

    清凉殿。

    少年将那把为他特制的、不过两指宽,极为轻薄的短刀从腋下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后刺去。他身后的人闪躲了一下,还是被短刀割破了衣襟。少年察觉到短刀上传回的阻力,眼睛微微一亮,不仅没有趁机摆脱他的钳制,反而又向后靠了一下,整个人缩进他的怀里,短刀也借此刺得更深。短刀的阻力顿时成倍增加,他身后的人迅速后退,脱离了他的攻击范围。少年慢慢将短刀抽回,用手指在短刀尖端轻轻一抹,指尖染上一丝浅浅的红。

    “朕刺中你了!”他兴奋的回身,炫耀的晃晃那只手指。

    “陛下进步很快。”鬼之子点头。他上前几步,伸手轻轻握住少年的持着短刀的手腕。少年嘶了一声,这才察觉到自己的手腕大约是挫伤了:“但是陛下也要当心自己的身体。”

    少年抬手让他帮自己处理,忽然问道:“你让着朕了吧?”

    鬼之子没有说话——不然呢,难道我还能像与阴阳头切磋那样直接照脸打吗?

    少年失望的叹气:“果然啊……朕无论如何都赶不上你吧?”

    几个月来鬼之子已经习惯了少年对着他自言自语。无论他是沉默还是回应,少年总能自顾自的说下去,大约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放松——毕竟整个宫内,没有第二个人能让他毫不顾忌的说话了。

    手腕上的轻微挫伤并不难处理,甚至无需包扎就能被灵力修补好。少年活动了一下已经不再刺痛的手腕,把短刀插回刀鞘,转身解开已经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松松垮垮的领口顺着他单薄的脊背滑下,挂在腰间。他自然的背对着鬼之子,抬手指了指左肩:“朕这里也疼。”

    那里的皮肤呈现出淡青色。方才靠进鬼之子怀里时,他的肩膀恰好磕在了鬼之子藏在衣服下的刀柄上。尽管鬼之子很小心,但少年的身体确实太差,轻微的碰撞也会留下痕迹。以他前几次的经验判断,如果放着不管,明天必然是又一大块淤青。

    他把手覆在少年瘦削的肩膀上。背对着他的少年眯了眯眼,突然问道:“朕的身体对你就没有一点吸引力吗?”

    鬼之子好像被烫到那样迅速收手,却被早有预料的少年一把按住。他吓得一抖,又回想起曾经被抓住鬼手捏来捏去的恐惧。从他奉命教导少年防身之术以来,少年从未提过那个晚上的事,他也假装是自己误会了。但这句话已经直白得让他没法假装了。

    要怎么回答?

    感觉无论回答是还是否,都够被砍十七八次的头啊……

    “你还不知道吧?因为你没有上过朝……如果你见过藤原忠平看朕的眼神,你就明白朕为何想杀他。”少年低低的笑了两声:“若不是因为朕的母亲同样姓藤原,朕还不知今晚睡在哪里……”

    感觉不光要被砍头,还会被藤原家追杀……鬼之子面无表情的想。他忍不住扫了几眼少年单薄的脊背——这样一个又瘦又白,力气大一点都有可能被碰伤的小孩子,藤原忠平到底喜欢什么?

    “陛下当心着凉。”他假装没有听见少年的话,稍稍用了些巧劲挣开少年的手,想要帮他将衣服拉起来穿好,但动手才发现衣服已经湿透了。少年笑了一声,把汗湿的衣服与襦袢一并扯掉,直接光着上身走向屏风后的浴桶,边走边说道:“去给朕拿件衣服,朕沐浴后穿。”

    鬼之子茫然的看了一眼就挂在旁边的衣服。

    啪,少年抬脚踹倒了挂着衣服的木架,又踩了一脚落在地上的衣服:“这件脏了,去给朕拿件新的来。”

    “……”

    鬼之子木着脸转身离开大殿。他前脚刚走,后脚一个人便无声的出现在殿中。少年没有回头,径自走入浴桶:“如何?”

    “藤原宅戒备森严,臣无法靠近。”屏风后,蛇低声说。

    “呵。”少年低头望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连你都无法靠近,他倒也不算欺骗朕……再过一个月是清镜的诞辰宴,藤原忠平一定会出席示好……去准备吧,这是唯一的机会。”

    “是。”蛇行了一礼,迅速离开。

    少年撩起水浇在自己肩上,看着水珠顺着白得病态的手臂滚落。他的自言自语被水声掩盖,除去他本人外无人听清。

    “啧,果然不行吗……”

 

    24

    清镜的出身虽然算不上不能提起的忌讳,但知情人也都尽量避免谈论——遗腹子毕竟不是什么值得宣传的事,更何况这位“神子殿下”被贺茂忠平从民间找回来时也已有三岁,故而原本应在百日时举办的诞辰宴也从无人提起过。

    若不是圣上忽然心血来潮,想要为自己这个最小的弟弟补办一场诞辰宴,恐怕这件事就这么含糊过去了。但既然圣上已开口,哪怕谁都知道坐在那个位子上的是一个傀儡,这种小要求自然不会有人阻拦,很快宫里便忙碌起来。

    由于是在早朝时当众提出的,不容他私下里再找圣上劝说,阴阳头猝不及防之下只能上前替清镜谢恩。等回了阴阳寮他才卸下那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发愁得连连叹气。

    偏偏清镜还不知情,依旧兴致勃勃的询问道:“老师,您什么时候能教我召唤式神?”

    和他同届的寮生大多都已经有了式神,以他的灵力想要召唤式神并不难,但阴阳头从未教过他。

    “你的灵力特殊,能够被你的灵力吸引来的必然是些厉害的。以你现在的水平只会被妖怪反噬。想召唤式神,元服之后再说!”阴阳头此时根本没空应付自己的弟子。他直接唤出鬼之子,把清镜往他怀里一塞:“你就当他是你的式神,带他到一边儿玩去!”

    清镜:“……”

    他抬头瞪着鬼之子。

    鬼之子:“呃……阿爸你想去哪儿玩?”

    “不要老师这么说你就真的假装自己是我式神啊!!!”清镜气得踢了他一脚。

    “哦。”鬼之子点头:“那小殿下你想去哪儿玩?”

    清镜确认阴阳头已经走远,回头问道:“你有式神吗?”

    “有倒是有……”鬼之子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人,一道黑气闪过,纸人变成了一只灯笼鬼:“比如这种。”

    “灯笼鬼……这是N级的妖怪吧。”清镜翻了个白眼:“寮里都没人要的,许多人召唤出来就直接消减了……”

    “在行夜路时很有用。”鬼之子将式神收起,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阴阳师,召唤符篆也是大人帮我画的。”

    老师起码教了你怎么召唤式神。清镜在心里愤愤的想,嘴上却说道:“我还没见过别人召唤式神呢。你做一次给我看看吧!”

    画召唤阵是每个寮生的必修课,除了清镜。但一般来说,阴阳师平日召唤式神时更喜欢直接使用阴阳寮中的召唤室,因为召唤室中设有固定结界,不需要他们在召唤妖怪时分神控制结界,可以节省不少功夫。鬼之子带着他开启了一间无人的召唤室,以灵力激活召唤阵,在阴阳头画好的符纸上认认真真的用灵力画下一个非常复杂的符咒。清镜在旁边看着,开始还想把符咒记了下来,但是太过复杂,他只记住了一半,不由泄气:“这是召唤时必须画的吗?”

    “不,其实只要在符纸上留下灵力气息就可以,画什么并不重要。”鬼之子解释道。

    “那你画的是什么?”

    “最近阴阳寮流行的图案,据说可以增加召唤强大妖怪的成功率。”

    “真的?”清镜奇怪:“你刚才不是说画什么不重要吗?”

    “也是……反正不管画什么,我每次都只能召唤出低阶妖怪而已……”

    清镜看着突然消沉的鬼之子:“……”

    那你认认真真画半天到底是在干什么?!

    灵符被扔进召唤阵,黑气一闪,召唤阵中多了一只灯笼鬼。

    “……这真不是你刚才偷偷扔进去的?”清镜看着这只跟他刚才展示的一模一样的灯笼鬼,十分怀疑。

    鬼之子:“……”

    运气差又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看起来倒是不难嘛,只是这样做就能召唤妖怪?”清镜从鬼之子手里抽走符纸,以灵力在上面画了个圈,丢进召唤阵。

    “小殿下别——”

    然而太晚了。召唤阵猛地爆发出一阵强烈的青光。清镜慌忙抬起胳膊挡住眼睛,等他把手再放下时,就看见召唤阵中盘旋着一道两人高的黑烟,慢慢凝成一个男人的模样。它穿着文官的朝服,脸却是一张狰狞鬼面。深重的怨恨之气从冒着黑气的瞳孔中渗出,两行血泪顺着它可怖的面容流下,它张口发出凄厉的声音:“陛下啊……陛下啊……”

    “是怨灵。”清镜冷静的判断完毕,从怀中掏出符纸递给鬼之子:“把这些贴到窗户和门上,先设下结界困住他。”

    鬼之子没有接,凝重的看着怨灵。

    清镜没见他露出过这种表情,不由一怔。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闯了个大祸,更着急的催促道:“快点,万一被他逃到外面就糟了!”

    怨灵缓缓低头看着他们,那张青黑色的鬼面上带着凄楚的神色。它挣扎着向清镜走来,嘴里喃喃的念着:“陛下啊……臣终于找到您了……让臣看看您的心,是否真的已经死去了呢……”

    清镜快速从袖子里抽出另一张符纸,还未以灵力激发,他的手突然被鬼之子压住。

    “没用的。”鬼之子起身,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刀:“小殿下,你去找雅忠大人,告诉他……”他顿了顿,苦笑道:“菅原道真的冤魂……又回来了。”

    听见“菅原道真”四个字,清镜先一愣,接着脸色大变。虽然菅原道真的冤魂复仇事件发生在他出生前,但他也听过数次当年发生的惨事。不说被菅原道真生生掏出心脏而死的前太子,单是宫里死去的侍从便有数十人。后来阴阳寮花费许多代价也仅将他的怨灵驱逐出京都,未能彻底消减。

    而现在,他居然把菅原道真的冤魂召回了京都?!

    真的假的?!

    ……是在骗我吧?!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鬼之子,鬼之子也低头看了一眼他。他眉宇间浮起清镜从未见过的厉色,显出鬼相的右手把清镜拽到自己身后,轻轻在他肩上推了一下:“小殿下,快去吧。”

    “陛下——陛下——!!!让臣看看你的心!!!”怨灵终于摆脱了召唤阵的束缚,它的身形极快的向清镜扑来。刚飞到一半,一把短刀从它身体中穿刺而过,铮地一声钉在了墙上。这一下并未对它造成什么伤害,怨灵却突兀的停了下来。它满是血丝的鬼瞳转动了一下,盯着掷出短刃的鬼之子。突然,它发出凄厉的嚎叫:“是你——!又是你——!!!”

    “……道真大人,好久不见。”鬼之子从袖中抽出另一把一模一样的短刀。在他背后,清镜已经迅速的跑出门。

    怨灵愤怒的扑向他:“不要阻拦我去找陛下!!!”

    鬼之子向后退了一步,左手中的短刀迅速划过自己右手掌心,沾染着血色的锋刃一瞬间在它伸出的手臂上连斩了七八下。窄小的召唤室内闪过数道乌光,那只黑烟凝成的手臂模糊成一团。可惜对于没有实体的怨灵而言,这种攻击只能延缓它的行动。它的手臂无惧于斩击,直接穿透刀刃在鬼之子手臂上狠狠一抓。鬼之子及时后退,仍是被抓破了衣袖。他眉头皱得更紧:“比十二年前还要快啊……”

    怨灵无心与他缠斗,一心想要去追离开的清镜。鬼之子速度极快,每次在他快要冲出召唤室时便会将它逼退回去。召唤室本身设有结界,怨灵无法在抵御鬼之子攻击的同时突破结界,几次之后,它发出被激怒的嚎叫,猛地回身一把将他拍飞。墙壁上闪过一道灵光,挂在屋檐下的符纸上又添了一道裂缝。这次它没能坚持住,在怨灵紧随其后的攻击下撕裂成两半,轻飘飘的落下。

    鬼之子爬起来就看见彻底碎裂的结界和仰天咆哮的怨灵。他将被怨灵折断的短刀丢在地上,不知从哪儿又拿出一把通体漆黑的短刃,认命的叹了口气:“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啊……”

    ……所以这辈子才要劳心劳力的还债?!

 

    25

    等阴阳头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时,召唤室前只剩了几道贴在地面上盘旋的黑雾。鬼之子背对着他站在黑雾前,垂首不知在想什么。阴阳头脚步一顿,不确定的唤道:“鬼之子?”

    “……大人?”鬼之子闻言回头,目光清明,并没有被冤魂附身。阴阳头松了口气,问道:“菅原道真呢?”

    “灵力耗尽,已经退走了。”鬼之子用手背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苦恼的说:“菅原道真大人生前真的是文官吗?简直比武官还能打……”

    残余的鬼气在地面徘徊了片刻,迟迟没有散去。鬼之子松开手,沾满血迹的漆黑短刃笔直的插入青石地面,鬼气立刻被冲散,不多时便沉入地下。他弯腰将刀拔起来,身体一晃。阴阳头及时上前几步扶住他,掌心黏腻的触感让他眉头狠狠一皱——鬼之子身上那件玄色胴服已经被撕烂了,连布料的边缘都因为浸饱了血而沉甸甸的坠着,让他一度想起十二年前同样的场景。他抓着鬼之子的胳膊不知不觉攥紧,后者嘶嘶的抽着气:“大人您别这么使劲抓着我胳膊,压到伤口好疼……”

    阴阳头回过神:“伤得怎么样?”

    “还好……不过有点饿。”鬼之子压住衣袖,没有让他看见自己的具体伤势。他为难的说:“就是那种……饿。”

    阴阳头动作一顿:“……能忍吗?”

    “大人您离我远点就好。”他挠挠脸,不太在意的笑笑:“这几天我不能留在小殿下身边。”

    “要老子把你绑起来吗?”阴阳头慎重的问。

    “这个真的不用,还没有那么严重……”鬼之子看了一眼手臂上被怨灵抓出的几道伤口:“只要大人您给我点药就行,我自己找个地方呆两天……”

    阴阳头松了口气,从袖中掏出两个小瓶给他:“去吧。”

    鬼之子将药收好,还没有动。

    “怎么?”阴阳头又紧张起来,藏在衣袖中的手悄悄捏住了一张符咒。

    “大人您能再给我找件衣服吗,两件都烂了……”鬼之子扯了扯破烂的胴服,很不好意思的说:“万一跑着跑着衣服掉了,会被当成变|态的……”

    “……”

 

    26

    一只鱼妖正逆流而上。

    它原本在下游的河道休息,忽然感觉到水中飘来的一丝丝血腥气。血气中夹杂着森然鬼气,如果是平时它必然转身就跑。但现在它能感觉到血的主人受了重创,这让它刚诞生没多久的懵懂心智生出了贪婪的欲念。它本能的收敛了自己那弱小的妖力,鱼尾灵活的拨开水流,向着血液流来的方向追逐而去。

    方才浓烈的血气随着水流的冲刷已经淡了许多,它同时也感受到被搅动的水流。鱼妖无声无息的靠近了血的主人——它猛地长大了嘴,狠狠的向下撕咬,如野兽般的利齿眨眼就触及了温软的皮肤——然而下一瞬,一把漆黑的利刃自下而上穿透了它的头部,将它自水中挑起。鱼妖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带着一丝淡蓝的妖血顺着短刃流下,滴入水中,泛起点点涟漪。

    鬼之子看着刀上穿着的,足有他小臂长的大鱼,十分犹豫:“这能吃吗……?”

    毕竟长了一嘴的尖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鱼。

    可是除了这条傻乎乎的鱼妖,水里的其他东西都已经被他的血吓跑了。他在挖贝壳和烤鱼之间犹豫了一会儿,把鱼往岸边一扔,继续清洗身上的血迹。

    他虽然成功将冤魂击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最重要的是受的伤太重,他不敢再使用继承自血脉中的力量来愈合伤口,免得引发他最不想要的后果,所以他只能费力的逐一将伤口上残余的鬼气驱散,再把伤口洗干净。好不容易处理好,他转身刚要走上岸去取药粉,突然看见一个女人就坐在岸边。

    那是个极美的女人,夕阳洒在她的身上,令她艳丽的面容仿佛笼罩在光芒之中。她穿着一身红白巫女服,笑吟吟的托腮看着他。那双美得令人叹息的双眸在他身上扫了一圈,留下一句赞叹:“你身材不错。”

    鬼之子:“……”

    他呆呆的注视着那张神赐的美丽面容好一会儿,才猛地回过神。肉眼可见的红晕攀上他的脸,他迅速蹲下,只把头露出水面。暗红的发在水中散开,露出通红的耳尖。他结结巴巴的说:“呃……谢,谢谢?”

    岸上的巫女挑了一下眉:“你躲什么?”说着,她往水下看了一眼,撇嘴:“也不小啊,有什么怕见人的。”

    “我……”鬼之子简直不知该说什么。他羞愤得脸都要冒烟了:“可以请您先转过去吗?”

    “好吧。”巫女耸耸肩。这个动作对于女人来说似乎过于豪迈,不过她做来却并不让人觉得粗鲁。她转过身背对着河水,两指捻起鬼之子放在岸边的衣服往身后一扔:“给你。”

    “谢谢。”

    鬼之子左手拔起插在水下泥沙中的漆黑短刃,望着巫女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趁机出手。他上岸捡起巫女扔过来的衣服,正要穿上时忽然觉得不对,一抬头发现巫女不知何时又转了回来,正盯着他看。

    鬼之子:“……”

    他迅速抓起衣服挡在身前,后退了两步,差点倒栽进河里去。

    巫女被他的举动逗笑,大大方方的站起来向他走了两步。鬼之子又一次后退,这次真的一脚踩进了水里。

    “郎君就这么怕妾身吗?”巫女抬手用袖子遮住半张脸,露出的眸子笑得弯了起来。

    “不不不……”鬼之子因为说得太快,反而磕巴起来:“我我我……请您离我远一点……”

    “哦?为什么?”巫女好像打定主意要把他逼进水里一样,又向前走了几步。鬼之子慌忙后退,又赶快把浸到水里的衣摆捞起来,还要确保团成一团的衣服足以遮挡自己的身体,一时手忙脚乱。

    “那个,我,我有狂症,如果离人太近的话会犯病……”鬼之子解释道,不着痕迹的又退了几步。

    巫女脸上还带着笑意,却尖锐的一语道破真相:“狂症?!是嗜血之症才对吧?”

    鬼之子眼睛微微瞪大,再顾不得什么,转身就想跑。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一声极细微的鸣叫。那声音像是从灵魂深处传来,如同利剑般刺穿他的耳膜。他条件反射的捂住耳朵,却抵挡不住那声音的威力,脚下一软,竟然跪在了水里。

    “郎君跑什么呢?”巫女不紧不慢的走到他面前。她丝毫不介意被水沾湿的鞋袜与衣摆,蹲下来笑眯眯的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是因为郎君自知是个不人不鬼的东西,所以不敢面对妾身吗?”

    “别……”鬼之子捂着耳朵,拼命想要躲开。河水溅在他的脸上,简直像要哭了一样。巫女点在他鼻尖的手指上燃着一丛赤红的火焰,那火焰只稍稍逼近,他的脸色就变差了许多,仔细看的话还能看见皮肤下隐隐流转的黑雾。

    “你知道这是什么吧。”巫女不紧不慢的晃着手指:“凤凰之火,克制一切邪秽——比如你。所以,就算你屁股再翘也跑不掉哦。”

    鬼之子:“……”

    为什么非要加最后一句?!这和他的屁股有什么关系吗?!

    差点把人逼哭,还顺道调戏一把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巫女心情颇好的捏了捏他的脸:“郎君回答妾身两个问题,妾身就放过你,如何?”

    “您请问吧。”鬼之子如蒙大赦,连忙点头:“不过在您问之前,能不能让我先穿上衣服……”

    “不能。”巫女轻松又愉悦的拒绝了他:“我就想看你光着屁股要哭不哭的样子。”

    鬼之子:“……”

    这人是变态吗?!他震惊的看着把这种话说得理所当然的巫女。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巫女问。

    “九鬼七郎。”鬼之子小声答道。

    “我要你的真名。”巫女摇摇手指。那双明亮动人的眸映着指尖的火焰,如同在燃烧一般瑰丽。

    “我没有名字。”鬼之子又一次向后仰头,避之不及的慌乱答道:“您想叫我什么都行!”

    “乌龟。”

    鬼之子:“诶?!”

    “你不说叫你什么都行吗?”巫女嫌弃的看了一眼他只差没把头埋到水里去的样子:“或者胆小男?缩头丸?”

    “……您还是叫我乌龟吧。”

    “好,第二个问题。乌龟我问你,京都在哪个方向?”巫女问。

    鬼之子抬手指了个方向。

    两个问题回答完毕,巫女却不打算放过他。她抓住鬼之子还没收回的手,那一层障眼法在她面前无从遁形,青黑色的狰狞鬼手与她白皙的手掌对比鲜明。她捏了捏鬼手的手指,又摸了摸鬼手与正常的人类皮肤过渡的地方,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每次嗜血时,渴求鲜血的是你的手,还是你本身?”

    “这是第三个问题了吧……”

    “哦。”巫女点点头:“我反悔了。回答我三个问题,不然我现在就把你的衣服都烧了,让你光屁股跑回去。”

    鬼之子:“……”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坏的人?!

 

     * 如果鸟人有传记的话,那就是一部【花式欺负玄武的一千零一种方法】啊!

    * 【小剧场】

    许多年后,玄武第无数次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朱雀掀翻时,还会默默地想,如果第一次见面他就能勇敢的跟朱雀互怼,可能还不至于每次都被欺负得这么惨。

    “和这没关系。”长大的青龙听完后不屑的哼了一声:“那个女装变态喜欢欺负你,是因为他只能欺负得过你而已。”

    挑得过青龙白虎却挑不过压根没有攻击力的朱雀,可以预见未来也依旧活在朱雀支配之下的玄武深深地叹了口气,默默看着自己的那一份丸子照旧被朱雀抢走。

    然后被从来不差钱的青龙小殿下塞了两份新的丸子。

    白虎:←_←

    玄武:^_^

 

评论(16)

热度(145)